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4

凌晨4:11 你在睡觉吗?

凌晨四点十一分
手机无声地说
当上班族和普通学生都在酣睡浸在梦境
当农夫们正闭着眼睛逼自己离开被窝

才关了灯
只留下壁灯微微眨着无神的眼

一口气看了两本书
都是藤井树的
这是我的答案

这城市

每一段感情
是不是只要涉及了三个人
就注定有一方会受到伤害

三角形
各个角都站着瞻望对面的他或她
也许是两个她默默等着一个他
又或许是一个她身边有两个他
有几个他和她
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我现在才发现
原来身为读者的我
很偏心
我希望互相喜欢的那两个
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希望一厢情愿的那一个
识相点
不要阻碍相爱的那两个人
虽然他
又或她
的阻碍
能使那两个人更坚定自己对对方的情感
也奠定了对方在心里的地位

读着读着
突听清脆的滴答声
原来雨滴罪名不成立
法官判它无罪释放

下雨了
身边有个伴的说
‘看!老天为我们的爱留下喜极而泣的泪水也!’
伴说
‘对喔!老天好像也在祝福我们噢!’
形影单只的
心也在下雨
倾盆大雨
‘老天您在为我哭泣吗?谢谢您的怜悯。但不要为我哭,赐我一个爱我的就好…’
但他的身影
依旧孤单
身边仍然空荡荡
只有说不出的落寞

天晴的那天
有伴的那个说
‘走吧!风和日丽莫辜负,我们去走走!’
顺势牵起左边的柔软小手
左边正荡漾着
令人发晕的甜笑涟漪
一个人的那个抬起头
无奈地苦笑说
‘我是一个人,温暖的感觉,很讽刺。能不能体恤我,下一场春雨,洗涤我的寂寞。’

幸运的人
也许永远不能体会
单相思的心情
那涩苦甜酸的心情
单相思的多么希望
心爱的人会走向他
但他将选择的权利留给心爱的人
毕竟那不是他可以剥夺的
但他在给别人选择的自由当时
别人又何曾给他机会?
也许对他来说
让他爱上心爱的那个人
那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了
他紧紧握着
又好害怕握得太紧会扼死希望
只好自己拿捏轻重
但他绝不轻易让机会溜走
除非机会亲自开口向他说
‘放开我吧。飞向另一端,我会更幸福。’
于是他慢慢地松开手
‘谢谢你曾经让我握着你。祝你幸福。还有,不要记得我。我也会忘记你。’
含笑说着
即使心中很多不舍
因为让心爱的人幸福的愿望
淹没了有一点自私的不舍

单恋的就一定很伟大吗?
不一定
但我确信
有爱的人
爱人的人
被爱的人
身上有看不见的光辉
柔和的
但仍旧看不到的光辉
看不到
就凭感觉
感觉很诚实

不会撒谎

写了这么多
是谁的功劳?
是那该死的咖啡因
因为我不小心喝了两杯咖啡
嘉慧不要骂我
我不是故意熬夜不睡觉的
回来若看见我的脸变成一幅灰黑的油画
不要惊讶
也不要骂我
那只是最潮流的烟熏妆
它的名字很独特
叫作
熊猫眼

这些感触
很不营养也很不健康
因为它抹杀了我的睡眠时间

所以
胡思乱想和失眠
请你们让我独自静静
毕竟现在已是凌晨四时多
离开时
记得静静轻轻把门带上
不要吵醒我



后记:构思于星期一凌晨,怕自己忘了自己想过些什么,赶紧写下当下的心情。这一篇是,曙光之前的随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