Friday, December 28

聚 · 散

昨晚和几个老朋友约好
在海螺餐厅相聚喝一杯
身为美里人的我
在这混了这么久
却从未光顾这家
以驻唱歌星闻名的餐厅
惭愧惭愧
朋友们回来短短几个星期
却好似已跑遍这里新开的咖啡屋
下次再有聚会
想试一试armani cafe的饮料
虽然有人说那里的饮品
喝了铁定会让你皱眉头
可我仍非得亲自去试试
真是固执的小妞

一到那里
服务员递来menu
效率和速度还不错
瞥了瞥
看见了一段很可爱的
类似通告酱的东西

最低消费:
每人一杯饮料
不包括开水
开水一杯两令吉

妮子还是头一回看到
这么有趣的规定

menu看了好久
因为有很多选择
所以不知道要喝什么
于是就随便点了一杯
冰之世界 Ice World
最底层是葡萄
中层是柠檬
最上一层就是汽水

饮料一送到
我就迫不及待搅了搅
喝了一口
带着微酸



这是被搅后的Ice World
一点也不像
它的原貌是
上层透明透明的
下层紫紫的
很美一下
太兴奋
忘了将原貌拍下



还未吃晚餐
所以就点了这个
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因为我想象的是
有很浓很浓褐色的酱汁
像是bistol sauce之类的
端来的却是有很多很多芝士
奶油味很重很重的意面
就像carbonara pasta
因为我看漏了字
这个是mushroom CREAM pasta
我看漏了那个cream字

吃到一半突然闻到花香
是玫瑰花香



原来是这壶玫瑰花茶
真的很香噢
男人不妨买来当礼物
能闻到花香之余
又能喝进肚里
男孩子点这个来喝
会不会有点怪怪的
因为很多男性友人闻了
都眉心深锁地把脸移开
玫瑰香有那么难闻吗
男生和女生
真的不一样



花茶里边
有几朵含苞未放的花朵
片片花瓣
正悠闲恬逸地泡着温泉



这是久违了的友人
好久好久没见到他了
他说我们上次见面是三年前
数一数
已经过了千多个日子
原来我们失联了这么久
很遗憾的他今天就飞走了
好在能在他飞走之前见上一面
下次会面又不知是几个春夏后

我发现以往话语如连珠炮的妮子
似乎变得有些沉默寡言
不知是太久没碰面
所以话题少了
还是我真的收敛很多
话少了
说错话的次数也相对的幅度大跌
可喜可贺啊
话虽少了
但八卦这劣根子
我还是戒不掉
呵呵

一个在外读书的甲
对留在这里念书的乙说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
眨眼自己又要长一岁了
真不敢相信
乙却说
他觉得时间过得超慢
因为在外的游子
每天都有expectation
天天都在数自己几时回乡
还有多久就能见到家人朋友
期待之余又得面对每天的挑战
独自在外求学的那种挑战
在自己家乡念书的人
是体会不到那种历练的

甲于是对乙说
‘你们也可以期待啊
期待我们这些候鸟归巢的日子
那样时间也就过得很快了’
期待真能让人觉得时间在奔驰吗
也许会吧
期待的确能让人觉得生活充实些
因为有东西或人值得等待
有时却会让人倍感孤单落寞
因为害怕等待被辜负、落空



可爱吧
很难想象
一个看起来像凶神恶煞的男生
会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弟弟
真的很不像也
当然
有谁会觉得自己的弟妹是可爱的
我也不例外
当人家捏着小妹的肉肉脸说
‘你妹好可爱噢’
我会觉得那人的眼八成是瞎了
哈哈



最近老是下雨
出门很不方便
我又没有带伞出街的习惯
所以格外地想念晴空万里
我开始闻到一阵阵
衣服晒不干的异味

昨天是一个姐妹的生日
不能为她庆祝
真的很抱歉
只能明年补庆了
我相信她是不会介怀的
迟来的生日祝福
愿她幸福快乐

假期就快结束
候鸟们又要启程了
我又将重新回到
那个期待充斥的生活
那份期待
会随着候鸟展翅之时
远远高高地跟他们飞走

Wednesday, December 26

过期的面包,不一定发霉了

妮子的面包
都快过期了
不知道还会不会
有人要买

好吧

妮子就开始
慢慢地
让面包香
飘香洋溢

原来

乘搭飞机
没有想象中舒适
我还是比较喜欢
陆地上的脚踏实地

到了酒店

小憩一会儿
妮子就开始
拍照

别怀疑
后面蒙蒙的那片
不是什么脏东西
而是我的小妹
最擅长搞破坏

好好的一张自拍
就这样被她毁了

我家的三朵金花
正在绽放
希望不会轻易被
摧花鸟儿给叼走

看到小妹在相里的表现
我真的快被她气炸了
不会笑得好看点噢?

