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大礼一份,麻烦签收

小笼包送了份大礼给妮子
一直搁着差点忘了拆开
趁着酷热的正午昏昏欲睡
撕烂精美包装纸
看看里头藏些什么惊喜

咝噗喇咳

礼物纸烂了

101个整死男朋友的方法

1.接吻时咬他舌头 (by Yeng)
2.约会迟到两小时 (by Yeng)
3.打口水战!(by Yeng)
4.爱理不理(by 雨夜小鬼)
5.吩咐他去买卫生棉(by 雨夜小鬼)
6.shopping时可以选购衣服考验他的耐性(by 雨夜小鬼)
7.在他面前和他的好朋友搞暧昧,然后看打架live show(by 雨夜小鬼)
8.在他跟朋友玩game时要他关掉电脑陪我(by 天使)
9.故意不要给他牵手,看他难过的样子(by 天使)
10.叫了食物不要吃,要他吃完(by 天使)
11.骚痒他 XD (by Sai Ling)
12.购物时买很多东西要他拿 (by Sai Ling)
13.说话只说一半,要他自己猜下一句 (by Sai Ling)
14.故意在他的面前,跟帅哥要电话号码,还送帅哥飞吻 (by 毒蝎女)
15.手机的壁纸放和其他男生的合照,然后不小心给他看到 (by 毒蝎女)
16.让他看和其他男生拍的甜蜜大头贴 (by 毒蝎女)
17.故意在他面前玩简讯 (by xiulongbao)
18.当他问你问题时,你什么都说"不知道" (by xiulongbao)
19.在他狐朋狗友面前很不淑女地挖脚掏金 (by EmiLio)
20.吃饭时故意发出怪声,引人侧目 (by EmiLio)

被点的人就一直继续直到101为止

101个整死女朋友的方法

1.突然间人间蒸发 (by Otaku.Kit)
2.在车里放臭屁 (by Otaku.Kit)
3.装失忆… (by Otaku.Kit)
4.拿虫子去吓她(by 雨夜小鬼)
5.搔她的痒(by 雨夜小鬼)
6.敷衍她,假假忘记重要的日子 (by Sai Ling)
7.走快快不理她 (by Sai Ling)
8.故意在她的面前,对着别的女生吹口哨 (by 毒蝎女)
9.同样的,故意在他面玩简讯 (by xiulongbao)
10.和朋友约会时,当他没到 (by xiulongbao)
11.去看电影时,骗他说戏票不见了"刚好哪套戏满位了" (by xiulongbao)
12.‘今天约会?我忘了,还在忙,挂电话咯’却听到电话传来的游戏机声 (by EmiLio)
13.‘你这身装扮很奇怪也,都没有审美眼光吗你?’衣服明明就是他送的情人节礼物 (by EmiLio)

被点的人就一直继续直到101为止

这份大礼,可不可以不送出去啊?

不过若有谁对它感兴趣,我会将它重新整装后转送
因为礼物纸被我鲁莽撕烂了,一片一片随风飘远了

你要吗?

