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0

我并没有,不告而别


深夜不知几多点了
听着冷气水珠滴在瓷砖上的滴答声
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两个夜晚待续的未完
阖上眼似乎仍能感觉紧闭双眼外的漆黑
格外清晰
房里一景一物都牢框在视觉内

即使我仍是闭着双眼的

很快啊时间的确飞逝
像是超速的子弹列车

现实中它会不会超速
即使这问题我不会也不懂解答

现在的心情心境
很复杂很不踏实
像是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的麻绳
剪不断,理还乱
就看我愿不愿意
来个快刀斩乱麻
动作麻利的确能省下不少繁琐

尽管还称得上细心
我却厌恶芝麻琐碎

之前仍澎湃的期待
不再噗嗵噗嗵真实地蹦跳
掺杂太多不容忽视的杂质

其中包含了最多的分量最重的
不舍与失落

就剩七天了

一星期后的我
现在应该正挂着不知名的表情
望着俗称大鸟的莱特兄弟脑汁
窗外那片渺渺云海绵绵
只属于穹苍的浩瀚云海
那个时候的机舱外
朵朵云彩会是染着红晕的吧

不会是殷红
是淡淡晕开在娇羞女孩颊上的红
即使我一直以来爱惯了热情艳红

一向来都是黏家的
即将起飞岂不神伤

那不知名的表情
会不会就叫落寞

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办
空空如也的行李箱
依旧折好挂在衣橱内的衣裳
仍旧翻腾千军万马的脑浆
老爸老妈要我一起整理的叨絮叮咛
老妹小妹依然针锋相对的连珠炮对骂

想多花些时间
和家人耗在一起
之前说想整理的思绪
我想趁这几天
一并厘清楚
是时候了

所以,再次小别

Friday, June 27

我不要当他的房客

趁着最近闲着
逛了逛图书馆

感谢天感谢地
凶神恶煞的管理员当天刚好没值班

因为我上次借的书刚好过了期
还书的截至又刚好是一个月前

死性不改这丫头

这次借书很随意
单看名字
合心水的都抽起来

《楼下的房客》

第一次接触九把刀
就被他的字句吓到了

感觉上他这个作品
比惊悚片还要惊悚
比灵异片还更灵异

鸡蛋糕
我还是头一遭不敢在楼下待得太久
即使之前惯了一个人深更半夜看书
因为这次手中拿着的几百页可不同

那似乎是
一本洞悉人心的书
完美地诠释着
人性的平庸
人心的极端

以及人性中潜藏的偷窥心理

借由视偷窥为无伤大雅的房东先生
揭开作者令人不寒而栗的暗自冷笑

虚特

我不会在晨曦之前看这本书
天亮之后
我需要热烈阳光为我壮壮胆

原来我仍旧是胆怯的
窝囊的我还是得跟别人租房间
我人那么兼善良可爱
不会遇上无良阴险的房东啦嗬

令人发指的是
书中房东的卧室居然有8个电视
还有他那想当导演想疯了的脑袋

阿弥陀佛
老天保庇

我不想当被人用线随意操纵的小木偶
就像书中那几个未知祸福的可怜房客

Pinocchio The Wooden Puppet

Wednesday, June 25

谁是我的轴

有时候

正当我们思想还未成熟
也一昧认为周遭的人也是这样
似乎我们的所作所为
近乎合理

正当我们想法逐渐沉稳
也一贯为别人套上同样的标签
似乎我们的所思所想
合乎常理

是这样吗
你又是怎么想

面对昔日视为重心
其实却不过如此的那家伙
能不能够自然流露笑颜

我想啊
我是可以的

你呢?