晚上去了
Gaya Street
就好像KL的茨厂街
不同的是
当晚那里所摆卖的物品
大多是和圣诞节有关的
原来那里的人
都这样庆祝圣诞
迎接圣诞之情
那么的浓烈
让人无法抗拒
整条街都被人吞没了
老妈紧握着我的小手
深怕我走丢了
多久没像这样
犹如小女孩般被人牵着了

走着挤着的当儿
不时还可以听见
很童话的音乐
原来就是这辆
很可爱
很卡通的车子
是雪糕车噢
如果雪糕伯伯再穿得可爱些
我会怀疑我是爱丽丝
再度掉进了Wonderland

来到亚庇
当然少不了
环岛之旅
卖票的那些人
他们抢客的招数
还真有点恐怖
甫踏进卖票处
一波很强的声浪
毫不留情地袭来
差点没将我淹死

这是在船上
战战兢兢拍的
因为我怕我的牛油手指
会将手机弄跌
沉入海底
一百年后被发现
一夜间身价百倍
成为古董级国宝

很美吧
那片蓝
海和天
似乎没有界限
不分你我

双脚一着地
就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深深地震撼了
连头发都忘了拨好
头发乱乱的妮子
让大家见笑了

在等船的当儿
无聊时拍的
想象自己
是一个顶尖的摄影师
可是看到成品的当儿
我又不得不回到现实
我还是我
那个爱做梦的妮子

妮子和生我养我育我的老妈
人人都说我长得像妈妈
你们说
像不像

突然间想起
张智成说过
他的爱情是一棵树
如果我的爱情
也是一棵树
那我的树
会是什么树
但愿是棵松柏
因为松柏很耐寒
是棵简单朴实的树

太阳不会很烈
可不知为啥
我晒黑了
好在只晒黑一点点
但是还是有一点小sunburn
额头的皮有些小剥落

远处的金黄上
有一群豪爽的洋妞
轻解罗衫
让每一寸肌肤
都曝露在烈阳下
妮子不好意思走过去
为她们拍写真
所以只能远远地看
远远地拍
呵呵

很喜欢这张的feel
虽然暗暗的
模样也看不清
里边的人儿正是老妹

很遗憾的
这次没下水
下次有机会再来的话
我一定要玩得湿透

到了犀鸟之乡
又怎能错过东南亚最顶的峰
不过妮子有自知之明
只到半山腰的温泉
爬到山顶
妮子还需修炼十年八年

神山的尊颜
他的壮丽
令我为之折服
大自然是那么的奥妙
人们却是那么的渺小

一个热心的陌生人
为我们一家人留影
这张好像是这次旅程中
唯一的全家福

当然
妮子也不会忘记
为自己留下
睡眼惺忪的倩影

大自然的恩典
小小的几片叶子
也让我觉得
它们很美

山腰上有些市集
于是老爸让司机停车
叫我们下车松松筋骨

娇小玲珑的仙人掌
面对镜头时落落大方
很逗人爱吧
很可惜
植物不能带上机舱
否则它们肯定是我的囊中物了

我终于明了
为何很多女人
都喜欢花
看到这些妍丽的玫瑰
不是爱花之人的我
也会有一股冲动
想把他们都带回家的冲动
很纳闷
为何植物不能带上机
我开始抱怨
设定这些条例的人

这次去泡温泉
没拍到什么照片
因为途中发生了些小插曲
吓得我差点魂飞魄散
什么拍照的好心情
统统一扫而空
好在没什么意外发生
否则这次将会是
最惨痛的旅行
感谢老天的厚爱
这么眷顾妮子一家

这次买的最多的
不是衣服
而是这些
看似饼干的纪念品
这次血拼没猎到猎物
让我自闭了好几天
钱都准备好了
却无用武之地
带过去
又原封不动地带回来

妮子在外的那几天
天天吃好料
肚子都变球了
圆圆的一粒
很是碍眼
不过还是吃得很开心
那里的海鲜
真是鲜得没话说
妮子扼杀了好多
螃蟹的性命
我爱螃蟹
所以我要吃它们
为它们超一超度
愿它们一路走好
下辈子再当螃蟹
再没落于吾魔掌

Fish N' Chips
很丰盛的晚餐
除了图中的意粉
马铃薯和鱼肉块
还有一大碗的沙拉
吃得我都快撑破肚皮了
价格很公道
且公道得离谱
我在想
这样长期下去
老板会蚀本倒闭吗

