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杂记一小篇

诗意的中秋过了
今年的中秋
很平淡
但也很特别
没有灯笼
也没有月饼
只有一餐
不算丰盛
却很温馨的晚餐
到公公家去
聚一聚
难得老爸有在家
公公家在偏远地区
是一件典型的老屋
妈妈说
我的婴孩时期
都给了那里

今年的中秋
公共家特别冷清
平时小孩满屋
一进门
只有一个小表弟在看卡通
其他的伯叔姑嫂
一个都不在

晚餐时
平时晚辈沾不到边的饭桌
看起来好大
因为坐在饭桌的人很少
身为晚辈的我和妹妹
居然能堂堂正正地坐在那里吃饭

我有一个堂妹
很乖的堂妹
不爱说话的她
小时候曾有语言障碍
现在的她
说话伶俐多了
看着她小小的个子
坐在一堆衣服旁边慢慢地折
很像灰姑娘
别误会
我们家没有虐待小孩的倾向
像我这样善良的人类
当然会拔手相助啦
她本来还有一个姐姐
但姐姐在数年前
被祖先带到彩虹另一边了
那时第一次
这么近的面临死别

看看她
正专注地帮婆婆收冬瓜籽

这个呢
看起来很像雪糕但又不是雪糕的
不是我的杰作
是老妹第一次做的
mashed potato
里头加了些许的鸡肉小块
还有一些herbs
满好吃的
不一样的薯泥

这些光秃秃的
是爸爸的爱心
他一个一个地剥
剥得手疼
只为省下女儿剥红毛丹壳的功夫
看见里头的爱心了吗?

这张爸爸们的照片
是父亲节留下的脚印
左边唯一看着镜头的那位圆圆先生
正是老爸

老妈说
手毛长的人很懒惰
而我
正是她口中
手毛长的那位

看一看
会令你联想到红毛丹的毛吗?

中秋的那个早上

和家人到庙里拜拜去了
那里的人

可不是普通的多
插在香炉里的香
也不是普通的多
结果

流泪流鼻水
很刺激荷?
妮子的纤细小手也不被幸免
被烫到好几次

食指
中指
无名指
都中招了
手指毁容了!

有些事情

一旦跟在身边
就再也赖不掉了
演变成生活中的习惯
没了它就真的很不习惯
就在这枚带在左手食指的戒指
戴了不很久

但如果忘记戴在指上
整天就不对劲
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
但有些习惯
非得要摒弃
因为这些习惯
会勾起很多催泪的记忆

眼泪很珍贵

像钻石
所以催泪的东西
我都不想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