我说过
放下不等于忘记
记得吧

既然都已放下了
何苦再面无血色

所以说
我是可以的
可以在你面前微笑
再度拾欢颜

因为啊
我的世界不只有一个人
我可以绕着许多人事物打转
许多人事物也能绕着我自转

我甚至自大地相信
我是他她它
自转轨道的轴

Monday, June 23

晴空阴霾,交替着


最近啊,怎么说咧
就天气晴多过阴
而且晴得很极端,也阴得很极端

一时艳阳高挂地主宰着
一时乌云犹如千军万马

像极了
老妈最近叵测的心情
阴晴不定是最佳写照

原来半百的女人也都会这样啊
我还以为这只是女孩子的专利

是啊
我也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一直这样烦躁着
她内心的不安与焦虑
其实我都知道都明瞭

因为她的宝贝女儿
即将独个儿出远门

她害怕
害怕女儿会出些什么状况
因为女儿的大头虾性子她最清楚

她担心
担心家人不在身边的女儿
万一她有什么委屈却无人可哭诉

她焦虑
女儿终归是个娇弱的女娃
焦虑她会轻信别人之余受人欺负

微凉的晚风
不着痕地抚过树梢枝丫

我真的听见
入睡后老妈内心的挣扎低泣
即使她极力掩饰不让我知晓
却异常清脆

老妈子
我知道我说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你不必为我日夜操心
你是铁定听不进去的

不过
你要相信我啊
我知道现今的社会人心险恶
可你女儿我已经猛跃进步了
我不会再轻易听信他人
让人轻易剥夺我的信任

当然
我也会学习慢慢成长茁壮
人总要长大啊你说是不是
你和老爸的下半辈子
我都义无反顾地扛下了
亲自闯荡一下碰撞一下
历练多一些愚蠢少一点
这样我才有信心
让你和老爸的晚年
能安枕无忧快活地过

所以啊
我就当你最近是在耍性子发脾气
以后听你的唠叨还得日盼夜盼咧

只是有些时候
轮到我烦躁时
我还真不是体恤人心的贴心小娃

其实啊
我也在焦虑啊
所以咧
也请你多包涵

临睡前
我看见熟悉镜子里
我口中满满的泡泡
直喊

我想家

就那个当下,我咳了几下
狠狠手下不留情地被呛了

Friday, June 20

我尽量不发彪

好清脆
玻璃振奋地抗议着
决了堤的亢奋

好刺耳
耳根疲惫地不安着
漏了馅的心事

鸡蛋糕

那该死的一年一度美食节
竟然设在我家附近的广场

烦死吵死了
是在招魂吗
是啦
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种族成见
可真的那狼嚎鬼叫似的飘荡音符
真得不是很悦耳,让我眉头紧蹙

看来每个人的品位真的很不一样

正沉醉的人们欣赏的
决非妮子我的那杯茶
他们爱浓郁的奶茶
我就偏爱清淡茉莉

招了招了
其实我对他们偏见根深蒂固
绝非冰冻三尺之寒

今晚
我真能安稳入眠吗
楼下玻璃会尖叫吗

呼气再吸气
忍着点
海阔天空嘛

鸡蛋糕

Thursday, June 19

曾经,手

老爱盯着驾驶盘上我的手
驾驶座安静坐着
一脸的全神贯注正经八百



总是这样

轻易牵扯我的七情六欲
忍俊不禁
逐渐成了我的随身面膜
傻妞一个

目不转睛

仿佛一个昔日要好的朋友向她说过

他有双秀气漂亮的手

其实她不知道

我更爱她那双小手
那双她总是埋怨说不长肉的手
可我就偏爱它的小巧
这是我至今仍未对她说的
小巧,好握

她也从来不对我叙述

与其秀气
她更喜欢用修长来形容

男生的手,怎么长这么娘啊

那是她的措辞

我都知道啊

却故意不说
只抿嘴一笑

不知是否巧合抑或存心捉弄

也是我这双她最爱的手
曝露了我一直想隐瞒的
因为她一直都是
那个眼浅的女生
总是爱逞强
却不知那并不是坚强

这我都清楚知道

即使她想藏
一直想对她说
她有双会闪烁说话的眼
就连眼角也都热情洋溢

有人说

真正的勇敢
是诚实面对自己

我的勇气我的诚实

却换来隐隐啜泣声
只因为
那是份错过班车的诚实
是份她一直想逃的勇气

其实她早就察觉

就在她的眼和我的手交流的当儿
我不经意却无法克制地颤抖着
幻灭了她心里微弱欲熄的火苗
她也不愿不想让我知道
我前世是英勇的消防员

扑熄了她曾经的惊慌

灭绝了她如今的希望

寄托在我身上不容置疑的希望

事过境迁

她在我面前难得绽开的笑颜
不再无邪不再自然不再奔放
也许她还不晓得该怎么坦然
毕竟当时用毛巾捂着哽咽的鼻
只为不让电话另一端的我为难
依旧善良的那个她
当时不过十七花样

