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失言了

因为你的一句,似真似假,其实已无需辨认真假的话语
我被身边相信我的人质疑

值得吗?

既然从前没想过承认,现在你的愕然剖白又算什么?
对我的尊重?对我的认可?
抑或只是,轻蔑我的施舍?

我想,那是你对自己纵容的私欲吧

很抱歉,原谅我不能如此放纵苟同
发生过的,我不会否认
未曾发生的,恕我无法认同

即使你所说过的,或许是我曾经虔诚祈求的
可是,关键在于,它从未发生过

原本,我对你仍心存感激,想对你说声

谢谢你曾经,陪我一起走
即使最后我们仍是背对背,分道扬镳
从此谁也不再是谁的谁
我仍真心感谢,由衷的


可是,如今想法被打住了
更想说的是

请你注意你的谴词用句,我不想因为你的一时失言
造成任何人的伤害,即使那或许是无心的

抱歉,我一直很想当个大量的人,很努力地学习
抱歉,过去式的种种一切,我是真的不想再提起

曾经就是曾经,我就是如此的现实
生活中遇上过的事,好像未有一件事教会我
如何回头

原来,我并没有想象中的十分念旧
更精确的说法应该是

我,喜厌旧

Tuesday, July 29

大大的,O

一天两天三天,原来我也会着急啊
平时不露声色这妮子

当然啦,等的可是我毕生第一次的健康检验报告咧

自己知自己事
平时几多放肆,想吃什么就什么下肚从不戒口
咖啡浓茶一杯接一杯往体内送,不到两点不甘愿就寝的夜猫子

活该

可是咧,有时啊
我还是会很感恩识相的,感激上感激下,发表一下感言
谢谢生下我的两老,把我生养得这么没有福相可是却很健康
谢谢体内被我操得快耗损的细胞啊器官啊,从不辞劳苦也不罢工

医生娘说
一定吃得很健康,身体状态这么好
很幸运咧,没打预防针,A型B型都没敲你的门

我暗笑
因为日常生活中我该死的不节约乱七八糟她没看见
我庆幸
因为我原以为肝脏定会有些问题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只是有些小小的地方,我看不懂的医学名词
会有一点点小超标,摇摇欲坠撑在安全底线

对了,打了两针,轻轻微疼的两针
虽然我怕疼,可是我还很勇敢地没有哭

废话,又不是贝比,哭个什么劲啊,都二十了,还怕打针?!

还有三针得跟进,其实也没什么好怕啦
就只是再被大大红蚂蚁火热地吻三下而已嘛

对了,我的血型是O型,Positive,Universal Donor
缺血的,要不要我的电话号码
我知道你更加需要的是那暗红健康液体
↑好嚣张,这样会遭天谴的

突然异常感恩涕零,平时不怎么善待的身子
居然为不识好歹的我这么争气
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自己了

面壁思过

Saturday, July 26

原来原来,不要变

密思密思!

正当我迈了好多好多假装很帅气的步子
左手的旅行袋越来越沉重不胜负荷
身后一把紧张着急的声音,让右手伺机颓然一地

原来
我走错了门,差点进错机舱搭错机

明明票上是印着Gate 2啊,什么时候换去Gate 3了,我不懂的?
应该是耳机里那把嗓,让我失神了
继而错过环过大厅那把模糊的声音

好在还没走进机舱,要不然糗毙了
强装自然的神态,加了一点点羞红

哈哈
掩饰

无关紧要,总之,我安然抵家啦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我饿着肚子的晚上,想着刚刚空中小姐用Oreo诱惑我钱囊的晚上
念念不忘简单肯德基套餐的晚上,空气微凉的晚上

刚刚问老妈,我回来的那天,有没有雨
她说,没有
你回来后就开始一直下雨

原来我带雨,现在才知道
虽然如此,以后打算郊游写生还是要找我
要不然翻脸

回来后感觉没什么差异,没有少一份振奋,也没有多一份惆怅
有些讶异,对于自己的,不冷不热?

是心境没有变吧,我想
留在家乡时心境是这样,起飞后很庆幸的还执意不要变
还是一个人在外难得逍遥快活,忘了回家?

