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没劲,我不喜欢

今天不知怎么了
整个人提不起劲
像极瘫痪的毛虫
翠绿的叶我的坟

我是毛虫我是毛虫
等待着破蛹等待着蜕变
不当色彩斑驳的蝴蝶
单色的薄翅简单平淡

无谓欲望越多
却越渴望平凡

这个夜晚
赴了一场友情之约
再不跨出家门我真的会变成
长了菇结了网的宅女

不爱冬菇的那阵味
蜘蛛网又不易清除

吃西餐去了
刀刀叉叉一向不是双手的好伙伴
我是钝拙的
毋须质疑

两个她
中学时期就一直和我挺要好的她们
虽不常联络
但很有默契地
大家都会为对方留个位置
不大不小刚刚好
就小憩时足够喘息的空间

Lisa和筱清

一早就约好的
一开始就很期待这次的聚会
毕竟太久没见面了
就算有幸街上偶遇
往往只聊了一会儿
就被不多的人潮给挤散
意犹未尽

怎说呢
似乎日历越撕越薄
感慨就越深

人与人之间
能走多远是未知数
在纳闷的当儿
只能慢慢地学着

看开
接受

珍惜

一门深奥无边的智慧
我毕竟只是个初学者


明天和课本约好了
共进早餐午餐晚餐
餐厅未定
暂时就约在图书馆吧

那里静幽得很
是个约会圣地

不要再大鱼大肉了
妮子卑微的胃
承受不了这份美意

还有
夜宵就免了吧
少吃些健康多

头侧又开始发难
怪难受的

Wednesday, May 28

夕阳下,呢喃


最近都在当称职的宅女
足不出户
恰似古早的名门闺秀

没有啦
我只是小家碧玉一个

除了那个暖暖糟糟的窝
我最勤跑的地方就是

图书馆

徒它安静清幽
专心的好地方

桌子大大张
浅浅的巧克力接近乳色
看着看着
情不自禁地心旷神怡啊

只是
有时会与中学时期的友人
在那儿不期而遇
结果咧
就小聊天了一下

真的只是不期而遇
真的只是小聊一下

好像很久都没闻到咖啡香了
最近比较少熬夜
很努力地把生理时钟调回来
虽然有些小困难

最近一直在喝浓浓的美禄
忘了到超市进货了
冰箱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没了巧克力的踪影

最近甜的吃多了
要多喝水啊

你瞧
就连欲西坠的金乌也如此狂妄
高高在上的枝枝叶叶
也被那正步入晚年的耀眼金黄
炫亮闪烁地叮呤当啷

Monday, May 26

我是有潜质的,fireman

万幸似水 鸿福无边
住在上边的老天爷还真眷顾妮子我
比那位每年按时派红包给我的公公
还更痛惜我

真要到庙里拜拜下
答谢神恩

他说
其实嘞万物皆有因
大咧咧才真适合我
虽然有时多愁善感了些
不小心的请莫见怪

温柔可人
实在和我搭杠不上
即使小女人还挺抢手的
俗话说得好啊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是的
我还是安分守己好些
当回那个少根筋的我

神经大条
没有不好啊
方便梳理

我很快地
就能释怀
把一切不爽的
像太阳驱走乌云般
轻而易举地搞掂

安啦
我不会不爽你很久
最多嘛不是那一小下子

不会怎样啦
我气你你又不会少块肉
吃亏的是我嘞

火气大
豆豆旺

所以咯
现在我气消啦

难怪老妈有时忍不住说
她的女儿我太善良
善良没大碍啊

善良容易上钩中骗

好吧
有时我会当当坏人

没法子
老妈担心呗

Friday, May 23

我对天空说,说什么?

倒数…
嘀嗒嘀嗒嘀嗒
时钟这个语言白痴

十天

刚刚好两只手
临时抱佛脚的及时效应

原来一天看起来漫长的
二十四小时
可怜的很呐

不择手段地
逼迫我屈膝于它的石榴裙下
忽然觉得
人类在光阴足下
一直都那么卑微

坚不可摧
不曾变迁
那个如顽石般的事实

再高傲又如何
谦卑会漠视你
冷冷的那一瞥
让你抬不起头

怎么那么重
你问

是啊
一直放不下的自大固执
还有你的那个自以为是
沉甸甸地压着你的头颅
你啊
却仍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头低低走路感觉很棒吗

啊啊啊
忽地一声震天尖叫

怎么啦怎么啦
有老鼠蟑螂么

不是啦
只是这个不知死活的超龄小孩
考试就快到了还那么悠哉自得

赶快启程啊
到京城的足程还有好几天叻

安啦安啦
现在都有大鸟了
人家都称它什么来着

好像是飞机
莱特兄弟的脑汁

我对天空说
你怎么长那么高耸那么巨大
很高傲嗬你
我花了多少银两只为触着你

不是说好了吗?