Friday, April 25

大大一口,清新乡里空气

还是忍不住
跑回来了
就像被爸妈强行带到城市的小孩
挥着落下的泪珠赤脚奔跑着
回到令他眷恋的
那个朴实的乡下

头有些刺地刺地得疼
不只是潜意识想逃避
还是这台新手提电脑的辐射

今朝翘课了
反正到学校去
老师也只会让我们
‘看’历年试卷
是看不是做噢
也不知她怎想的

今夜的我有些语无伦次
今天倦得很
脑汁已流尽
没有丝毫的渣滓
让我一字一句的细细斟酌

不知是否一篇浅白的肺腑之言
远远胜过细心雕琢的每个字句

还是得谢谢侬
依旧听我言听我语
我咬字不清莫见怪

你也知道的
常人嘛
总得放下身段放下手中的一切
好好地
安享片刻的宁静

空气太污浊
我要到乡间
打这赤脚和泥巴融洽相处

黏黏凉凉冰冰的
突然觉得很实在


Sunday, April 20

新手上路,多多指引

敲个锣儿锵锵锵
At-ten-tion~!
妮子有话说
敬请大家竖起耳朵
洗耳恭听

就是啊
妮子会有一段时间隐居山间
闭关修炼
没法子啊
因为不久后妮子得赴京考试
全力以赴当上秀才
衣锦还乡光宗耀祖
哈哈

所以
你们有空时想想我
念念我
喷嚏打得鼻子都快崩塌时
我就会上来看看你们
哈哈
还真大牌啊我

甭担心啦
妮子偶尔还是会来散散心
吟吟你们作的诗
只是不能太常和你们饮酒题诗了

对了
今天在 PC Fair 大有斩获
订了部手提电脑
Compaq Presario V3793TU

要考秀才的人怎会对日新月异的科技有认识?
帮我看看
评评语也好
它的 spec 如下

Intel Core 2 Duo Processor T8100
(2.1 GHz, 800MHz FSB, 2MB L2 Cache)
1024MB (upgrade成2048MB了)
HDD 160GB
14.1" TFT WXGA High-Definition Widescreen LCD panel with HP BrightView technology
Intel Graphics Media Accelerator X3100
DVD +/- RW Double Layer Drive
Integrated webcam 1.3MP
Bluetooth
Wireless 802.11a/g/n
FreeDOS
(我选了Window XP,不要骂我笨,因为是标准的电脑白痴,怕 Vista 不上手)

好像是长这样子的
下星期才会拿到手
毕竟是人生中第一台专属的电脑
难免会像终于如愿舔到棒棒糖的女孩般雀跃

这次终于下了个还算是理智的决定
不感情用事

此话怎讲?

因为之前被 Dell 手提电脑靓丽的外形吸引住了
不是呆板单调的黑
是热情的火红和银色
天啊
我很钟意那猛向我抛媚眼的红
受不住诱惑的我被迷得陀陀转
差点就二话不说把它带回家了
后来因为考虑到
像 Miri 这种 ulu 地方没有 Dell 的代理商
怕日后售后服务和修理会很麻烦
费时兼费神
所以就忍痛割舍了

而且嘞
那家赚了我老爸血汗钱的店
就在我家对面的几步之遥呐

Thursday, April 17

嘘…不说

悄悄告诉你
有时我沉默不语
并不等于我不知道
请你不要狂妄地为我的安静
设下你自以为是的一字一句

不说
因为没必要让你知道
不说
因为不想无谓地修饰事实
不说
因为少个人知好过多个人插嘴
不说
因为即使你知道了对你又有何好处

倘若我选择缄默
就请你高抬贵手
不要硬把我塞进死胡同
真的我不会因此而屈服
也请你省下精神
莫为我费尽心思欲图套出你想要的
看清了你我仍会对你微微扬起嘴角
虽然老妈说过待人处世不能太善良

你说若我不开口
又怎能让真相大白

真相对你那么重要吗
我哼口气轻笑了一下

一朝被蛇咬
岂能不怕井绳
曾经年少无知说溜了嘴
还不知惊字怎写

我永远无法忘怀
当我口轻轻把不该说得都抖出来
那个人脸上表露无遗的
不是预期中的愤恨
而是意料外的绝望

你说呢
我该如何弥补才能挽回
我给不到那个人的信心

我知道了
那个人教会了我
原来不是只有开口才能说话
我紧抿双唇咬着牙
也能让真挚的他们心领神会


Tuesday, April 15

曾经嫣红,馊了的豆


清新青草馨淡淡芳柔
描绘秋末冬来的间奏
忽而黯了的眸
暮然地不是你柔荑小手
翩翩落叶季节变迁的愁

回眸
谁人候在灯火阑珊处痴守
怅然一路倔强地不愿拧首
理所当然罔顾谢幕的身后

你说只要随着你出走
就能寻回思念的部首

悄悄话一篓篓
无人叩首
落了胭脂扣

我说你我不会有重逢的以后
邂逅的红豆早已哀号七重奏

童话其实浅白真实既简陋
恰似汉堡里薄薄微焦的肉




失眠夜,突而文思泉涌
初恋的心情,红豆泣诉
莞尔一笑,已逝的曾经

Saturday, April 12

窝在荧幕前,手敲键,听阴天

‘好像自从你会开车以来,都没载着我去兜风嗬?’