以后会变吗?
希望会,会变更好更棒,真的这不是说笑
因为这不是多些祈祷就能做到的小小一件事

这是毕业后一直不变的,推使自己迈向前方的小小齿轮
不要变不要变,维持原状
虽然偶尔还是会打个小盹偷偷懒,就像埋首时间长了伸个懒腰
然后再继续冲刺,一样的原理

今早,老妈带我去抽血,看需不需要打针,B型肝炎始终得预防一下
护士阿姨很老练地说别怕不会痛的
感觉针筒硬生生挤进去了,一点点被蚂蚁亲的痛
暗红的血液一滴一滴被逐出体外,我眼睁睁盯着天花板

原来白衣南丁格尔也会说小小谎
原来有些事我还是会害怕还是选择不去正视
原来原来,这么多原来

不要变,不要变

Wednesday, July 23

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

很轻易跟着旋律,注入感觉的一个平凡人,我就是
有没有想过,若是一天
得知自己的眼力只剩下一天,又或是一小时的瞬间
你当下,想记得的
有哪些?

是否世间的繁花嚣尘,还是朴素清丽
由或者更具体的,比如

家里墙上那幅一直没看懂的迷离抽象画,却依旧眷恋
街上那个从没好好体赏的白色雕像,搞不懂它在沉思些什么

不曾勇敢牢牢紧盯的那张深爱的脸,生怕他看穿我的腼腆
衣柜里从没穿过嫌它老土的大红花上衣,那时为何认为它酷毙了

直没碰早被尘埃封锁的吉他,还记得他曾经应诺教我弹
好不容易提起勇气逼迫自己遗忘的晶莹,咻一声滑落了

那张从没认真拍的全家福,却又难得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都在
不曾费神擦拭的镜片,会不会一直朦胧不清很久很久

曾经很宝贝的邮票收藏,我该不该把它们托付于邻居小弟
无恙地深埋在凌乱不堪的抽屉深处,没有收信人的情书

挨了几天饿拼命戒口剩下钱买来的,那张难得的专辑
能让我轻易微笑幸福,简单的午后那一缕轻轻阳光

一直喜欢它颜色鲜艳亮丽,却舍不得铺在床褥上的床单
单是看就能够觉得知足满满,从来不属于我的小说

曾经生日时偷偷许下愿,奢望心仪的他能送我的向日葵
回家路上从来不屑看一眼的,忽而觉得它们靡丽的巍巍路灯

那片仰起头就能看见,不曾缺席时而蔚蓝时而多云的天
依稀记得童年悠闲院子里的那棵枯树,最后一片落叶翩翩

还有什么?我还想牢牢记住些什么?
想记住的太多太多,才知道,才体验到
能睁开眼贪婪将世界所有种种尽收眼底,不是必然的缘

万一,我真得看不见了,我还会记得
这些我想一辈子不忘记的吗

又或者,因为没了双眼的唆使,才能更清楚诠释世界
名副其实一双,灵魂之窗,只是墨镜充当布帘


想与正不知我所云又或深深领会的你们,平静分享
让我深深动容感动的那首天籁,心平气和
其实内心早已澎湃不已,却还不至于淹没自己

我仍能听见怦怦跳动声,仍能看得见
清晰的,镜子里的笑颜,弧度高高的

几米,地下铁
陈绮贞,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

我想记得,无论芝麻绿豆,抑或遥远伟大
林林总总,我总是贪心得不知取舍


我必须全部记得
因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会大声质问我
对着我看不见的眼睛
我会轻轻地说我看不见
但是我全部记得
《失明前我想记得的四十七件事》

Tuesday, July 22

r.a.n.d.o.m.,华语怎么说?

瑜伽,想碰很久了却没有勇气胆量
其实是惰性纵容
终于,豁出去了,大大大大的一小莲花步

上星期四上了生平第一堂瑜伽课,怀着私欲的假希望
鸡蛋糕,二十岁的身子应该是很柔软的,像泥鳅那样
可是…
怎么我转圈过去了转不回来?!
卡住卡住,滚不回去啦
我还眼尖地瞥见皮球在狂狂偷笑,虚特!

很温柔的导师问了我的名字
善解人意地侧着头倾耳
然后又很温和和蔼地问了问

Are you an Indonesian?

