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让我瞧,天使的侧脸

每天都来探我从不缺席的,双手举高让我看见你
九十度鞠躬,谢谢啦

让大家久等啦,说不好意思显得太拘谨,客套的话就省了吧


这几天不上妮泞,不见你们,不做夜猫子,少喝咖啡
我惯常的生活习性,一盘散沙统统被打乱了
乱盘,输得彻底漂亮
我也输得心甘情愿毫无怨言,书是刀俎我是肥肉,油油腻腻一大块

最近当头号乖宝宝,充当书香气质闺女上图书馆
虚有其表的里头,我让色彩缤纷那笔尖,笔记上豁达跳跃
任它们放肆挥霍自由,诠释近日来的压抑,涂绘我对五彩的依旧期待

红橙黄绿蓝靛紫,我偏爱绿蓝靛
还有不在名单里,谦卑低微的灰




一不小心,我忘了我许诺摩卡的约定,摒弃习惯性的摩卡
选了Belgian Chocolate,听说它很不错

我是容易动情的,芳心很轻易地被掳走,甚至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地出走
只要你能适时让我看到,你身上我向往的特质

结果还是喜欢摩卡,我不念旧,我只是冥顽不灵

啊,差点忘了,我也总爱蒙蔽自己的双眼,捆在自我的世界
自顾自地当没有子民的君主,盲目地唯我独尊执迷不悟

无可救药自大狂,脑袋瓜儿窝虫子

喜欢在笔记旁,描上有着安娣发型的树,简单不复杂
想起专赚观众热泪韩剧里,那句让我喜欢至今的对白


下辈子,我要当一棵树


下辈子,我有权力选择吗
如果有,我可不可以,继续当今世我的妮子
一样的妮子,却承载不一样的视野,承接结局大相径庭的故事




回家,等到了我的引颈盼望,等到了我的神萦魂绕
他说,他早已过了让人叫他孩子的年代,却不解为何还是有人爱唤他孩子
直到他发现


对待一个人最温柔的方式,就是把他当作孩子


唤我孩子吧,用最致命的温柔纵容我,我是骄蛮的
我会试着,挥洒伪装的孩子气与天真,矫情回应你

开心呐,九点十五分结束的考试,不管了
明天开斋节,我的斋戒也解禁了,玩乐去

久别重逢,谢谢你耐心听我语无伦次
肩膀很酸,恰似经历无数次的擦肩邂逅

《天使的侧脸》真悦耳,谁唱的你知道吗?

Thursday, September 25

康复


最近,妮子我会不会太让人操心摸不着脑袋了?
没有刻意藏起来,要找的话还是找得到我的

调试了一下,找到空间梳理凌乱,干净整齐,舒坦多了

看一看之前颓靡自己的残样,我冷不防地笑了出来
原来自己那么不堪一击,枉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够硬朗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绮丽的误会啊,错觉错觉,短暂的

哈哈哈

近来真的会比较忙一些,考试上课,全天制
不过还挺得住,因为知道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拼了命地悬着
身边还有好几个,有着同样目标理念的可人儿
有她们的互相鼓励支持,才发觉有人相伴感觉终究不一样,比较勇敢坚持


待会儿你要不要早一点醒来啃书?怕醒不来的话,我可以叫醒你啊

你可以的,不要这样看扁自己,我们要一起加油噢



感觉真的很窝心暖暖的,谢谢侬,女孩子们
从没想过会遇见这么善良的她们,不是对人性的失望
只是一向来,我面对周遭身边不熟悉的一切,戒心会莫名油然而生,很重很厚

看来这个弊病得改一改了,回归原点,人性始终值得期待

来,再约个时间吧
下个星期三开斋节,趁着假日,我到你们家做客
我会一如往常空手到访,但还是会带上久违的微笑,嘘寒问暖
只要不嫌弃我鸡婆就好,八卦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天性

还是那天,你们都个个佳人有约,品咖哩去了?
开斋快乐,不要被热气轰到了

朋友们,我很好,过得真的很好
正努力克服着,几乎让我一蹶不振的恐惧
就当作磨练吧,毕竟老天爷让我清闲了很久,也是时候暖暖身
再发动引擎了,但愿残旧失修的它不要轻易卦掉才好