不曾坦诚表露

曾经这么冲动想保护一个女孩
她是第一个
但也很可惜的却不是最后一个

她也不曾告诉我说

她爱我的手不是因为修长秀气

直到不再联络的无数个月

我才愣然发现
她从不轻易说出口的原因

熟悉发黄的那一页信纸上

用力刻画着,若隐若现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Wednesday, June 18

一丿下一个又

伤心呐
按捺不住

原来那家我爱它环境的SanFrancisco
正欢庆它的搬迁之禧
迁至市中心一家人流不息的购物中心

就是钟意之前的地点环境比较清幽
拧过头时围望还可以享受一些竹翠
现在没有啦
只有张张不熟悉的脸孔走马灯般闪

来不及昨晚po上来的
返家时已是一滩毛虫躯
一动不动只想闭上眼睛

连赶两场
DeliFrance掀幕
CoffeeBean续场

单单两杯饮料
就剥去了口袋里几近轻飘的钞

不过兑回来的
却是物超所值

就算站着
也不减大伙儿畅谈的兴致
好久好久了
都不见大家
都没有机会一块儿站着聊
口沫横飞
扎实地感觉脚尖下的实地

咖啡屋里
点了杯浓郁香草
随着它的郁香芬芳空气中
缓缓潜入他她的眼睛
窥探他她此刻诉说的点滴

老朋友
感觉就总是那么温馨
窝心

只能说
还是旧的好

当然也不排斥
结交新的扩张生活圈子

也许是习惯了
习惯了彼此的脾性
习惯了对谈的方式
不是拘谨
无须认真
只要开心就好
即使冷不防四周一对冷眼

你说我听他插嘴
那是溺爱自己的其中之一

我乐在其中

最近懒得很
照片儿长假

暖暖的感觉还在就好

小语,祝阿邦一路顺风
考试尽力就好别太压抑
咱们年尾见吧

愿与天下候鸟共勉之

Monday, June 16

花雾,雾里看花

可以

因为她瞬间即逝的乐声,一个音符
因为他默不作声的凝视,短暂一瞥

漂亮的绝响

却火速燃上

一发不可收拾
迅速火上淋油

爱上了恋上了

似乎那是遥远从前
情窦初开的处女秀
那时的心思
暗恋的羞涩

飞舞的灰烬只是从前从前
周董唱的有个人爱你很久

冲动不再,怦然不再
不再心动,不再倾倒

懊恼不会是从你嘴里蹦出的措辞
惜缘只是过眼云烟不留蕊的昙花

是这样吗

按捺一阵
其实心还在
我是这样说的

难以置信
其实不然

看见了吗听见了吗
我的深邃眼珠子里
你的倩影渐行渐远
他的小调不再回旋

直到看不见的街角
匿影藏形你回过头
无声无息你的嘴角

谢谢侬

风中牵扯着微弱的弧线
即使不再为我雨中撑伞

Sunday, June 15

小别妮泞

没碰部落的短短几天
似乎缺了一份有分量的感觉

我不在妮泞的那几天
究竟有没有人掂着我

似乎有吧
喷嚏我还是照样打
在猫城熙攘的街上

看了看即将就读的学院
望了望日后要待的房间
晃了晃他日流连的城市

那弯有些昏暗的巷子
是到学院的必经途径
往回走了走那么一趟
扪心自问阴暗中不安

其实说不怕
逞强装勇敢
就只是希望
两老能安心

思绪都得整理好

望着窗外零星白鹭时
趁着外头碧绿清新时
这样不断地告诉自己

原来
一个人在外
确实那么不简单

不用离家
我已经开始慢慢地体会
那份微酸

离家不远,
真得不远
试图催眠老爸老妈
也顺道安慰着自己

深夜冥思
我眼很浅
无法承载
一勺思念

等我啊

大家啊大家
我终于回来了!