我当场就想瞪眼晕掉,我有长得很像印尼妹咩?
你的温和儒雅重重地伤害了我幼小脆弱的二十心灵
人家明明就明眸利齿,很正宗的Chinese Look啦

结束后姑姑对我说
刚刚教你那个是Datin来的

是噢?一点都不像,一点架子都没有
好典范!
颁你口头奖杯一座,谢谢不客气


当天晚上老爸千里传音过来,我就知道他想我
我很骄傲自豪地说我顺利完成了第一堂瑜伽
其实也不很顺利,我是最逊的

用屁股想也知道,意料中之内,他很质疑地

你会咩?

作么不会!不会也可以学啊!说不定还可以长高咧!
想象着他挑起轻蔑眉毛

哈哈哈哈

惊天透顶的大笑声,奇怪,隐约还有回音
你在哪里在做什么?作么会有回音的?

我?我在做cake咯

回答得倒是几利索,理所当然一样
可是,做cake?老爸几时酱勤劳,还会晚上做蛋糕?!

又是一个如雷贯耳的狂笑声,是几狂嚣一下咯
这时我清晰地听见,淅沥沙啦的水声

真想罔顾一切晕他个第二次

那天和老妈通电话
突然想起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但不比性命重要的芝麻绿豆
一直忘了跟她说

咪,那天有一个东西很不小心跌在我头上,我看电视的时候
什么来的?酱准?可以买号码了
是咯,就是你的最爱,壁虎一只
呓儿…!

免费的尖叫一客,不要可以退货吗?
非常抱歉,恕不退还

小语,老友康送了份几大一下的礼给我
隔着汪洋海海一片,又知道我心急得几乎跳进水里游过去
所以很贴心地用手机拍了下来再传送给我,让我望梅止渴
他知道我不会游泳,不想我成了水底冤魂,回来向他索命

宥嘉改版专辑,还有亲笔签名!
老友说感觉签得很敷衍,不过还是很索命

我疯了,从来一直对明星偶像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这次真是彻底乱盘了,原来我也很一般,甚至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肤浅
no offense,不过还是欢迎对号入座,你高兴就好
管它的,我喜欢我自己就好了,我开心我爽就行了
烟花璀璨ing

受林小生影响,最近一直都有在听陈绮贞和陈奕迅
你咧?

Sunday, July 20

巧……巧克力!

多让人心旷神怡的周末啊
醒来时候仿佛都带着亮亮微笑,睡眼惺忪却不失迷人神态



想象得到吗?

十分明显的,我睁大着眼说瞎话
七早八早的,胡说会折福,不行不行
在这个美丽的早晨呢,我千万般不愿意的
按掉称职的闹钟小姐,七上八下忐忑地继续睡

鸡蛋糕,周末有课
可恶的九点到六点,足足八小时,极端磨人!

抱歉,我不是有意打瞌睡,我不是故意闭上眼打盹
更不是有心不听教,辜负您应分的循循善诱
我有很尽力了噢,可是仍然全盘失败
借口分明多多

黑巧克力,原来并不能提供我上课时充足的元气
可味道还真不错,好东西就应该跟大家分享
所谓的大家就是坐我前后左右的女生们

其实没有前啦,我就坐在课室最前端的前面

最近,走什么运?
衣裤都嘴馋,尤其白色衣裤,纯白的

独个儿悠然自得逛街时,手上一杯摩卡拿铁,热乎乎的
随着我一小一小的步伐,跟着蹦跳,不管我是否在意
让纯白棉织上衣,初尝禁果,让它上瘾无法自拔的
一滴两滴三滴四滴五六滴!

下了整个午间的豪雨,雨势渐小,五点半只剩零星滴答
雨停了,窃喜着
正准便拿了青色我爱的包包准备到学校去,夜间的课
鞋子还没穿好,滴答声突而熊勇地释放着
细纹白裤吃了尘土,让我颓靡的
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六点!

新买的米色七分裤,舒适就好,长时间煎熬的唯一慰籍
原来黑巧克力不止有我拥戴,爱它的人与物,大有所在
趁我分神不注意之时,舔了一口接一口
它的粉嫩樱桃小嘴,意犹未尽,入髓入骨
一口两口三口四口五六口!