Ice Kimo
芒果口味的
很好吃很香甜
入口即化
我不得不承认
这里真是美食天堂
一想到要回美里
我会不自禁地叹息
离开这些美食
又怎不令人
黯然神伤

临走的前一晚
老爸的朋友带我们到
她做礼拜的教堂
很漂亮的教堂
用贵气堂皇来形容
一点也不为过

短短的四天
一眨眼‘咻’的过去了
如果还有机会
我不会来这血拼
我学乖了

不过
若你需要悠闲的假
她的美食
足以让你沉醉
她的岛屿
会是你的天堂

Saturday, December 22

昭告天下

回来了
妮子终于回来了
回到自己的地方
感觉真好
迟些再让你们看看
妮子的假
渡得怎样
自恋的妮子想问
你们
到底有没有牵肠挂肚
念着妮子
呵~

好了
除草器已就绪
烤箱也备好了
除了草
再烤面包吧

约定你了
到时见

Wednesday, December 19

让照片说话

星期一那天晚上
应邀和遥遥跟几个老友
一起喝茶去
很久很久没见到遥遥了
她清瘦不少

那个晚上
人倒是没拍到
拍到了一大堆黑黑的照片
晚上嘛
周围当然是黑的
呵呵

那晚的黑夜
星稀的夜空
月儿高高挂
下弦变满月
没办法
手机相机就是这样


看见吗
月儿和纸花之间
仿佛引着条红线
隐隐约约娇羞的
恰似月老牵姻缘

喝了茶
大伙儿意犹未尽
提议到山上
情侣们幽会的好地方
也是驰名的偷情胜地
一上到去
那里的人还蛮多的
就只拍了几张夜景


这就是妮子长居之地
晚上的她很沉稳
给人一种很静谧
很安详的感觉


万家灯火
应该就是如此

山上
凉风习习
说不出的写意
我喜欢这样的舒心

更多照片
请游览遥遥那里

今天妮子去血拼了
还不错
小有收获


买了双凉鞋
我很喜欢
很满意
金光闪闪
我是亮亮星


另外又买了件衣服
很可爱噢
有两只短短的长颈鹿
最近好像爱上了长颈鹿
我要和它们一样高
鸟瞰我脚下的那片土地

呵呵


很喜欢这个
有一只很讨喜的小熊

明天妮子放假去
会离开这里一阵
大家别太想念我
我过几天就回来

要等我噢
妮子不会忘了
与你们齐齐分享
这趟应该会是很愉快的旅程

我们到时再见

给你的圣诞礼物

得知你的感受那一刻
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一直以来
我都还没遗忘
如何泪水泉涌

原来我的放下

也会造成无心的伤害
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
可是我依然硬生生地
扼杀了气泡般的希望
一切都那么的不自觉
那么的自然不是故意

谈了一谈

我渐渐释怀了
原先所畏惧的一切
统统幻化了
因为害怕作祟
一直不敢坦白

原本

我害怕你会受伤
我害怕你会离开
我害怕你会出走
我害怕你会从此消失
在我的生命中
毕竟
你扮演的角色
由始至终
都那么有分量

以往

你是我感情的寄托
如今
你是我友情的支柱
同样的
我是你交心的对象

感情升华了

进化成一份
坚不可摧的友谊
还有一辈子的保证书
永不过期腐朽
很值得
不是吗

我是一个值得你信任的人

你可以毫无忧虑向我倾诉
做不成伴侣我们有缘无份
但我会是你最忠实的听众

这个圣诞

你送了我一份大礼
我会感激你
好久好久

在这份感情里

没有谁输谁赢
因为
我们都胜利了

恭喜你我


祝福你我
深深地


这是拭干泪水后,
清醒的所思与真诚

Monday, December 17

面包出炉了~!

最近妮子究竟都在忙什么
忙得乐不思蜀
流连忘返
忘了这里有惦记我的人
应该没说错吧
你们都有惦记着我对吧
现在就让妮子一一叙述
妮子忙碌的那几天

星期六
补完了习
就回家
帮老妈收拾我们的窝
说我家是窝一点也不为过
因为妮子有一副懒骨头
而且是很懒很懒的那种
除非老妈下了皇牌令
否则愚公也移不了我
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整理好
再吸一下地板
再不吸就灰尘厚厚了
有时还可以看见
横在地上蚂蚁的尸体
休息了一会
就帮老妈到附近的超市扫货
因为老爸说隔天要开大食会
老妈身体不舒服
所以就由我和老妹出场了
是时候应该学一学
怎么当个贤妻良母
呵呵
原来选蔬菜水果
也是需要智慧的
妮子惭愧地自认
选蔬果这方面
我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一天
我往返超市也不知多少次
因为每当我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时
老爸或老妈都会不约而同地
‘啊!’的一大声
然后我又得拿起还来不及放下的车钥匙
开车去把爸妈忘了交代我的东西买回来
就这样来来回回
还钱时我都不敢到同一个柜台
把收银小姐把我认出来
天啊
我以为我是谁
有一张明星脸怕人家认出来噢?
哈哈

晚上呢
就到老友家去
由于父母都互相认识
所以就一家大小浩浩荡荡
到人家家去挥霍氧气
那个夜里
妮子喝了生平第一杯红酒


从来未喝过红酒的我
不知该如何形容口里那股酒流的滋味
甘甘的
还是涩涩的
一喝下去
就感觉喉咙暖暖热热的
之后再慢慢延伸至脸庞
喝不出红酒的美感
我真不是品酒的料

星期日
一大早被老妈柔声细语地唤起来了
再不起身
我想我会打冷颤至冷死
哈哈
梳洗完毕
一家大小又浩浩荡荡的
去庙里拜拜
说真的
我不是很虔诚的佛教徒
也许就是因为如此
我每到庙里拜拜时
铁定会被香烫到手
眼睛被熏得直飙泪
真不知那些庙祝是怎样熬过来的
由于妮子很满意现今的生活
所以没有特别许下什么愿望
只希望大家开开心心
健健康康过日子就好

回到家
就开始忙得焦头烂额
因为老爸要办大食会
身为女流之辈的我们
只好发挥我们与生俱来的看家本领
只可惜我功夫未到家
所以就只能担任跑腿这些easy job
又和老妹到超市狂扫一番
将食料一一带回家
大食会的盛况就轻轻带过了
总而言之我小小的家
被人潮挤得万头攒动
哈哈
好像有点夸张
正当食得津津有味的人们忍不住发出惊叹声时
身置厨房的我也一样忍不住脱口而出的惊叹声
因为我被堆积如山的碗碟吓坏了
只差没晕倒倒下
好在有一个能干的帮手帮我
否则我得独自洗上三天三夜
那个能干的帮手就是照片里身着黑衣的女生
兼妮子的死党
就是上次妮子提过的姐妹
她说
‘和你一起洗碗的感觉怪怪的,
不过这也算是难得的经验’
哈哈
我发现
我的肚腩又膨胀了
我不要厚厚的肥肉
@_@