就因为这句听似埋怨的话
昨天就冒着被晒伤的风险
和两个小鬼共渡了短短的2小时
艳阳依旧撑着腰努力站岗啊

一个三年前
在迎新会认识的那个羞涩的小男生
另一个是男生的友人
与我仅有几面之缘的另一个小男生

时间还真是个健步如飞的家伙
以往差我半个头的小鬼头
一下子长高了
比定时浇水施肥的树苗长得还快
光阴还真是个巧手园丁

奇怪
记忆似乎卡住了一直倒带
总停滞在小鬼十三岁的模样
尽管他现在不再需要仰头望着别人
那把稚嫩的声音也开始一阶一阶地向下调低
那把开始低沉的嗓不好记
只闻稚气的孩子声仍在友谊滋长的空间游荡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
是他脚上那双看起来特大的鞋
人小鬼大脚也大啊
远远见到他
那双处于最不起眼位置的鞋
特别显眼

再一次的
回到那个令我心醉的海边
下午四时
太阳的炙热不足与烧坏了脑
一到路口
小鬼说
‘鸟鲁姆鲁’

鸟?!
是乌啦= =

这家乌鲁餐馆还真不是普通的普通
主人家一定花了不少心思
看看墙上精致细秀的雕刻就知道了
扫兴呐
在工作人员的善意眼神的监视下
我安分地噤若寒蝉不敢乱动

总有一天
能光明正大在里边用餐
手握素质不是很好的手机相机
狼吞虎咽地把里头的特色一一摄下后公诸于世

那天老妹偷偷告诉我
‘姐,我的朋友说,
那天大概十、十一个人去乌鲁吃噢,
花了两千多叻’

‘哐啷’
破了碎了
晴天霹雳啊

昨天拍的照片不是很喜欢
应该是阳光太烈眼睛睁不开的关系
找不到有feel的angle

没关系
虽不算养眼但尚算可看啦

海风习习
乐享飨宴之时又能沉醉在翩翩的蓝

背影
海马的背影

餐厅的侧面
看起来很像间恶贯满盈财主的
大宅
很喜欢上空那片净澈的蓝

照片看不见的那角
泊了一艘安静的游艇
小鬼说
将来他也好希望拥有一艘

有梦敢想总是好的

那天妮子口中的痘痘
庐痘真面目
看到了吗?

甭担心
痘小多了

隔绝外头的高温
我听着很有感觉的
莫文蔚的阴天

Wednesday, April 9

他说她说,我说,你说

突然想起
有次聚会时
友人劈头就问
‘妮,一个女子什么最重要?’

什么对我来说最为重要呢?

从来没想过这问题
细细思索…

‘贞操!’

我还未厘清头绪

身边坐着的几个同龄友人
不假思索地异口同声
当然他们答得比较白话
我将之修饰了些

一个女子的贞操真的如此重要吗

她的初夜真的那么举足轻重吗
是不是只要不再是处子之身
那个女子注定将身败名裂
一辈子冷遭人唾弃白眼

在我而言

一个人的品行和她是否破处了并不能划上等号
这样很不公平
凭什么他们处处留情就叫风流的楚留香
尝了禁果的她们就是残花败柳贞洁不再
让我更震惊的事
刚刚异口同声那几个同仁的其中二位
竟是我身边闺中密友
天啊
原来我这么不了解她们

我并不鄙夷她们的看法

只是我认为
除了那所谓的贞操
一个女性的生命中还有其他更重要的

对了

我用‘自尊’二字回答了友人
可我更喜欢另外一个男生给的答案
他说

‘智慧’

好一个当头棒喝

从那瞬间开始
那两个字就根深蒂固地烙在潜意识里
是啊
有智慧的女性散发的光芒是炙热的
千古以来多少人心目中的女神是智慧型的
武媚娘、苏小小、杨贵妃等人就是最佳典范

女性同胞们

饱实的内涵应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盲目地坚守着世人们所谓的贞节
并不是我们呱呱坠地的初衷
聚智慧信心勇气予一身
纵横天下就不再是男性的专利
现今社会不是都提倡男女平等吗
女人无才便是德的时代早已不复在

我不推崇贞操是女人的一切

并不代表我会乱搞男女之情

最近脸上冒出好大一颗的痘

让我郁闷了一下下
阅卡器好像又坏了
照片放不上来不能让你们看看这生命力顽强的痘
算你们没眼福啦
哈哈

对了

近几天一直物色洗脸霜的品牌
之前用的品牌价格有些高昂
不想成为一个为留住时间而不惜下重本的女人
我还没有靠自己的本事叻
合心水的有几个
Garnier、Za、Clinelle(好像是这样子拼)
众女有何高见心得
share一下好让妮子作个参考

