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9

红粉蓝颜


五个性格各异的女生
有如星星的五个角
为何会聚在一起?
是因为世界太小了?
不是不是
只因一个缘字
经历了几许风波
之间的友谊是否依旧
回忆是唯一不变的
我们都成长了
有各自的天空
中学生涯有你们的陪伴
酸甜苦辣有人分担
泪水有人替我拭干
很谢谢你们
无论身在何方
记得捎点讯息
证明你们过得超好
左起
大姐、二姐、三姐
娇小的我
以及五妹
说了是娇小
不是矮
尽管她们之中我是最矮的

这位小姐
也是妮子闺中密友之一
人如其名
一阵微微的风
却足以在心中泛起涟漪
回想以往
每天早上一起上厕所
(放心~没共用一间厕所啦~哈!)
再坐在食堂凳子上
聊天谈心
很写意嗬

八婆家族
Lah-Al 与 Khalifah 们
照片感觉很真实
尤其笑容
虽然我笑得有点粗鲁
但毕竟我天生就不是个淑女

小姐们
名副其实的小姐们
但骨子里仍是八卦的傻大姐
第一次
可以看到身边的朋友
这个样子
我发现
帮我化妆的那个人
把我的眼睛化得好小

看似亲密
但其实这位男士
并不是妮子的护花使者
阿邦先生
也是妮子的闺中密友
好的程度由照片就可看得出
他是我的姐妹团
有时很多事情都会和他share
听听他的想法
毕竟他的思想比较成熟
从他身上学到的东西有一箩筐
数之不尽
当然不会忘记
曾有过的争执
不过吵一吵也好
巩固了十一年的友谊
不是吗?

这张比较formal
但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informal的



这个和我一样娇小的
有个很适合她的昵称

Little

是个很可爱的女生

我的人生画布
她是其中之一的画家
她用的颜色
属鲜艳亮眼系列
她很爱照相
托她的福
我照相时开始摆甫士
开始拍大头贴
跟着她
我们大家都一样
是傻婆
很傻很孩子气的那种
不过傻得来让我觉得
很轻松
很纯净
从新体会小孩的那份纯真
她脑子里有一大堆奇形怪状的想法
跟着她做了很多疯狂的事
全新体验哦

这两个
也是傻婆家族的一分子
很喜欢这张自拍
拿相机的是巧克力小姐
我是白巧克力

哈哈

紫紫
一个永远值得我们想念的她
虽然不在身边
但她看得见我们
透过层层云朵
她知道我们想念她
也晓得我们心里有她

过往的点点滴滴
快乐
悲伤
失望
骄傲
种种欧吉欧巴的情绪

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我的记忆相簿里
有你们的倩影
你们的微笑
你们的泪水
融合成了我们的友谊

记得当时年纪小
生涩转眼变成熟得爆炸

也许朋友二字
已不足以形容
你我之间
那份浓缩的微妙


于是
妮子站在世界中心
手里拿着饼干
高呼
友谊万岁!
我们大家都万岁!

虽然以上的各位
不全是俊男美女
但真正重要的
是我们共享的专署资产
希望看着的你
会因而会心一笑=)



后记:不知为何,很多照片放不上来。不过同样的,你们大家都住在我心的某个角落。你们留了太多脚印,我被你们踩得很痛。哈~还有就是,请大家放心,妮子没有停留在从前,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喜悦,还有想念你们的心情=)

你们的爱

有一样附属品
许多人花了很长的时间
甚至是一辈子
去追逐
那样东西
有一个很美的名字
叫作爱情

身边的朋友

开始慢慢地
一个一个步入
用爱筑成的暖窝
看着他们为爱欢笑
也看着他们的泪水
一滴一滴为爱而掉

甲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生

她的爱情旅程
也比一般人来的崎岖
踏进她生命里的男生
个个注定只是个过客
他们留下了脚印
就像爱一样
深深烙在她心坎
她的付出
无怨无悔

乙是一个平静如湖水的女生

她很冷静
甚至有些冷漠
追求她的男生不在少数
但真正让她记着的
没几个
恒心毅力具备
才能赢得美人归
现在的她找到了属于她的归属
身为朋友的我
也心宽不少

丙很单纯但并不愚蠢

她清楚地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所以她从不饥不择食
宁愿饿死
也不要吃讨厌的食物
除非是对的人
否则她不会轻易就心动
一旦爱上了
就表示她已准备
和他踏上永恒的路途