老妹烘了一片披萨
很不错
色香味俱全
有好多好多芝士
我喜欢
可是还来不及大口咬下去
老爸就把它送给阿嬷了

我的披萨~~
我的芝士~~


忙了整个下午
是时候犒赏犒赏一下自己
就和姐妹到火锅店用晚餐
我又忘了拍服务员刚送来的新鲜食材
这是我吃到一半
猛然想起时才拍的

还冒着烟叻
妮子点的是再普通不过的鸡肉锅
吃得超饱
回家之前还跟一个小小的弟弟说拜拜
之前弄错了
我以为他是女的
因为他的头发上
有个可爱的发夹
好在他的妈妈不怪我
不知者无罪

晚上又到朋友家去了
大伙儿正兴奋地起舞
等着看球赛
Manchester United vs Liverpool
正当曼联球迷为黑衣球员第一个进球欢呼时
妮子软趴趴地病倒了
应该是最近炎日当头
前一个晚上又喝了酒
所以燥热过度病倒了

最近妮真的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囊中羞涩得见不得人
为何年尾那么多人生日啊
偏偏个个都是妮子的老友
为了你们的礼物
我真是豁出去了


不过也还好
因为妮子也收到了一件衣服
越洋而来的衣服
坐飞机过来的噢
可惜肩带太长了
得让裁缝改一改
要不然就得露沟
妮子又没沟可露
哈哈


星期五发薪水了
正好可让皮包充充血
最近皮包瘦了
看得我好不心疼
买一些燕窝鱼翅
让它补一补血气

这是众多学生里
我花了最多心思
也最调皮的一个
名字叫安胜
快把我气炸的一个小瓜

再下来就是妮子的小表妹
看她张开血盆大口的样子
准备将面前的roti canai啃完
她很会吃噢
实际年龄只有四岁
却得穿7至8岁孩童穿的衣
肥肥肉肉的她
吃得还真不少

写了这么长
大家的眼睛也一定开始酸疼了吧
大家无言的支持
妮子感受到了
谢谢大家

最近

终于爬回来了
妮子最近由点忙得透不过气
所以没能上来说说话
现在忙完了
上来交代一下
新出炉的面包
你们很快就能闻到它浓郁的温香了
现在时间不充裕
待妮子真能静下心坐下来时
我再给你们烘香喷喷的面包
要等我噢
=)

Friday, December 14

妮子很快乐地透支了

今天妮子体力透支了
只因过得超充实忙碌
早上教了书
就赶着赴约了
赴姐妹们的约
到熟悉的老地方
坐在依旧阳光溢洒的位置
熟悉的桌椅熟悉的餐具
这家温馨小馆还是那么温暖
胖胖的uncle也依然那么亲切

点了妮子最爱的Lasagne还有Spaghetti

味道还是没变
依旧保持以前的水准
当我跟uncle说dine in时
他似乎很吃惊
因为我每次都是打包了走人
很少在里面坐下来静静用餐
因为我不喜欢一个人
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
独自用餐的感觉很糟糕
uncle好像有帮我加料噢
谢咯
还有
妮子得了健忘症
本来想说替我的午餐拍写真
跟你们分享一下
怎知
食物都到肚里了我才想到
呵呵

用了餐回了母校一趟

因为用餐的地方就在母校对面
每次一踏进我待了六年的校园
就会觉得我就好像外星人
侵入了人类的地球
人类们
放心吧
我不是想攻打你们
我只是想看看
我曾经住过的第三颗星球
受污染的程度
什么时候灭绝
请成全我这小小的愿望吧

学校多了很多屋顶


是屋顶没错
其中一个还建得老高老高的
不知道过了若干年后再回来
我还认不认得
这个我消耗青春的宝地
见到了一些学弟学妹
其中一个还大声对我说
他喜欢读EmiLio指尖下的文字
我听了
感觉好像脚着不到地
身子羽毛般缓缓浮起来了
很高兴有人欣赏
我呕心沥血敲出来的字句
谢谢你啊
为了欣赏我的所写的各位
我会继续加油
狂操我的指尖之时
也同时沸腾我的脑浆

傍晚时

老妈突然提早放工回家
原来她做了appointment
要去给一个中医师治疗
老妈病倒有一个星期了
可是病情迟迟不见好转
还拼了老命地恶化
听过放血这个名词吗?
顾名思义
就是把体内的血给放出来
替那些囚禁在体内已久的坏血
解开枷锁
还他们自由身
否则他们将永远寄居在老妈体内
把老妈身上可以吸收的精华榨干
阴魂不散
被排除来的坏血
有点恐怖
有的还浓稠浓稠的
就像鼻涕一样
这是我这辈子
见过最多血的初体验
放完了血
老妈紧绷的身子
真的就像泄了气的气球
顿时松垮下来
休息了一夜
明天老妈应该也会
揭开病魔的狠毒咒语
恢复以往的神采奕奕