不行不行

偷懒太久了
原本还算滑溜的吹弹可破转眼就快成了
一步一个窿的火山坑
不能再继续纵容自己
待会去敷个番茄面膜
让脸蛋舒适地spa一下~

Sunday, April 6

想不想,巧遇快乐

容易满足的人
快乐欣喜是不是比较眷恋他们
是不是也因此
知足常乐的人
脑部发育越来越缓
思想也越来越小儿
不用愁嘛
干吗花这么多时间
折腾已干瘪的脑袋

可妮子日益缩水的脑细胞
乐着呢

星期六傍晚
硬是拉着老妈和老妹到MarinaBay
美里这小地方的好去处有待发掘啊

那天的黄昏
云层重重
心事一箩筐
告诉我
舒一舒你莫展的愁眉
阵阵海风
意图吹散你欲遮掩的断断惆怅


略显孤单的椰影
静静望着陨落的日落
千古以来
依旧是她最忠实的迷
见证了她余晖的历久不衰


有幸共享天伦乐
人间天堂
即使这样
我向往的还是天堂人间
毕竟人间天堂尚不美善
仍有瑕疵
碍眼得很
我是不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好啊
死小孩
刚刚知足常乐的念头到哪了


你听
他们正引吭高歌
世间绝妙的交响曲
你岂能错过
可憾的是
想与你分享的不是他们的嗓音
而是他们闭上眼融入音符里的画

那个闲逸的午后
最大的斩获
就是纯粹喜欢照片带给我的感觉
乾坤尽在里头
用心去体会
世俗的眼抛一边


还记得
轻狂的过往里
曾握着生涩的笔
用眼望穹苍
那时的心给了人
所幸现在失而复得
有了丝丝细微的缝
但却更饱足又充实

我仍是以往那个爱往上望的丫头
不曾改变
变迁的也许是心境
不同了
人总会长大
时间是循循善诱的老者
将身怀的绝技慢慢地传授予你
却不让你有怠慢的空隙
你要有追着他跑的勇气
即使气喘吁吁
你仍能回他一线满足的
上扬的弧度

想学
能不睁开眼睛
却能看清身边细琐的旖旎

几米的确心境透亮
早早画出了
我迟迟体验出的画面

倘若有一天
我出门
忘了把裤子的拉链拉上
噢?
怎么办
会不会糗毙了


那就看你

用眼看我
还是

用心懂我

Thursday, April 3

初尝·初识

原来可爱娃娃装
不仅仅可以掩饰年龄
还能够用来遮掩暴饮暴食后的毒瘤

轻轻声告诉你
昨夜聚会我穿了灰灰的娃娃装
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啊

昨晚和三两老同学用餐去了
上次聚会是几时的事了?
留在家乡的好处是
当散布各地的游子腾云驾雾返乡时
我能和久违的他们见上一面
聊一聊生活中的大大小小
也许在细细琐琐之间
不经意地察觉到
‘啊,原来大家都在长大!’
是该高兴还是感叹
高兴的是成长的同时有他们相伴
感叹的是大家已回不去青涩过往

最近很深刻地认识了自己
原来我在迈步前进的当儿
总会停下来回头
蹉跎了几许时光
因为大伙儿都汗类淋漓地往前直奔
而我却在原地频频回首望啊望
深怕不愿舍弃的回忆追不上来

好久没放照片上来了
鱼圆都快抓狂了
我听见你的不满了噢
呵呵
其实啊原因有二
最近都没什么大事发生嘞
再来就是手机相机拍出来的照片
往往素质差强人意
看来得系肚存存钱
为自己添台照相机
有没有什么好介绍啊?

已消化了昨天的晚餐
很健康噢
不过我满怀的期待
似乎高估了厨师的实力

金沙鸡肉、冬炎汤、小芥兰炒蒜
金沙不过是碎了炒过了的奶油粒
还入得口
但不会有我再次钦点它的第二次


我一向都钟情于这里的冬炎
可是昨晚我不禁怀疑
厨师到底是不是
体力不支病了?

很失望的说
不过没关系
我们在续摊

冰淇淋
从小到大不曾厌倦的老相好
甜甜的软软的
安慰安慰不满的胃也是好的

看来昨夜的我本应收敛一下的
什么嘛
昨夜点的好像都不会有第二次
开始质疑自己的审吃眼光
看来我是得好好检讨了

不过跟朋友们聊得还挺开心的
重温了不少以往莽撞冲动的趣事
原来啊
人不轻狂枉少年
真的不是虚构的

阿邦
你曾经说的我都一一仔细想过了
我不会放手一段酝酿多年的友情
当然
一下子将过往种种不快一并放下
我不宽宏大量所以我办不到
不过你放心
我会将她视为初识的新朋友
就像品尝一口
你不曾染指的红酒一样
也许在红酒在舌尖晕开之时

‘唔…味道不错~’

猛然发现
这口初尝的暗红液体
真的并没有想象中的
难以下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