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快窒息了

有一种友谊
会让我窒息
一向和我很要好
却突然对我不揪不睬
很害怕
也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就像被人从半空中抛下来
狠狠地击在地上
脑浆四溢
不行不行
我承担不住
也无福消受
这样特别的友情
你一棒重重敲醒我
也总比这折磨要来得强

我宁愿被敲疼
也不要沉浸在雾水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