今夜和几个老朋友见面了

多久没见面了
大家都还是那张脸
那张我认得的脸
还是像以前一样
东南西北
走到哪聊到哪
很喜欢和老友聊天
一边听一边喝一边讲
知道对方都在忙些什么
分享一下生活上的大大小小
抑或身边的有趣滑稽的事物
让大家开怀笑它一场
笑个两下子
什么烦人的都很识相地暂时闪人
只是暂时噢
给你放个小小的假过个干瘾
再倒回来缠着你

所以

干瘾让我过完了
那小冤家又倒回来
想迷盅我
最近有两个小冤家
老追着我不放
该怎么摆脱他们啊
谁能救救我

WawaiCP

真希望你们此刻就在这里在我左右
这样我就不怕被这两个坏蛋给伤了
因为你们手中都握着把锐亮的慧剑
而独立的我早已习惯了
倚赖握着慧剑的你们俩

Wednesday, December 12

我的生活里,还真多期待

刚刚过了个
弥漫咖啡香的下午
慵懒地赖在San Francisco
点了一杯cafe latte
有点苦苦的
妮子还是没练成
能闭上眼静心品尝咖啡的功力
因为每咽下一口咖啡
我就皱一下眉心
真正会欣赏咖啡
视咖啡为极品者
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的

今天下午和两位漂亮女孩见面了

没拍上什么照片
让大家失望了
没能享享眼福
很喜欢San Francisco的气氛
很钟意那里的装潢摆设
灯光是淡淡的晕黄
还有一面很别致的墙
上头都镶着咖啡的名字
像是caramel-by-the-sea
让我想起了会敏
很特别的一个名字
仿佛可以想象
一个退休了的军人
在沿海家乡安静地
握着温热的咖啡杯
望向远方静谧的海

是不是漂亮的女孩都很时髦

因为妮子的美眉女友
整个下午都在讨论时装品牌
妮子晾在一旁
眼珠子转啊转地听着
她们口中熟悉的字眼
对我来说像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没法子
我一向对时装都不很敏锐
出外时都身着棉织tee
外加穿腻了的牛仔裤
所以妮子和时髦这个形容词
永远沾不上边

今天心算老师说

星期五让我试一试handle一班
听了有些胆怯
因为那些恶魔都很精
懂得如何运用爱之教育的漏洞
欺负宣扬爱之教育的老师
看他们年纪小小身体短短
岂知欺负人的魔功还真深不可测
时代变了
人类进步了
是该喜还是该忧啊
哈哈

现在的心澎湃万分

期待明天和姐妹的聚餐
期待着含脂肪量高的食物
Lasagne和Spaghetti
睡梦中它们的滋味余味绕舌
多久没到Pete's Deli了
那个胖胖的uncle一定很纳闷
那个人小小但是吃很多的小姑娘
最近都到哪去了
怎么这么久都没去看他

今天妮子买了件TShirt

昨晚睡不着
因为心里掂着它
所以今天把心一横
把它带回家了
怕重蹈买包包的复辙
衣服跟着别人回家了
紫藤花说的想买就买
免得到时候遗憾一场

女生真是天生的shopaholic

不是吗
期待下星期的外出
能为妮子带来丰收
想给自己买一个大包包
一双不很casual的拖鞋
年要到了
妮子要将自己扮得美美的
以尽身为一个女生的责任
=)

Tuesday, December 11

家,是我的温室

问你们噢
妮子会否看起来很独立
其实呢
不瞒你们说
我从小到大
一直都是温室里的小花
被爸妈小心翼翼地捧着
就像一个易碎的水晶球
一失手就化成千万小片

老爸老妈的过度呵护

造就了我这朵
其实也不是很柔弱的小花
这朵小花
也非常渴望迁离温室
实实在在地感受一下
外头艳阳高照的炙热

老爸老妈无私的宠爱

也没把我溺坏
反之妮子懂得把爱握在手里
知道不能随便将爱拱手让人
也不会将爱奉给不值得的人
妮子舍不得糟塌自己的真心
记得我说过
我是个很爱自己的人

心里有个小小的愿望

希望有朝一日
妮子能绽开坚毅的翅膀
奋然离开本土飞往他乡
到一个人生地不熟之地
开始求学的冒险之生涯
爸妈说不舍得把女儿送出去
在没有家人的陪伴下
渡过几个艰辛的秋冬
可是
不经一番刻骨寒
妮子就没能酿出
属于我的扑鼻香
如果可以
我真的很希望
可以到外生活一段日子
看看自己能否学习独立
生存与外头的风吹雨打

我要转型

不要当一朵娇滴滴的温室小花
我想像那生命力强的春之小草
坚韧之余仍生生不息
风狂狂刮雨滴滴打
也掘不了我深入地底的根

可惜我似乎忘了

离开了家
才会开始
想要回家

外头的艳阳

会将我灼伤
因为太炙热
少了丝温暖
那丝温暖
只现身于
家里的暖炉
家人的臂弯

那里的暖和

不知熄灭为何物
只因为它知道
有人永远眷恋
它的暖

Monday, December 10

12月,有10号噢?