适应时期,即使面对只有四题考题的试卷我还是会颤抖
脑子没有预警的刷白放空,手震震,急促心跳不停放大、放大
没关系,我慢慢就会习惯的,真的,要相信自己

有时,分数真的不是一切,我也有值得自己欣赏的可取之处
我会记得,字字珠玑

收拾收拾一下,待会儿就要回家了
突然很想念,阵阵萦绕,咖啡郁香

嗯,决定了,就要杯摩卡吧

原来之前我生了一场大病,免疫力却不曾失职,对我不离不弃
大病初愈,就由你们见证我的健康

Sunday, September 21

十七

Ok, I will try harder in Progress Test II.

You HAVE TO.

长这么大,第一次那么不可思议,两张试卷加起来
刚刚好,一百分,完美
啊,忘了
还有来分一杯羹的一小分,101斑点


哈哈!这就足以证明你不是当律师的料啦!


耳筒那端,她轻松地调侃着
一番滋味蛇妖般盘踞心头,揪紧,什么名堂说不上来


十七over十七?不是噢?不要骗我啦,哈哈


就连他也是一样,语气平静得,像是天空泛白,树梢上鸟儿愉悦的交响
我无法释怀,那份他她默契般、不谋而合的包容体谅,咯咯作响


没关系,爹地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晚餐吃得津津有味,有些丰盛,鸡肉豆腐青菜饺子满一桌子
与女孩子们的谈笑也源源不绝,填饱肚子后桌上的杯盘狼藉
我的碟子上一粒米饭都不剩,杯中的咖啡我怜悯地留了几滴

足以灌溉心里头,理应上场的羞愧

多多少少都会觉得失望吧,即使他们什么都没说刻意藏起来的情绪
我知道的,真的知道
他们从不给我压力,让我自由发挥,予我许多空间,我却不识好歹任意挥霍
我也一直以来,尽可能成为他们值得自豪的炫耀,可每每都不尽心力不认真

再穷不能穷教育
记得老爸曾经说过,就在我十一岁那年

此刻感觉简直糟透了,恕我无福消受这低气压,很不好受,闷爆锅烂泥巴

有史以来,妮子最最最辉煌,光宗耀祖的破蛋纪录
那下一次,要不要再来一次十七啊?
七一直以来是你的心头爱,不是吗?




Last minute preparation?

Ya.

她不留言面地戳破,我也毫不犹豫地承认
回答得近乎理所当然,当之无愧不知理亏

没错,之前宁愿使出浑身解数呼天抢地抱怨也不愿多花心思准备的法律试卷
我得了

抢眼的十七

此时此刻,发现自己原来也会沮丧,有点想哭想叫,有点不想入眠
能不能,容许我片刻的撒野放纵瓦解

真的还要继续这样吗?你打算过分溺爱自己到什么时候才愿意觉醒?
那天对自己的信誓旦旦、大言不惭的许诺哪里去了?

往事已矣,明天又将会是一如往常般的,漂亮早晨掀序幕
来者犹可追,切勿蹉跎

倾盆冰冷,浇醒道破,
谢谢

Thursday, September 18

突如其来

整装待发,迈开步伐啦,阔别已久的觉醒

今早老师把前几个星期的试卷派回来了,就在放学前几分钟
那时的我早已准备妥当,即使年过二十我依旧期待下课

老师口沫横飞地授课时,我正地狱般的煎熬着
除了从不翘班的瞌睡虫,鞠躬尽瘁
还有一个不请自来的,专门来乱的而且不挑时间,为所欲为
脸无血色,我正与自己薄弱的意志力抗争,无声地