不要怀疑,这超级无敌霹雳绝对不是出自我手
我只是借用一下,无粗口不欢的毛画的
枯枝代画笔,海滩为布匹
妮子是有气质的,文静儒雅不爆粗
再多污渍又怎样,我会很温柔地把它们一一揉干净
↑催眠欺骗,却死不承认

好了,牢骚完了,是时候落幕,说些好的

妮子我,结识了一群女孩子,很不错的女孩子们
会好奇地问这问那的女孩子,会主动攀谈的女孩子
会和妮子分享不久前的缅甸之旅的女孩子
会自告奋勇‘明早我去你家载你吧,反正顺路,一个人走路太危险’的女孩子
会大声地笑、畅所欲言、亲切、热情洋溢的女孩子

重点是,虽然才刚刚认识我,却会大方和我分享的女孩子


阿弥陀佛,庆幸欣喜
至少现在班上我不是独行女侠,至少厕所外面有人与我高谈阔论
至少带杏仁的巧克力有人分享,至少放学时有人可以说拜拜再见

至少,在陌生的地面上,我不会感到孤单隔离冰冷

下星期四,飞回暖暖的窝,东北上,短短六天
小休片刻,却不能忘了聚宝盆里的功课,越积越多

女孩子们,八月八号见
顺道祝愿一声,中国奥运快乐
虽然这和我没多大干系

Wednesday, July 16

最近我爱推卸,爱说一点点

妮子鼻梁上,骄傲架着不屈眼镜框
呓……还沾着油渍黄黄的咧



这都归咎于
谁谁谁?

是你!对!就是你!



别狡赖了,铁证如山,岂能逃过我这近视数百度的明眼人
法眼,清澈得很咧

没有啦,其实呢,嗯,我只是…
我只是喜欢躺着看书罢了,如是而已
舒服呗,躺着脖子不会酸,脚又能翘得老高老高的,几享受

那天买了,两本,我似懂非懂,字体只比蚂蚁大一丁点的,书
同样卷发女人,不过很明显的她的毛发比我茂盛多多下
看上她的书也因为她的卷发
我是怎么了,一直语无伦次

Jodi Picoult
那个我不小心拼错名字的作家
她写的书有好多好多,可钱囊羞涩的我只选了两本,选的我好苦好闷啊
又不能单凭名字自觉挑,慎重为先妥当安全些

欸,人家不是毒药,人家可是市场上的品质保证咧,还嫌什么?!啰哩叭嗦这菜鸟

《My Sister's Keeper》和《Second Glance》
我还没开始推开她家高高的大门,我红毛话还没练熟
说得不溜不顺畅,练习不够,还是不要丢我家现眼

甭怕,我依旧会勇敢推开那扇豪门,虽说豪门深似海
再说我是只典型旱鸭子,不谙水性

天生竟是劣根子,我皮在痒
噢不
我只是蠢蠢欲动,一点点不安分,贪心起来了
不多,就一点点

博客的影响力其实还蛮强大的,三国六盟,绝对不容小觑

等一个人的咖啡
妈,亲一下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红线
爱情,两好三坏
月老
打喷嚏

一二三是五六七,就七粒贪心,少少则已
七一向是我的心头爱啊

我已经舍弃很多了噢
像是
异梦、影子、狼嚎、冰箱
好多好多,都是些经典的

屁话,其实是自己胆怯,还未从劲爆的上次缓过来
说完快闪!

魅力登场~

照片是网上搜下来的
有擅自调色了一点点,不多,真的只有一点点
没法子,被他不留情地吓坏一次了,首次的印象分反映出来了
我没有赏他粒鸭蛋噢,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吼!
人家九把刀又没欠你些什么,嚣张个什么劲啊?

Tuesday, July 15

日本木屐拿来,打懒!

臭丫头,人模人样嘴脸下,浑身臭气熏天懒皮囊

懒洋洋的,晴天阴天雨天大风天
就风雨无阻地懒,心甘情愿颓废地懒

一篇值二十五分的报告,应该写多长?