为了不让阿邦先生专美
好吧
妮子也就‘随随便便’地
为你写上几粒字
看好噢
就只有几粒而已噢
哈哈

12月10日这一天
外头正下着雨
下得不小
冷风飕飕
可是我想
此刻你心里肯定暖暖的
为什么呢
因为有这么多朋友为你越洋送上祝福
心底一定都被饱饱满满的祝福塞满了
我说的没错吧
就算看不见此刻的你
我仍能想象你脸上微扬的弧度
慢慢漾开
就像平静湖面上的
那波被风撩起的漪

好像每一年你的生辰
都没能为你狂欢庆祝
没办法
你总是飞来飞去
十足空中女飞人
不管请你甭担心
因为我们这几只
仍会很够意思的
每个人出五毛钱
买份大礼送予你
不要太感动噢
流几滴眼泪就好了
纸巾很贵叻
而且非常不环保
哈哈
我算是什么姐妹啊
竟然要你在你的大日子为我们掉泪

深深的祝福
通通放心底
要好好收着
不要弄丢了

还有什么礼物
会比远远惦记你
时时想着你
来得更珍贵
更具意义呢

翁嘉慧啊翁嘉慧
遥遥祝你
大声祝你

生日快乐!
HAPPIE BURRFDAE !



PS:照片是去年我的生日会上拍的,里边的我还真丑。
看!老友我不惜牺牲色相,把丑丑的照片放上来,只为博你一笑。
(额头上那颗豆豆,真的好大~)
读完了别忘了为记着你的我们笑一笑噢!
*smile~*

你们眼中的我

The Keys to Your Heart
You are attracted to those who have a split personality - cold as ice on the outside but hot as fire in the heart.

In love, you feel the most alive when your partner is patient and never willing to give up on you.

You'd like to your lover to think you are optimistic and happy.

You would be forced to break up with someone who was emotional, moody, and difficult to please.

Your ideal relationship is comforting. You crave a relationship where you always feel warmth and love.

Your risk of cheating is zero. You care about society and morality. You would never break a commitment.

You think of marriage as something precious. You'll treasure marriage and treat it as sacred.

In this moment, you think of love as commitment. Love only works when both people are totally devoted.


闲着没事就玩了玩这个测验
还蛮准的
至于说我会喜欢有双重性格的人
我就不那么sure了
外冷内热
听起来很有吸引力
不过妮子个人认为
这样的人
似乎不太适合当妮子的终身伴侣
忽远忽近只会把妮子折腾得半死
还是比较喜欢一目了然的男生
虽然和他交往也许没那么有趣
但总比每天闷着头猜来猜去好
外冷内热的男生
远观就好了
因为他能带来的杀伤力
远远超过了他的吸引力
妮子从不做赔本的投资

你们呢
你们认为
妮子会是个怎样的人
开朗 生动 哀怨 忧郁
还是
好强 自负 固执 嚣张

抑或
妮子紧闭的心门
不曾为你们打开
以至你看不见她
犹抱琵琶
半遮的面

Saturday, December 8

傲慢的苹果说,大家都是天使

那天读了惠婷的
引妮子深思

她说
女生就像长在树上的苹果
有的长得高高的
令人觉得高不可攀
有的腐烂了掉下
弯下身子随手可得
高高在上的总是无人问津
因为男生们怕跌倒摔跤
跌得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
所以选择了掉在地上的苹果
因为他们只要一俯身
手中就能紧握着一颗
不必跌得脸青鼻肿

这样的比喻贴切吗?
我不知道
如果可以选择
我想做一颗高挂的红苹果
等着真正有勇气的男生
毅然将我摘下
勇于承受从树上摔下的痛
却又不知手中刚摘下的那颗苹果
有没有想象中的香甜多汁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说我自大也好
好脸也好
没办法
我一向来都是傲慢的
我是高傲的一枝花
等待有勇之士将我摘下带回家

也许就因为我这样的想法
这辈子可能都嫁不出
准备做一世单身贵族
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老姑婆

不过
高挂的苹果也好
跌落的苹果也好
男士们
在你亲手将之摘下的那一刻起
请好好呵护手中那颗脆弱的苹果
不要让虫子有机可趁
将之蛀坏
因为你既然将她采下了
就表示你已下了决心做好准备
一辈子只守着那颗或许不太甜的苹果

听过吧
每个女孩都曾经是无泪的天使
因为男孩
她甘心承受折翼之苦
开始学会掉泪
只为将羽翼送给男孩
让他能自由翱翔
飞往想去的穹苍

原谅我
在这方面我是老土且固执的
我只能接受一对一的恋爱
不完整的爱
我宁愿舍弃
即使从另一个角度看
它仍是完整无缺的
对于爱情我有洁癖

你或许会说
不是每个女孩都那么善良
不过至少在我眼里
女孩大多是善良的
只是她们受了创伤之后
开始学会为自己建一道围墙
围墙的名字叫残忍
她们忘了
对别人残忍
就等同对自己残忍

所以
正在读着的人们
好好对待身边那位天使
因为他们
不论是男是女
都为你忍痛折断了翅膀
只为让你飞

飞翔的当儿
别忘了把他,或她
带在身边
握着他/她的手心
你能飞得更高远
更精彩夺目

Friday, December 7

I'm back!