一个人,在极端的环境下,他的举止往往超乎想象
凭着一直以来不曾善用的意志力,淋漓尽致地应战

肚子绞痛得迷迷糊糊,我开始神志不清眼冒金星

霎那片刻,我真得好想干脆向老师请假回家休息算了
真的,好辛苦,仿佛下一秒我就会昏厥倒地不省人事

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窝囊,默哀三秒钟

好辛苦,但还是尝试坚持下去吧,你应该可以撑下去的
试图安抚着自己,看着蚯蚓般那不成形的字体,张牙虎爪无暇白纸上

还有一个半小时、剩下一小时了、就差三十分钟……




直到老师把考卷一一分发回来,不发一语,桌面上试卷背面朝天
小心翼翼,屏着呼吸
老师的不动声色,我暗自嘀咕,这次真的完蛋了

看到分数的那一刻,突然肚子就不那么疼了,眼睛也睁开了

直射上天的水柱,洁净的水珠随喷口解放,一滴一滴,湿润了
脸上的点点泽感,清凉醒神,还有名字的

突如其来的动力

趁这份动力还在鼎沸着,我也得尽一份绵力
否则它将片刻干涸,就连蒸汽都不屑地藐视

它,是不曾等人的

现在一点四十分,尚未午餐的午间,设定好时间
无视午睡的怂恿献媚,打起精神来吧,不再沦陷于你的秋波暗送
我也已经被你迷惑得够久了,是时候清醒了,当个明君,社稷为重
不迟不迟,亡羊补牢呗

课堂上坐我前面的女孩子,我们,三点学校图书馆见吧

晚上的法律课堂上,不知那位女郎会不会为我们不堪入目的成绩发飚?
念念有词,上天保佑


小语,之前的音乐盒不怎么听话,爽不爽就跑去喝茶偷懒
忍痛把它撤了,新官上任,但愿它会为妮泞好好效益

欢迎你加入妮泞

Wednesday, September 17

当,默契达人碰上菜鸟

终于开腔啦,事隔已久硬要搬出来,偏执的丫头

其实咧,这几粒芝麻绿豆或许在你们眼里并不怎么样,渺小的很
可是在我眼中,它们都是闪闪发亮的星子噢

因为啊,这些星子,见证了我和她他的默契

一闪一闪亮晶晶,情比金坚闪珰珰~


我和,相识于中学时期,中一中二懵懂生涩那年代
起初啊,我对她的最深印象就是她的那把嗓

怎么有人说话可以那样 eh-ne 的咧?肯定是硬装出来的!
↑还哼的一声,一副不屑的表情,实在欠扁

就这样自顾自下定论了,小气的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开始不爽起人家来
这件事情我从没告诉人家,我在想象,当她看到这篇时
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嘴角的弧度又是怎样的

所以说啊,万万不可轻易掂定一个人
一不留神,她就磊落地窜进你心头啦
看,现在她就是我的BFF啦,而且是榜上三甲以内,有分量的噢
虽然当时的她小只的很,还好现在吃得多了,开始长肉肉了

这样还不打紧,最要命的是我和她之间的默契
就那天,相隔两地的我和她,一个柏斯,一个古晋
却在同时听着同一首歌,不谋而合,那首流沙

我不说什么,她却知道我在想什么
她想说什么,我在前一秒就明瞭了

好可怕

谁规定一生只能有一个臭味相投的默契伴侣?
我就有噢,还几个咧!

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是怎样沟通的?
用想法、语言、抑或什么都不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日积月累的互动了解,入味了
像是煲了整天的靓汤,精髓沁入心脾

妮,我的layout换了,快去看看!

Ok Ok,我马上就去!

轰的一声,真的就是这个啊!

那天把网站介绍给,是因为觉得里头的样式应该会合他意,他说简单就好
一看到那个黑白曲圈的,自觉就说就是这个啦
结果结果,事实证明我们的默契,依旧生生不息啊
可喜可贺,普天同庆

还是因为,我的第六感超强?

娃哈哈,情不自禁为自己骄傲起来
又或者是为我们共享的契合而自豪

对啊,要不是我们六七岁的时候
我们的老妈都很有默契地为我们报读同一间小学(又关老妈什么事?!)
我想啊,平时一脸正经八百有点凶神恶煞的他,和从小就开始莽撞懒惰的我
是八百辈子都不会有交际的平行线,一条走得戆直,另一条爱抄捷径

可是咧,却偏偏成了臭味十足的拍挡

幸福啊幸福啊,老天如是眷恋我
直到我瞥见旁边那一叠杀人不眨眼的法律笔记

啊啊啊,说好不再怨天尤人的!