一页?两页?五页十页?
我用了两张纸,却写不到五百字

好在,assignment的分数
不会影响我的考试,只是老师那里的印象分
就很难说了
扣吧扣吧,尽量扣随你意

很豁达潇洒噢?卷发飘扬ing
死撑的

第二张纸,写到一半,笔杆摇啊摇,脑袋空啊空
遥想后低头猛然发现
白白无暇纸上,沾了刚在舌尖上融化的黑巧克力

换过一张呗
所以严格来说,我总共用了三张纸
就为那五百个不知所云的红毛字

昨天是无书日,所以就乖乖待在家,演宅女,乖巧型的
折腾了半天,喘吁吁的,当下结论只有一个


老妈在身边是幸福的,幸福啊~
有人无怨无悔地帮我打点一切,我只需
翘着悠闲二郎腿,一晃一晃的,冷眼旁观忙碌的母亲
眼皮也不抖抖一下,眨巴眨巴,似乎一切理所当然


死小孩

鸡蛋糕,从来不知道牛仔裤那么重,只搓四个裤管
就够我磨了,腰酸背疼什么的,统统一下子全力进攻

想想在家的日子,牛仔裤走马灯般死命地换,唯恐家里牛仔裤会私奔
以后,牛仔裤可不可以不用洗,晒晒日光浴一下就好?
牛仔裤会不会被熏到臭酸?
应该不会啦嗬

小熊诚意赞助
(其实是我不问自取)
小熊,谢谢你啊!香一个~

打小人般,打懒!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很不文雅酱?

今早坐我前面,刚刚认识的漂亮小姐说

‘你的字体很美啊!’
‘呵呵~我有一个朋友写的才美咧,像打字机一样’
‘是咯,我妹妹的也是一样,云云……’

就这样聊开了,二十年华女生嘛,叽喳是天性

那天明明有人还说自己很文静,自掌嘴!)

其实啊,漂亮女生或许没看见
妮子谦逊傻笑后头,萌芽瞬间茁壮的骄傲
以及对她善意的友好,油然而生没向她说出的感激涕零

Saturday, July 12

起飞后,安全着陆


呼啦啦!

终于大摇大摆进来啦

我知道,让你们挂心啦

没有变,脸皮还是猪皮般厚

基本上,
一切都还好
只是还是会多多少少不习惯
难免的,没有像在家里般舒适安逸嘛,但还不至于十八层地狱酷刑
只是生活简单了些,活动圈子大幅度缩小了
如是而已

已经开始上课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还是搅不进他们的圈子
莫非我太内向文静?

的确

在班上我还算是,不多话的一族
还不熟嘛,希望他们对我这个懂一点不懂一点的外来者
不要心存芥蒂

人家可是敦厚可爱,外加善解人意的咧

至于房东啊,老人家她人还算不错

看妮子可怜寄人篱下,会煮些简单的给妮子
抑或是她怕妮子会饿死房间,像是朱门前的冻死骨
继而害她房间闹鬼,租不出……

显然是我想太多了

哈哈

现在早上九时三十三分
晚上看看自己有没有精力在上线
待精神时间充裕,天时地利人和,再给大家叩叩门子
有了宽频,就方便多了,等了我好久啊
耐心都快被磨平了

待会还得上课,中午两点至晚上十点

睡个回笼觉,补补眠,补充精力
有预感,我会上课不专心兼发呆,附送瞌睡虫一客

真是的,未老先衰

小语,有人挂念的感觉真好

原来打喷嚏的次数,不能囊括人家对你的惦记

笨蛋,这个小孩子都懂啊

今天

不曾缺席失约的,老妈一早打来大声嚷嚷

早餐吃了没啊?

Saturday, July 5

对号入座,无任欢迎


一个人的天空,或许湛蓝游云清丝
两个人的天空,却有七彩的彩虹桥
即使没有喜鹊,两人也能手挽手一起走未来


最近似乎不是我能插手的事情
我却大摇大摆地介入了
不行不行
我一直只是懂得观棋不出声的旁观者
我立志当个尽责的旁观者,古人说旁观者清

可我发现我的视觉慢慢浑浊了

一直相爱的两个人
误会是斩断他们情丝的刽子手
刀法快而准,从不失手,够狠

双方的沟通很重要,的确
选择缄默不语,往往会断送两个人原本可以携手的未来

不说
我等你开口
不语
你让我先说

结果
一切无情地被葬送了
入土那一刻,眼角即使有颗晶莹
却又能挽回些什么,从此含恨而终,化蝶飞,土相随

又是另一段梁祝的凄美故事?