谦卑谦卑

‘吼!’

绝世河东狮吼

嗯啦
我去和Taxation撑抬脚啦

小语
在百度邂逅这张‘我对天空说’
很有感觉对吧

Wednesday, May 21

不要问,自己选


好希望可以找到 一种 维持快乐的方法
但 其实悲伤在生命中 也很重要 不是吗?
如果我们 不曾悲伤过
就不会 了解 快乐的感觉
就像 没喝过走味的咖啡
就难 体会 香醇的完美

仿佛看透多少人无数心思的
眼球先生
笔尖下的漂亮脱俗

总能很轻易地
狠叩我一顿
轻轻地不重
却足以让我猛地睁开眼

或许
他对内心的靡靡之音
总是抱着一贯不变的
诚实

难得的诚实

悲伤与快乐
这对共存的双生儿
却不会在同一时间冒出来

就像
繁华真璞
叹尽享尽世俗繁华
总有一朝仍旧回归真璞
朴实
像个初生娃娃无埃无尘

快乐多时
竟怀念起那段悲伤
悲伤之时
又恨不得马上快乐

依然贪心呐
人们

遥控器上静静的
左边一个红色按钮
右边又一个绿色的

你想按哪个
按一个就好

随心而行,既是正道

我常这样告诉自己
同时也催眠着自己

泡杯冒烟的咖啡暖暖手心
一向很固执地爱加些冷水

不如来杯热滚滚的
心血来潮对自己说

看着冒烟的白马可杯
尽有股说不出的温暖
快溢出来满满的弧度

我不会用咖啡豆或咖啡粉冲咖啡
那份醇度我总拿捏不好
还好这世界还是有聪明绝顶的人
发明了三合一Nescafe

没有香醇浓郁黑咖啡
我至少还有冒烟的三合一

人总要学会惜福嘛
是不是
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心折寿

晦暗地忧伤着,炙热地欣喜着
原来
我一直都那么活生生地存在着

Saturday, May 17

5月,喜事连连

小学时期
曾向我撂下一句
至少对我来说很狠的话的一个人

‘你长大了一定很坏!’

我幼小稚嫩的心灵
偷偷地黯自神伤了好久好久

你居然跟我说你忘了你曾说过这句话?!

岂有此理
我放在心上很久的事
你居然跟我忘得一干二净

一个

我可以因为很细很小的鸡毛蒜皮
就跟他吵架僵持闹冷战的人

但我很不情愿地被选上悄然落泪时
‘没关系,下次活动若你没车回家,我载你回家’
懂我心事、自告奋勇的那个人

可以什么都聊
不会刻意去过问越界
却很有默契地将一切告诉对方的那个人

经常被我很不客气地喊
‘黄振邦!’
抑或更不客气的‘屁股邦!’
仍能不动怒的人

难得放假归巢时
我会乘机
‘待会儿聚会,你来我家载我啊’
爽快地‘噢!’大大一声的人

‘在新加坡都没人这么叫我,我都差点忘了这个名字’
所以我会经常很好心地提醒他
‘阿狗阿狗’不给面子地叫他
再给我个‘猪啊你’的表情的人

因为一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稍微动容后心知肚明
反复斟酌后改变态度的人

他即将挨着大鸟羽翼趁着风飞往他乡
在临别的机场
给了他一个紧实的祝福拥抱
的那个人

好多好多
一一列下的话
盯着银幕的时间也会被拉长
灵魂之窗就会有受虐的委屈

那个我肺腑形容了很久的人
就是
相识很久的阿邦

一个人前的大哥哥
实际上却是大街上遍处都是
随手抓都有一大把的普通大男孩

深夜12:34
你收到了几封祝福的短讯?

都怪你人缘佳

所以…


生日快乐!


你也二十了
好开心呐
身边有多个二字族

但愿所有你梦寐以求的
所有美好不腐败的
毫不吝啬地降临在你身上

勇于追求吧
就像你坠子上的
敢梦敢想


我发现
我俩的合照少得可怜
只好让这张上阵顶替

人们
请把焦点放在身着条纹上衣的男人
今天他很大


当我们同在一起时
我们就变快乐了
一起说不喜欢的人
一起去看人多的电影
听听彼此的抱怨
笑笑无聊的话题
偶尔也会有不爽对方的时候
但过一下就好了
原因是什么

因为我们真的是好朋友


摘自眼球先生的《想太多》

数一数
我们认识了…
天啊
手指竟然不够用
脚趾借两个

眼球先生说

好朋友的功能真的很多

妮子说
好朋友是

一无是处也能异常要好
并肩走得很远的那个人

Thursday, May 15

Light me a candle, will you?