而丁是个很有分寸的女生

她懂得和男生保持应有的距离
不会太近
也不会太远
让爱影响她的情绪
不是她一贯的作风
她确实地知道
平衡点在哪儿
保持平衡点让它不倾斜
是她的原则

戊是个孩子气的女生

她的暗恋史很辉煌
跌过无数次
却有再勇敢地爬起来
好像她天生就是为爱而活
爱主宰了她的世界
她也因爱活得色彩缤纷
身上心上的疮疤
也因此闪闪发亮

日常生活中

你我他身边
有无数个甲乙丙丁戊
心中殷切地希望
她们能得到
她们想要的幸福

朋友们

记得要幸福啊

Friday, September 28

杂记一小篇

诗意的中秋过了
今年的中秋
很平淡
但也很特别
没有灯笼
也没有月饼
只有一餐
不算丰盛
却很温馨的晚餐
到公公家去
聚一聚
难得老爸有在家
公公家在偏远地区
是一件典型的老屋
妈妈说
我的婴孩时期
都给了那里

今年的中秋
公共家特别冷清
平时小孩满屋
一进门
只有一个小表弟在看卡通
其他的伯叔姑嫂
一个都不在

晚餐时
平时晚辈沾不到边的饭桌
看起来好大
因为坐在饭桌的人很少
身为晚辈的我和妹妹
居然能堂堂正正地坐在那里吃饭

我有一个堂妹
很乖的堂妹
不爱说话的她
小时候曾有语言障碍
现在的她
说话伶俐多了
看着她小小的个子
坐在一堆衣服旁边慢慢地折
很像灰姑娘
别误会
我们家没有虐待小孩的倾向
像我这样善良的人类
当然会拔手相助啦
她本来还有一个姐姐
但姐姐在数年前
被祖先带到彩虹另一边了
那时第一次
这么近的面临死别

看看她
正专注地帮婆婆收冬瓜籽

这个呢
看起来很像雪糕但又不是雪糕的
不是我的杰作
是老妹第一次做的
mashed potato
里头加了些许的鸡肉小块
还有一些herbs
满好吃的
不一样的薯泥

这些光秃秃的
是爸爸的爱心
他一个一个地剥
剥得手疼
只为省下女儿剥红毛丹壳的功夫
看见里头的爱心了吗?

这张爸爸们的照片
是父亲节留下的脚印
左边唯一看着镜头的那位圆圆先生
正是老爸

老妈说
手毛长的人很懒惰
而我
正是她口中
手毛长的那位

看一看
会令你联想到红毛丹的毛吗?

中秋的那个早上

和家人到庙里拜拜去了
那里的人

可不是普通的多
插在香炉里的香
也不是普通的多
结果

流泪流鼻水
很刺激荷?
妮子的纤细小手也不被幸免
被烫到好几次

食指
中指
无名指
都中招了
手指毁容了!

有些事情

一旦跟在身边
就再也赖不掉了
演变成生活中的习惯
没了它就真的很不习惯
就在这枚带在左手食指的戒指
戴了不很久

但如果忘记戴在指上
整天就不对劲
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
但有些习惯
非得要摒弃
因为这些习惯
会勾起很多催泪的记忆

眼泪很珍贵

像钻石
所以催泪的东西
我都不想碰


Thursday, September 27

木木夕 木目心

突发奇想
很希望有一天
能到大城市去看看
或许和家人去
或许和爱我的人同行
又或许陪我去的
就只有我的行囊

新加坡
台北
北京
上海
这些有华裔同胞的地方
有机会
真的很想去看看

纽约
东京
首尔
语言不通
没那么大的勇气到那里

一直以来
以为我所向往的
是清幽的乡村
体会安谧的生活
后来才发现
原来
内心呼唤的
是人多的大城市
想看看那里的
可能是我比较喜欢
接触更多的人
看更多的事情
刷亮双眼
开阔视野
世界千奇百怪
该趁还能走得动的时候
到处游览

也许那里人心狡诈
危险在黑暗处埋伏
但我想
世界上的好人
并还没完全绝种
是吧?

林中有夕
相中有心

梦想

但愿有一天
我可以实现
这属于我的梦想
从现在开始加油吧
梦想就再不远处


Sunday, September 23

小心事

新变化
妮子也有自己的心事
不像以往
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
都希望有人可以替她分担

有自己的小秘密

很不错

秘密花园里

我种了花草和小树
但却不期待它们茁壮成长

Thursday, September 20

梦 · 失眠


似真似假
亦假亦真
有时很绮丽
有时很狰狞

做噩梦时

害怕无助吞噬了我
多希望那不是真的
睁开眼的一瞬间
很庆幸自己仍躺在床上
很庆幸刚刚的一切不是真的

做美梦时

幸福温暖淹没了我
可潜意识里非常清楚
这只是一场梦
里面的主角只是梦里的我
醒来时
很遗憾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做了噩梦