其实不然
太多残忍现实,早已融不下一点点的凄沧爱恨情仇
每一段恋情
你侬我侬之余,不外是一场角力战场
外加 Barter System 不收费
两人口中的‘我们不谈条件,单纯恋爱’
自欺欺人,质地慢慢走调了
或许察觉了,却仍旧视若无睹

我不是专家
我没有专业意见
我只有过了头的冲动

听着别人的叙述,我也会义愤填膺
一时跟着他们悲嚎,一时跟着她们欢笑
凡人一个

他她的故事,各有精彩
毕竟不是我能介入
我不是第三者

我只想,安分地当我的旁观者
试图冷眼看一切,哼哈过一生

开场上场,说故事的人总有闭幕后的那刻
即使他的故事再怎么迂回路转、激情悲亢

让你的故事感化我吧
我会坐暖了观众席,灯光暗了,幕帘黯下
没关系

故事说完了,我会识相地离席

对了,再赐你一个脆响鼓掌
啪~

Friday, July 4

焕然一新

嗯嗯
我听到窸窸嗦嗦的怨声载道啦

所以啊

就去放松放松一下

平坦着诺大的沙滩

不规律遍布的贝壳

小时候,握着纸杯,难掩兴奋地
小手在沙子上细细寻索,寻宝般地拾贝壳
仿佛到了海边若不碰贝壳
一切都显然失色无味,野餐也不再是野餐

对嗬
多久没像孩时般野餐了?


主角很明显地,应该是等着被人拣选
无怨无悔依旧点缀着沙滩的贝壳
不是女郎不上镜
只是贝壳太显眼


我们四个
中学时期种下的情缘
似乎常年仲夏般
依旧灿烂那朵,不朽不萎的花

Carol,Little,妮子我,Lisa

时间久了,或许身边仍有许多人事物打绕着
回眸浅浅,原来还有人愿意为我们等候
仿佛不知厌倦为何物
谁说人世间只能问世间情为何物

偷偷告诉自己
我不要当娇滴滴的花
我愿化生坚韧生命力强得无得鼎的
小小草

即使轻轻耳语,我却固执认为
她们听到了,也一并认同着


这一阵子反复杂乱的心情
几乎颠覆了我的所有笑颜

无时无刻都像在发脾气
是在气身边的人吗?
似乎是似乎又不是

我好像,气自己多一点

气自己,为什么懦弱
为什么不堪一击
为什么爱拿家人出气

为何,偏偏,会对老妈大小声

说话不经大脑又爱理不理
事后才来懊恼悔恨
这样有用吗,你说

今朝收到老爸的电话,还挺意外的
老爸伤风了,重重浑浑的鼻音
他叮咛

‘驾车不要太快,真得,我梦见你发生意外了’

自从我开始学会在路上奔驰
家中二老也不是第一次作如此噩梦
我都知道,他们是在牵挂、担心我

老爸自顾自的叨絮,我‘噢噢噢’地听着
竟不由自主地眼湿湿
眼浅就是这样,经不起家人的挂念关怀

这么多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能那么荣幸地被我请进来
真要感谢这位蹲了好久双脚都不会酸的小姐
Little
也因为就那么小握了她的相机两下子
我心痒痒的,很想买部相机,记录身边的疾逝瞬间

肚皮
勒紧勒紧,再勒紧
钱囊
缩水缩水,再缩水

无暇沙滩上
把心事一一写下,把愿望慢慢许下
但愿今天过后的自己,红颊嫩齿讨喜
外加勇敢坚强成长,不再让人担心那妮子

没有啦
其实我只胡乱涂鸦了一下
挥霍仅存的童真
写了

某某,在这边大便

Wednesday, July 2

无题

很懒
想到收拾行李就自然停下手
又不是普通的五天四夜露营

有经验的前辈
告诉我该带些什么
除了衣服之外

琐碎的很麻烦
却有不可或缺

星期五的文娱晚会
我不能去了
时间太短
必须做的太多

对不起
我又失约了

写张清单
以防万一

清单仍旧空空的
握着久违那把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