回来了
我回来了!
大家准备听我狂嚣的声音了吗?
这么久没见到嚣张的妮子
会不会有一丁点的挂念啊

考试终于过去了

只有一半的信心
可以过关就好了
心中默念阿弥陀佛
慈悲的菩萨
您会保佑我的
对不对

考试成绩将在两个月后揭晓

也就是当大家准备欢喜过节
张灯结彩之时
希望明年的春节会是烟火灿烂的
希望明年家人都能快快乐乐过年
希望给爸妈的红包是大大的一封
不是大大的失望而是大大的欣慰

好了

妮子终于可以放假了
身理上和心理上的放假
可以无忧无虑和朋友见面了
这次见了
不知大伙儿下次再见是几时
突然感到很惆怅
为我们未知的见面日而伤感
候鸟们
无论如何都得记得妮子我
就算你遥在他乡我在故乡
多年后的我们
会否重逢于同学会
依旧毫无忌惮地猛亏对方
我笑你的啤酒肚
你讥我的鱼尾纹

目前的心情

Olivia的Fly Me To The Moon
很静谧
一叶扁舟载着轻盈的我
缓缓漂向晕着月光那方

今夜我打算看看书

前阵子从图书馆搬了些书回来
看看书充实充实心房
我要当个有内涵的女生
再慢慢蜕变成女人
你们会支持我的
对吧?

支持我者

我会原谅
你们在角落的偷笑
哈哈

喜欢·我会尽力

喜欢
在小憩片刻的时候
路过你们的家
看看你们最近都在干嘛
有什么心情好分享
绕了一圈
就会心旷神怡
久而久之
到你们家就成了习惯

喜欢

在拼书的当儿
敷面膜
今天敷了番茄面膜
不知道敷了有没有像番茄一样
脸蛋红彤彤的

喜欢

听着小耳朵的爱人
手指敲着键盘
一个字一个字地
key in今天的所想所思
然后再po上来
与你们分享

很久都没有给你们留言了

没关系
待明天一打完仗
再一一造访你们
留几个深深的脚印
流几滴八八的意见

明天的考试

随缘吧
我尽力就好
有你们为我加油打气
我会打起万二分精神
三百多页我是来不及赶完了
能记多少是多少

老爸说

‘我把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
很沉重的一句话
却又承载着多大的期望
多多少少会感到有压力
不过
还是那句
尽力就好
希望老天大发慈悲
赐我一个最minimum的passing mark
因为我始终不忍心
看到爸妈失望的颜
却还必须强压抑着
安慰不够努力的我

‘没关系,宝贝…下次再试就好。’
这样对他们而言
简直是世纪酷刑

你们的打气声

悠悠在耳
你们的祝福语
历历在目
爸妈寄予的厚望
点点在心
所以无论如何
都得尽力 尽力 再尽力
尽管现在的我
依旧忐忑摇摆

妮子默念三遍


我可以

我可以
我可以

是的
我可以
就像你们所说的
妮子办得到
=)

Wednesday, December 5

12月5日

约了一群老同学
和一个老师见面
一直都很期待这个聚会
到了相约地点还是兴致勃勃的
但过了不久
沸腾的期待直降冰点
至于里面的原因
我也懒得一一叙述
真的
想摧毁一群人的好心情
很简单
几句话就行了
不过不知为何
也许年事已高
我竟对这些破坏力强的蜚语
免疫了
immunity增强了

只因认识你已久
所以想给你小小的忠告
早些放下吧
放飞了
你也释怀了
希望你能早日长大
再修炼成仙

两年前的12约5日
她回到天父的身边
永远快乐地住在另一个无忧国度
今天去看了看
象征她已离开的那地方
看见碑上她微笑的脸
似乎认识她是昨天的事
时间过得多快
两年一晃就过去了
两年前我哭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两年后我已不再悲伤
早早放开
接受你已离开的事实
但你仍活在我的记忆里
我仍记得你漂亮的笑
不会忘怀
感谢你
因为你留下的最后回忆
嘴角骄傲地上扬
眼是弯弯的新月

过两天就考试了
给自己占了个卜
是下下签
因为厚厚的三百页
我来不及读完记完
即使我逼自己撑过无数个想眠的夜晚
做了最坏的打算
若真的被当掉
就只好自掏腰包重考了
老爸老妈
轻轻骂我就好
不要骂得我头嗒嗒
我会掉眼泪
只能怪自己不够努力

妮子的心情已慢慢开始疏通
塞着的瘴气也渐渐散去
所以正担心我的人们
你们可以放一百万个心
等妮子休息充电了
就等着听她嚣张的笑语吧
你们家的大门
也准备为我大开吧
不需要有红地毯
有你们热情欢迎我的一颗心就够了
我的要求
应该不过分吧?

等着我
我很快就会重拾朝气
即使明天乌云密布
我还是要当
耀眼的太阳

Tuesday, December 4

被糟蹋的100th

五味参杂的感受,很辛苦
一整天了,就是静不下来停不下来
内心的澎湃,折腾得我十分难受
宁愿心里简简单单,当下只有一种情绪

深呼吸再吐气,还是徒劳

在窒息之前,努力让充足的氧气沁入心脾
就当是挣扎里的一种奢华享受

怎么办怎么办,不喜欢不喜欢

一点都不喜欢这样阻塞拥挤的感觉
我要通畅,我要流畅,通一通
我的脑,我的心
我的思想,我的情绪
交通灯耍脾气故障了,惹得我很懊恼
赶快把它修一修,交警放假去了
没人帮我维持秩序