Someone grumbled

'Those blog in chinese dont even care to appreciate me.'
no offense though, the 'those' refers to his friends who know very well that he cant read and understand chinese
oh? is it so?

hey, you really should learn some chinese, dear Mr HenZ!

let's get back to the topic

at this very moment
mum, sis and neighbours are all deep asleep
wandering like a lark in their dreamlands
but i just cant help to yell...

HAPPIE BURFDAE!

to this little kingdom where my mind and thoughts spur
imagination run wild, breathing in spiritual freedom
here, my words scatter all over on the fresh-smelling soil
not knowing where the boundary is

surprisingly, i found out that i have been
flirtatious, with
the header and
the way i should name my very own fortress

the very first
'she loves to think n talk a lot..'
ah.. then i sneered at its length
她爱 ☆ 轻思晴语
a shorter one, unfortunately, neither did it satisfy me
嫣红翠绿 ☆ 轻思晴语
something unknown was still lost, i traced it nowhere

finally...
a smirk spread victoriously when it popped up out of a sudden
妮泞中,艳丽

plain
but still, it wins my heart
and it means a lot
to me, at least

i really should thank her
i can sense that she's smiling proudly right in front the screen
the one who motivated me to bulid a tunnel here
the way out of my every single thought

not to forget
the he, she and you who know me through my blog!
there are millions and billions of people out there
yet, somehow, we are linked to each other
miraculously (dont you think so?)

who am i to be so long-winded here?
i am just a tiny bit out of the billions

once again

blast your 1st burfdae,
emilio-yeannie.blogspot.com


blogging in english kills my precious brain cells

at least Henry can read and understand
he doesnt need to squeeze all his leftover brain juice
just to get my chinese
i know he doesnt have much to waste *evil grin*


hey people, wake up!
no dozing-offs until you get the candles lit!

Tuesday, May 13

读后,分享,心旷神怡

图书馆里那几个女郎
又要念我了
上次还善意地提醒我要准时还书
不忘予我一个可掬的微笑

看来
下次我去借书时
她们又要嘀咕了

《月亮从来不说谎》

本地作品
山打根市萧丽芬著

很喜欢她简介的一段


‘相信人生下来之所以会哭,
是因为发现没长翅膀
为了停止哭泣,
于是不断旅行,让身体起飞
不断写作,让想象起飞’


是个典型的自由主义者

与你们小分享一下
她笔尖下
我认为值得去咀嚼的


‘我们总错觉年轻不会死,至少没那么容易。
然而死亡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来得轻易;像喝一杯可乐、修一修指甲。’

‘我逐渐意识到母亲或许能煮得更出色一些,只是误以为我喜欢这样的口味而致力保持。’

‘人类因误解而生存。’


其实还有更多
我还未来得及发掘的奥妙尽在其中

还是奉公守法些比较好
明早把这些过期的宝拿去更新一下
再安心地翻阅

天啊
温习截止已是燃眉之急
我竟然还这么悠闲优哉

习惯了
从小
一直爱嚼书
即使有一小撮的人说
它味如嚼蜡

没关系
我的嗅觉味蕾
一向都不敏锐

Saturday, May 10

再不写,老妹就,嚷着砍人了

老妹开始唠叨了

她说

‘你都只会吃吃吃,都不帮我推销一下’

原来吃她做的披萨有代价的

100巴仙纯homemade
虽然材料不全是纯homemade的
嫌它看起来很green?
不是green
很健康的嘞

材料很简单

罐头装的蘑菇
榨干了汁的黄梨
千刀万剁后的鸡肉
我喜欢它气味的青椒
Oregano香料
当然还有
厚厚可以拉很长的芝士
虽然有些催肥

饼皮的制作详情我就不清楚了
因为我最主要的工作
就是

‘试味’