我会哭
可是不再哭着找妈妈
只是静静地流泪
做了美梦
我笑了
静静回味那份虚拟的喜悦

现实中的泪水会流进梦里

梦里的美好却带不进现实中

没事

我只是在哀悼
幻灭的美梦

最近
妮子常常失眠
以往从不曾有这样的困扰
很苦恼
为何会失眠
原因找不到
一直都过着
没有压力
没有哀伤
的日子

妈妈说

枕头拿去晒一晒
染一染阳光
失眠就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失眠很辛苦

好不容易睡着了
一连串的梦
却让我睡不安稳
睡睡醒醒
睡眠品质不佳
精神不济

也许是以往睡太多了吧

现在处罚处罚一下
把睡过多的那一份
用现在失眠的时间
补一补

老天保佑

让我从今以后
能安安稳稳地休息吧
高枕无忧的夜晚
你等着吧
我很快就会来抓你了

Tuesday, September 18

一张纸


这是什么?
很像是一张很正式的文件
对吧?
没错
这一张纸
就是我苦读几个礼拜
再加上在电脑面前坐了两个小时
脑筋转了两个大圈圈
才换回来的一纸证书
证书?
证明什么啊?

仔细地看
我将它放大一点点
看见什么了?
看见那个‘Pass’ 的字眼了吗?


正是
妮子我考了将是我人生事业的
第一场考试!
很庆幸的
我过关了
是因为你们的祈祷与祝福吗?
我想是的
不过我的努力
也立了很大的功劳哦
现在才真正体会到
靠自己的力量得来的成果
很甜很香
虽然眼睛受了很大的折腾
在荧幕前两个小时
目不转睛
可怜我的灵魂之窗
不过也值得啦

第一次应付这样大型的考试
(对我来说很大型)
有一丁点紧张
哈哈
骗你的
是蛮紧张
很怕自己会按错键
让之前的准备化成泡影
所以小心翼翼的
回答完了还检查了数遍
深怕应粗心而丢掉分数
分数很贵哦
还好老天保佑
妮子只答错三题
老师说
‘Well Done!题目很容易哈?’
我当然是含羞答答的说
‘没有啦’
哈哈

接下来呢
就是十一月和十二月的考试了
同样的
我会全力以赴
再创高峰
很老土的一句话
但是
以我的个性来看
我肯定会
忙里偷闲
别担心
艳妮不是凭压力就能打败的对手
她挺强的
但她还是很需要你们的祝福与鼓励哦

还有
老爸老妈
我知道你们的钱袋好像破洞了
不过
不要紧
你们的投资
绝对值的
因为投资对象是你们的女儿我
放心
艳妮不会让你们蚀本的
=)

Monday, September 17

闻一闻你的回忆

气味就像
旧照片
会勾起很多很多的
尤其是那些已尘封的
回忆

我一向都有用润肤乳的习惯
baby johnson 的 bedtime lotion
让我回到
中二那年
懵懵懂懂
在一连串的活动里
浮浮沉沉
遇到了
让我珍惜
以及不珍惜我的人
很庆幸有他们
珍惜我的
我感谢你们
不珍惜我的
也很感谢你们
让我知道原来
有些人真的知面不知心
所以我会更带眼识人

同样是 baby johnson 的 milk lotion
让我再次回味
中三那年
辛苦煎熬
一连串的考试
让我实在喘不过气
不过
很高兴的是
有一班老友在身边
一起作战的感觉
让我的士气即时飙升
可现在
读书的时候
就只有书本陪着我
真的很想念你们

中四
我有用回了 bedtime lotion
后半年用了 baby lotion
中四
令人回味无穷
许许多多的片段
快乐悲伤期待心碎
统统都发生了
一直以为会和我一起很久的人
离开了我
还好有一群懂我的人
支撑着我
所以我又有了
重新出发的勇气
也好在有很多的活动
让我去忙去想
所以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
花在复杂的领域上
这一年
我学了很多
得的也不少
但有得必有失
所以
我常常告诉自己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nivea 的 whitening lotion
陪伴我走过中五
一段五味掺杂的岁月
也很矛盾
期待着年终的考试赶快过去
却又害怕面对劳燕分飞的场面
可时间是不会因我而停下来
所以唯有好好地过
希望日后不会有所遗憾
虽然我说过遗憾有时也很美
但遗憾也常常让我神伤
可以选择的话
我希望我的生活里
只有圆满没有遗憾
在友情路上
这一年并不好走
我甚至怀疑我犯了太岁
不过到了年尾
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第一次和朋友有这么多的
不和以及争执

画面
可以用照相机捕捉那一刻
声音
可以用录音机留下那一段
气味很特别
因为不能被保存
但闻到同样的味道的那一霎那
我仿佛回到了那段过去
且置身其中
那是照片和录音带都给不了的

回忆很专属
你我的回忆
他进不来
他我的回忆
你进不来
你他的回忆
同样我也进不去
回忆是我的大部分
而我却是回忆的小部分

Friday, September 14

食为天 · 爱美的代价

问问你们

可以想象艳妮下厨的样子吗?