小小蒸发了几天
让大家挂念了
不好意思啊

笑死人了
有人说想念我咩

小语
待会儿到阿公家欢庆父亲节

等我回来再一一叙述
我小别部落的这几天

天下父亲天天快乐

Wednesday, June 11

莫名其妙


刚刚对我说
我身上流着搏客血
只因我对他说

我要去更新啦
体内基因正雀跃

哈哈

悄悄对你们说
妮子我

解放
解放啦
就在今天
安乐啦

真想狂吼一下
不顾形象也罢

大便大便大便

什么嘛
算的比写的还少
不用替我们省计算机的电池啦

我比较心疼
我那长了茧的右手
(那个一粒鼓起来的是叫茧吧?)
原来的它多娇艳欲滴啊

还有
奄奄一息的圆珠笔

像只喘息的狗儿
却干了乌唾沫

最近懂得

原来啊
我一直是怕生的人
我在熟识的人身边
比较自在比较自我

在素不相识就连面也没见过名也不知道的
他们面前
我会
真的觉得很奇怪
别扭得说不出话

人与人之间
是不是应该舒适就好

你让我跟你说天道地
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后面
重重狠狠地闷哼一响
却不会对你存愧疚怜悯

只因为
我不认识你
你却贸然地
想闯进来

你是好笑
即莽撞的

饶了我吧
我是慢热的
至少现在是这样

时间时间
它会让大家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正等着
它向我说明了然
一头雾水的我想把它抹干净

当一个人说

‘不用担心,
我不是会伤害你的
那种烂人’

我该不该相信

很抱歉
那比较像是
哄骗三岁小孩的天方夜谭

谁让我就只知道你的名
老妈说
世风日下,人心险恶呐

是的是的
女生还是小心比较妥当

Monday, June 9

神游,太虚

一起欢呼

考试要落幕

倒数
四十三小时
看似漫长啊

我已准备妥当
庆功喝的香槟
挑香槟舍红酒
妮子不谙酒性

星期六到朋友家庆祝父亲节去
好久没如此大肆地聚在一起了

还有
我要到三藩市去

胡扯
其实就只是马路边
那家San Francisco

尝尝不曾邂逅的摩卡
摒弃卡布齐诺的甜腻
尽管荷包只剩两张红

最近很想写写东西
就纯想象无根据的
奈何近日得猛啃书

放飞,想象,遨游

与其说遨游
不如说,神游太虚
贴切贴切

噗嗤一笑
我看到课本上
当时痛不欲生的我写的
‘神游太虚ing…’