娃哈哈

有没有订单
支持一下啦
老妹说若收到订单
我有10%的commission叻

啤酒
要不要来一杯

其实不是Heineken也不是Tiger
是不很纯的homemade蜜桃红茶
低成本之余又简单

把罐装的蜜桃搅碎后在倒入适量的红茶
再blend它个两下
嗒啷
一入口就感觉满满的蜜桃红茶就诞生啦

清凉解暑
你看最近太阳那么烈想把人吞了似的

一个阳光普照且炙热的魅力午后
妮子独个儿
开车到我家对面的宽广泊车广场

有点白痴

老妈老妹说
是‘顶级异常’的白痴

四季各有风光的国外
秋天掀开序幕了吗
就连四季如夏的这里也落叶翩翩
红一片黄一片
说不出的写意夺目

是啊
很喜欢似乎是惆怅代言人的秋
不觉秋愁
反而沾上了它的
红妍昏黄

今天星期六
明天一年一度的妈妈节
你们都布好了阵引老妈入局了吗

对了
正焦额头烂的
毫无头绪的孝子孝女们
不妨考虑这篇


先说好噢
版权费照受
恕无友情价

应节嘛
康乃馨在这普天同庆的欢腾之时
即使价格水涨船高
还不是不消一会儿就售罄

没法子
妮子我
最近穷酸得很

Friday, May 9

她生日,他起飞

尤加利
芳馨飘遥
燃了几近遗忘的香薰
久违的熟悉

它在作祟
精神仍奕奕
睡意一蹶不振

忘了送上祝福
差那一丁点就错失了
却在亦是久违的MSN遇上你
多巧妙奇特
是缘吗
还是注定

最简单最实际
愿你常保快乐安康
不仅于今天
无时无刻
都能让你倍感窝心体贴

今天你大日子
没礼物没贺卡没生日歌
只有你也许不会看到的小心意

别让他们听见
我说请你吃饭的约定

另外
将往明天荡开步伐的他
也祝你
一切平安顺利
希望你记得
不让自己后悔扼腕
握紧想要的
信心不要丢
一点一滴筑起来
你将成长茁壮

还是倦了
干脆熄灯更衣
就寝

金影东升那瞬间
尤加利香气
会否升华

你听
芬芳展翅了
它细声地
如愿与蒲公英做伴

Wednesday, May 7

妮泞中,艳丽

短短的


换标题了

嫣红翠绿 ☆ 轻思晴语
撤掉了
总感觉太繁琐

来个简短的
隐着我的名

妮泞中,艳丽
合意喜欢

麻烦你们了
和我一同
把过于繁琐的换掉

新名上架不必三把火
简单其实没什么不好
俐落

干嘛
得寸进尺
亲了一口还接一口
痒死了
嗡嗡叫的给我下地狱

Sunday, May 4

病了,是为了让我休息一会吗?


亲爱的课本和计算机
久违了

没什么
只因为最近有些许的孱弱
像风中硬撑的烛花

是啊
妮子熬夜熬出病了
被老爸老妈念了好一阵子

‘你啊,不要跟我再熬夜了啊
十二点就跟我去睡觉!’

遵命
我是乖女
呵呵

甭担心
妮子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性子
只是偶尔头会不经意地刺疼

有时疼来不禁会胡思乱想一番
人生病时
是不是意志会特别薄弱
就像那个早上
窝在厕所肚子发恶隐隐作呕飚冷汗时
我在想

我的一生,会不会就这样
凋零在茅厕无人发现

母亲节的足跫音不远了噢
听见了吗
忑嗒忑嗒地响着
礼物准备了没

妮子早早就绪了嘞
还迫不及待地将之递给老妈了
不知为何
每每准备了礼物送人
我就极致渴望看见收礼人的表情
surprise!

妮子budget有限
不是名牌
但心意就胜过了一切
不是吗?


迷迭香一样
都喜欢这个中国盾柱木
那天到学校接老妹时
途中无意惊喜地撞见了它
趁着后边的车还没跟上来
就替它摄下玉照一张

对了
妮子最近都有将照片稍微地edit了下
所以照片好看不是妮子的技术进步了
而是Picasa的功劳
呵呵

为我忧心的人们
妮子大致上已痊愈了
所以大家可放一百个心

妮子答应两老不再熬夜

熄灯咯

还有
5月5日大日子的筱枫
牛一快乐啊

Friday, May 2

疲惫的眼 口沫横飞

火拼途中
心血来潮

上来冷却一会儿

光阴啊
这个不饶人的恶毒家伙
刻意在众人面前缓慢地匍匐
事实上他走的比谁还快
陈凯歌的无极说得好

真正的速度
是看不见的

总熬夜
身边唯一死赖不走的
是那杯再也没有效率的咖啡
看来得换换口味
喝茶
还是蜜糖

对了
还有日益猖獗的恼人黑眼圈
和在沙发上睡着的老妹

生来就比较凶神恶煞的她
前几日听了补习老师的醒神鬼故事后
晚上不敢独自入睡


那天独自开车返巢
忽而一霎那
觉得其实夜晚是婀娜迷人的
她的冰凉冷傲
一丁点不着急地
慢慢荼毒我
任由摆布
我一点一点地腐蚀着

世界第三大战好像已准备就绪了
那天我不经意地脱口而出

老妹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地看着车窗外
是啊
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战争

一针见血

人类必败的硬仗
世纪累计的恩怨
是时候做个了断

烈日明早又会东方复出
一如往常他的光芒万丈

炙热得想把我给吞了
这只寄居在地球上的
打不死的顽强的虫子

凌晨1:36
闪烁着
我该继续发挥打不死蟑螂和小红帽的精神
还是干脆熄灯就寝


有些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