呵呵
最近小妮子不知那根筋不对
下厨的次数竟然比平时多出一倍!
因为我平时都不太爱动那些锅锅铲铲的
所以老妈也很爱念我
‘女孩子不会煮菜
改次嫁出去怎么办啊?’
我还一副很天真的样子
回答她说
‘找个厨师老公不就行了’
真是妙想天开得可以

跟你们炫耀一下
艳妮的
‘拿手好菜’
看清楚了

‘拿手好菜’


这个
是我很常煮的
大葱炒蛋
真的
我超爱煮这道
因为我只会煮这个
嘿嘿
害羞脸红ing
上面有加了些芝士哦
可是太小了看不见
怎样?
有流口水的冲动吗?
要说有
不然扁死你
=)


这个呢
就厉害了
是我第一次尝试
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
自己亲手煮的叻
一向都是在妹妹旁边
跟她偷师
妈妈妹妹尝了都说不错
哇~
好有满足感
我想有些人会想要当厨师
就是因为这份满足感吧

以下是
spaghetti的‘料’


是不是很想吃?
偏不给你吃
哇哈哈
说真的
我还蛮得意的
能煮出这么好吃的美食
啊哈哈
太过抬举我自己了
我发现
其实我不是完全没有煮食细胞
只是还没发挥而已
因为有老妈在啊
轮不到我出场
所以说
我是幸福的小孩
^_^


放心
这个不是我煮的
我功力还没这么深厚啦
这是跟老妈去喝早茶时
点的
(这次我没忘了放固本
上次的教训还记忆犹新)
东炎米粉
很好吃哦
我点的是普通的
嗜辣的人可以点超辣的
自己几斤几两重
我心知肚明
怕点了超辣的
耳朵会冒烟

最近啊
本小姐有些透支了
捉襟见肘
为什么?
因为我的眼睛使坏
看到什么
就像要什么

上次和妈妈去‘窗口血拼’时
不幸被我看中的
一条白白的衣裙
正好小妮子的珍藏里
还没有像酱纯白的
好吧
你的新主人
就是我了!
我要把你带回家
呵呵


随着老妈到她友人的店时
(不难发现,我很爱跟着老妈,很像她的跟屁虫)
里面一位auntie说
‘你是不是在用橄榄油?’

好厉害
她怎么知道的
莫非她会读心术?
‘夭寿啰,这样你的头发会很快坏掉的叻’
耳根就是太软
给她说说两句
我有乖乖地
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红红的钞票
没办法
我爱我的三千烦恼丝
哈~


不过
这么大个女了
打扮打扮
爱美爱美一下
也不要紧吧?
我是女生也
爱美本来就应该是女生的天职
是不是?

Sunday, September 9

图文并茂之‘我的特写’


咦?
这是什么?
不要怀疑
那是我的眼镜
真的
没骗你!

看看我的镜片


怎么样?
不错吧
当了八、九年的四眼妹

第一次把我的眼镜伤成这样!
真的是第一次也!

天啊

历史回顾…
昨晚

回到家
换了衣
刷了牙
关了灯

爬上床
突然间
‘呵-rak’ 的一声
欸?什么东东?
摸黑捡起一条东西
欸…好熟眼,真的好熟眼…
妈啊!
我的眼镜旁边的那条东西!
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还眨了眨眼睛
简直不敢相信我也有这么一天
都怪我平时一直笑小妹

‘妈…你睡了吗?’
“还没。干吗?”
‘呃…我的眼镜…断了…’
“哈?做么会酱?”

妈妈摇摇头

她的女儿
脑袋里全是浆糊
我想
超级无敌霹雳糊涂大奖
真的非我莫属了
你说呢?