哈哈哈

朝天大笑个三声
好久没如此放肆

抱歉啦
暂时小别图书馆的日子
不远不远啦

Saturday, June 7

期待已久之,神秘嘉宾



没听过披头四
嘴里不会唱着爱与和平
没看过村上春树
脑中不会写出诗一样的梦境
没遇见那个人
心中不会出现爱情
现在的你
等待着谁闯进生命

下一秒
谁会是他的神秘嘉宾

看似混沌却异常清静的眼色
他如此扫视
期待着
甚至畏惧着
出其不意他命里的神秘嘉宾

他自主
爱情是圆的,其实
就像太阳系里
那个火星之前的星球

他将会遇上
可遇不可求的伯乐
那个一见面就会对他
轻轻说
‘你请说,我在听’
气定神闲那个陌生人

哧的一声
不可一世地定夺
那是稀世病态
人们却甘之如饴

终于
残酷月光下
他看清迷蒙的轮廓

于是
他暗自期求
流逝可以再慢一点

心有林夕
只撇下那一句
语带双关的词
拧身就去

猛然
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一一刻画在
早已朽的画

是的
我期待已久的那把嗓
终于让我带回家来了

音乐的力量

如此震撼
品着的当儿
莫名悸动

任由那股清流

流泻
千万丈瀑布般
干脆

愿他

存着最初最原始的心态
一直让我满怀期待下去

不止我

还有难逃他音域的人们

就像他说的,
把他的音乐
当成艺术品,沁入边欣赏

Thursday, June 5

妮子语毕,呼噜呼噜睡着啦

影子里的我
窈窕兼高挑
脚丫子也比平时招摇惹火

自我安抚
虽然我还是喜欢现实中
短短高度抱歉的我多些

百勤
他会考虑把自己种在花盆里

妮子说
把自己种在花盆里太浪费了

自大啊自大

谁说人矮不能自大
一米半换一丈志气

埋头苦干
埋得再深也不忘探出头来
不效法鸵鸟
逃避会窒息

赏了赏夕阳
沁了沁海风

换了张清新多汁的壁纸
苹果抑或蜜桃无关紧要

因为我已跟它一块
splash!’的一声
入水逍遥哼着小调

啦啦啦啦

咳咳咳
小心吞了一肚子水

下星期三解脱后
会到猫城
报名一下
看看往日要待的房间
还有时间
就逛逛绕它个一两圈

是啊是啊
妮子即将离家了

这个羽翼未丰
就想飞的孩子

阿邦

要带过去的东西收拾了没

妮子说
还早得很啦

其实那只是妮子
眷恋不舍的掩饰
措辞啊措辞

脖子倦了大声嚷嚷
勤劳基因大打呼噜


怎么看见
那个正吸着红鼻子
卷曲在被窝的虾米


想家想爸爸妈妈妹妹了啊

别强霸着人家的被子床褥啦
先说好
别硬拉着我和你一块稀里哗啦噢

Tuesday, June 3

星座说,今天美好

第二天
总算有惊无险安然度过了

看来真得献上烧猪一只
还还神

还是不要好了
佛祖提倡不杀生
诚心念念道个谢
应该就可以了

今早
起得不算很早
让卷卷的发泡一下温泉
就下楼撩我的精神粮食

翻一翻
仍惺忪的心嘭哒地跃了一下

今天星座说

容易取得成绩的一天!
今天的运气不错,只要你肯努力主动
想要实现的事情往往都能如愿
甚至心里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会有惊喜的结果呢!

虽然每天的星座小报告
我都只当作小参考
不过今朝看到这个
很自然地神清气爽起来

人家考试期间精神衰弱
加上一直鞭策收敛自信

所以啊
比起生肖
我更爱星座

尤其双鱼
我是典型的双鱼

聚集十二星座优点缺点
是真的吗
听说双鱼
虽善良但有时是虚伪的

无可否认
必要时
我可以很虚伪
也可以很真实

亦真亦假
添份朦胧

发现了
好似多数人按
加和等于时
特别用力

在考场作答时

咚咚咚…嗒!
咚咚咚…嗒!

为不很寂静的考场
增了丝贴切的交响

离交卷还有不到十五分钟
索性把试题的作答卷盖上
找咚嗒的源头
奈何那道白墙不是透明的
我啥也找不到
只是交响依旧

暂时一切都很不错
虽然两次进考场
位置都不是风水位

但至少
不会太冷
最重要是
试题合心水

今晚就小罢工一下
不屑书本殷勤邀约

仿佛
睡梦中

咚咚咚
咚咚咚


清晰,荡漾

Sunday, June 1

简单,热爱

是明天了

就在沙巴砂拉越的友族普天同庆之时
我过了个没有假日的丰收

三时至六时
足足一百八十分钟

保佑我
睡不着
手不酸
眼不倦

总在重要时刻睡着
难免存有些许阴影

单线作答纸上
残留的唾液
歪斜的字迹

批卷官微垂的镜下
我的分数狠狠被扣

我不要求满分
事事难求完美

六七十分就好了
应该不是大问题

谨记
切勿自信过满
还有
事前休息充足

大致上已准备妥当
意料之外突发状况
闪一边去不要出没

最近
除了抱佛脚外
也开始用心着

当个简单的妮子

世上太多杂质
复杂琐碎不满

立志当个
全职

LifeLover
trying-to-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