最近确实想太多了,很多情绪想法

一直在脑海盘旋不去
就像兀鹰盯紧了垂死的猎物,在空中发出
拌着饥饿的胜利嚎啸,得意得很

试图让脑袋放空,什么也不去想
又害怕自己会醒不过来,所以得时时保持清醒
不能睡,提醒自己睁大眼睛,看着前方
可是视线模糊,眼睛刺痛刺痛的,睁不开

得了焦虑症了,一天到晚心神不宁

正面的想法瘫痪了,杂念伺机逞凶

很想念,有朋友在身边的日子,朝夕相处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在身边,但总少了些什么
很多感觉不同了,找不回从前
曾告诉自己无数遍,不要活在过去
可是今天,请怜悯我,允许我回到过去
我只想闭上微肿的眼,回到从前
让我在体会一次,不是孤军作战的感觉
我很怀念,以往的团体生活
的确,身边有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是群居动物,就算我再怎么独立
我也不能一个人生活,独居会让我生不如死

很抱歉,薄弱的我,让不快充斥这片原本不受污染的净土
我的阴暗面,最后还是张着血盆大口,面目狰狞

我只想发泄,想吐出所有不快,体内都被污浊熏黑了
吐不完,我会以其他方式,让自己舒服些

妮子最近情绪不稳定,未避免玷污你们的家,我改日再登门造访
希望再见到你们时,你们会大开家门欢迎我
我会还以最灿烂的笑颜,作为最温暖的回报
现在我试着酝酿,永远放晴的那张脸

Monday, December 3

是该浮,还是沉?



请不要伸出手拉我一把
我必须静下心来
自己想一想
下一步的棋该怎么走
我才能冲出迷雾
是该继续沉下去
还是浮上水面再上岸

我常说

随心而行既是正道
但是
当那颗跳动的心
也在犹豫摇摆不定
那么正道隐在哪
我又该怎么找到它

我需要深思

理清紊乱的思绪
我能找到
心想带我通往的隧道

隧道的尽头

是一片明媚
闻到鸟语
闻到花香
就代表
我的抉择没有错

随心而行
既是正道

Sunday, December 2

有没有想我?

似乎荒废这里蛮久了
杂草都长这么长了
好的
园丁我开始除草植花咯

前几天跟姐妹庆祝了生日
在Pizza Hut
没拍什么照片
就只有下面那一张
还是偷拍的
哈哈
图中的女生就是当天的女主角
那个有一点不帅的男生
是她的护花使者兼老板

昨天
风和日丽
就到了海边走一走
顺便看一看那些小瓜
天气真好
虽然太阳有些烈
妮子还晒黑了一点点
不再白得像雪了
哈哈

拍了些照片
都是和小瓜们一起拍的
很久很久都没这样照相了
连甫士都不会摆了
所以不要笑我
笑容和pose千篇一律
哈哈


看照片
妮子的发丝有点乱
见笑了

身边这位小姐就是
妮子的‘曾孙’
I-re-ne
转眼间她长大了
头发也变长了
不再是以前的男子头
一向甚少说笑的她
昨天说了一句话
笑得我喷饭
幸好嘴里没食物
否则就有失仪态了
哈哈

这个呢
是人称我的妹妹的
Amelia
人人都叫她Hamster
长得像吗?
看见她
就仿佛看到以前的我
原来以前我也是这样神经大条
做什么都那样无厘头
真的
以前的我可以说是
毫无仪态可言
动不动就乱喊乱叫
但愿我的这个妹妹
不要遗传到这个基因

这个女孩叫Vivian
那天我们席地而谈
身为老大的她
原来有和我一样的苦处和烦恼
没办法
谁叫我们都是家里的大姐
哈哈
当我看到空中的风筝
就很遗憾地说
‘我没放过风筝也……’
她说
‘我有放过噢!’
‘我在家里放过风筝!’
家里?!
天啊
我又笑到喷饭
娃哈哈

这张暗暗的
看不到脸孔
可是我喜欢它的背景
遥处的海连天天连海
阳光微醺了一小片的天
柔和了那片蓝


换个角度
找到了亮点
两人的脸孔立即鲜明可见
她是我见过
算是最坚强的女生
叶子
虽然身负重任
压力也自然比别人大
可是她仍能脸带微笑
向眼前的挑战勇敢地大声说
‘放马过来吧!谁怕谁!’
乐观的性格
使她看起来
比较像一颗闪亮的星
但她宁愿选择
当一片
平凡的叶子

这张是无意间拍到的
觉得她的表情很自然
所以就放上来了
希望她看到以后
不会气炸宰了我
哈哈

在海边感到很舒服
有海风
有谈笑风生的气氛
很愉悦
整个人不知不觉地
松了下来
我很喜欢那感觉
很久没有这样放松了
短短的一个下午
却让我有度假的感觉

最近妮子过得不太好
考试和健康的压力
压得我背都驼了
下星期五考试了
我还没准备好
读了两行字
眼皮就分外重
天啊
劣根子又发作了
最近频频头疼
不禁担心
是不是有些魔力高超的病毒
神不知鬼不觉地隐居在我体内

敢想敢梦的一个人
介绍了把好嗓音给我
她是新加坡人
歌声很神
听了很relax
很清澈
有渗透力
听听看
也许你会爱上她的声音
也许她的声音
能为你疗伤
对了
她的名字是
Olivia Ong

想分享的都写了
得回到桌上
继续为考试奋斗了
加油吧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