今天的当务之急

就是拿眼镜去修
有点不好意思
那店里的女生一定在想
‘怎么会戴成这个样子啊?’
嘿嘿
不要笑我啦
我会怕羞的

整个下午跟着妈妈到处逛

买到了我最想要得东西哦

he's dying to become a chef!
rat-a-too-ee~~


基于本小姐的经济能力有限
所以
这不是正版的
因为
翻版的便宜很多叻

接下来的

是小妮子的
‘我’篇


我不是死亡笔记里的流克
跟他也没有任何瓜葛
但我也是苹果石榴裙下的败臣
一天一苹果
医生远离我
听过没?


这个呢
应该算得上是
生平的
第一杯烈酒
妈妈说
是婆婆酿的补酒
我听了
脑海闪过的是一樽樽
里边装着蛇的酒
就像电视里看到的
哎-呓-儿


这又是什么?
不要想太多
不是种草莓啦
是一次上课小睡一会的时候
留下的偷懒印记
红红的一嗒


这个叻?
放心
不是泪水
是自拍时流下的一滴汗
不可以笑我啊
我会打人


有时
我也不耐我自己
吹干头发也要自拍?!
好脸!
不过我还蛮喜欢
这张照片的feel
长发飘飘
瘦瘦的脸
吐~!
头发明明就很短
脸也很肥



这就是最近的我
有变漂亮吗?
真的是名副其实的




或许应该说是
自信过剩
今天
一个人
重重打击了
我的自信心

他说
‘小姐,要换发型吗?’
是的
我也知道我的发型
很古索
我想
真的是时候
存钱换换发型了

Thursday, September 6

最近点滴

今天啊
糊涂虫我
又犯老毛病了!
今早陪老妈子喝早茶去
高高兴兴的
换了衣服就出门去了
找到了泊车位
就往茶室走去找位子了
吃什么喝什么就不说了
吃饱过后
老妈就去上班
而我
就自个儿开车回家啰
正要进车时
突然看见一团白白的东西
夹在wiper上

‘咦?那是什么?’


糟!

直觉告诉我
那是不好的东东
天啊!
果然不出我所料
真的是罚单!
我似乎可以看见
红红的钞票长着翅膀
没跟我说声拜拜就飞走了
可我明明放了固本的啊!
扫了dashboard一眼
却没有固本的芳踪
我才猛然想起
原来我刮了固本之后
我又把它放回座位旁的格子里
晕~!
仿佛被人猛敲了一下
就当花钱买教训吧
谁叫我酱糊涂
就连老妈也拿我没辙
哈哈!

小妮子我啊

就快要考试了
是下个星期六的早上
虽然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信心
可还是担心会被当掉
我不想重考
只想赶快clear掉这几张paper
因为啊
年尾你们统统飞回来了
我不想别人在放假在玩的时候
而我在考场奋战
即将考试的我
昨晚熬夜了
为了
看电视!
啊哈哈哈
魔戒三部曲
真的很好看
难怪会风靡这么多人
好想再看一遍

朋友们

祝福我吧
愿我有恒心天天温习
顺便祝我考试顺顺利利=)

Monday, September 3

快乐下载·你们

最近
远方的朋友们
好像都渐渐地
重拾快乐的心
看到酱的他们
说实在的
我很开心
也释怀了

他们开始懂得

如何掌握快乐的窍门
他们学着放开紧握的手
放飞那些早已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他们也学着
如何让受伤的自己快快康复
赶紧恢复愉快的心情
自然而然的
伤口也自动痊愈了
他们更懂得
如何适应现实的人生
适应之余
更不忘做回自己

那天

朋友的一句
‘你没有朋友的咩?’
对我来说
简直是如头棒喝
我不是没有朋友
只是我的朋友
他们都在遥远的天边
我看不见他们
唯一系着我们的
是一根
叫做友谊不变的细线
看不见
不代表不挂念
我挂着他们
我想念他们
见不着
却感觉得到

我们努力地

确保牵着我们的线
不断

元为觉醒说

事隔多年我才发现
真心的朋友才能走得长久
要走到年老的那天
这个感情不要变
不需要证明
就继续走向前

感触甚深
能维持至永久吗?
我的一句‘能’并不够
唯独欠缺
你肯定的点头

他们很棒!

昨天
你说
‘39240…哈哈 破纪录了!’
哇~!
真棒!
今天
你却说
‘过四万了!’
天啊!

当时的我
才终于知道
当年被猪狗不如的人
恶言中伤至流泪的女孩
如今已是个领袖级的佼佼者
你成长了
当初还有些不放心
但如今
担心是不必要的了
你有能力
拥有属于你的天空

替你们开心
你们的成绩
印证了你们的努力
继续加油
再刷新过往的纪录

最后
向你们全体说
大大的一声

恭喜恭喜
还有
谢谢

当然,领着你们的前辈们也功不可没哦
谢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