来来~大热天让眼睛舔冰淇淋~
无端端献花,尖酸刻薄的妮子,终于死性肯改啦?
其实啊,妮子确实有一事相求

果然事有蹊跷,嘘声顿时四起

不管了不管了,妮子一向引以为豪的就是她那张子弹穿都穿不破的厚脸皮
有一个为人师表的董老师,出了道难题
他明知我的脑筋就是死肉一块,还刻意如此刁难我
我要拿鸡蛋丢人了,闪!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打一种花)
_ a_q_ _._ _o_s_ _ _.c_ _


还有一组我顶着眼镜看了老半天都解不了的组码
这到底是什么东东?
我脑汁不多,还要留几滴起来灌溉妮泞咧
所以还望各个江湖义士们,义不容辞地拔手相助啊

礼物可丰厚了,就是董老师的新家地址

鼓掌鼓掌~

对了,想请教一下大家
部落里的小耳爱人,Belle Epoque,听得见吗?
听不见的,大大喊三声

Monday, September 15

中秋中秋独个儿

花好月圆,月明星稀
中秋的月,终究更胜一筹
圆圆的让我想起因不知节约,开始狂飙肥肉我的那张脸

你的中秋,都怎么过了?

我的可不同啦,六点上完课,累到尿流
回到家,包租安娣不在家,应该是出外享天伦之乐去了
冲了个凉,吃月饼吧,心中如此盘算着

打开礼盒,期待满满
结果冲着我微笑的,是色彩斑斓那冰皮月饼

鸡蛋糕,竟然让霉菌捷足先登

没有月饼没有灯笼的月圆十五,心中难免会有少少的自怜自艾
更鸡蛋糕的是,这萧条年头竟然还有人燃放烟火贺中秋?!

没关系,我自认自愈能力强,心脏还负荷得了,健康得很

不过各方友们的祝贺,还是让我倍感窝心的
尤其是这个!

谢谢


接下来的妮子,不能那么逍遥快活地混日子了
接踵而至的考试与上课,我正在想办法应对

想来想去,还是古早的传统法子最好使

拼了!

所以啊,看不见妮子频繁地鸡婆地叩你家大门
不用睁大着眼张大嘴那么讶异
没什么,妮子只是困在密室修身养性,搞自闭

困兽之斗

此时此刻,真想给自己一个
大大的、鼓励自己疼惜自己的拥抱

抱抱~
肉肉不多硬邦邦这身子,该喜该忧?

结案陈词七个字,每逢佳节倍思亲

Saturday, September 13

听,我说故事

你……
真的,不要我了?

嗯…不要了…

真的…不要了……?



看不见斩钉截铁的颔首,支离破碎是怎样的,那是我的第一次,初体验
沉默宣扬早已就绪凯旋旗帜,眼前那张讽刺的嘴脸,却怎么再也看不清

烦嚣的城市此刻竟然无声,我究竟还在奢望些什么

一直把你的存在当作理所当然,所以从来不曾在乎
我知道我在外头的兴风作浪,即使狂涛骇浪因我而起,身边始终会有一个人愿意包容
只是我不知道,你的大量,也是有极限的

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故意装着不懂,被纵坏了的女妖

我贪婪地挑衅着,试图捉摸自己在你心底的分量,企图掀翻你的底牌
你一再地让步,溺爱地咽下了
你不发飙,任由我闹

我得意洋洋,忽视你的缄默不语,吞噬你的温柔

那是你的涵养,我是这么蛮横地认为
你一向不多话,淡淡的浅笑很安静
我的叫嚣你的静,对比强烈得我宁可蒙着双眼,看不见也甘之如饴
前面是车流不息的河川,我知道危险
却任性地甩开了你惯性的着急
宁愿选择信任萍水相逢、飘忽不定前面的衣角

我自顾自地向你宣战,我爱追求异于常人的刺激,你奈我何

这一次的骄纵甩开,你再也不会挽留
我摸索着向前的同时,身后的你已缓缓转过身,把手收回来
一步、一步
距离越来越远,身影越来越浅

感觉得到身边呼啸而过的快疾,却不知道你已下定决心的离开
原来我被蒙蔽的时刻,是我离你最远的片刻

我却愚昧地认为,这次,我还是注定的赢家
一如往常,你会点亮窗边那盏灯,等我疲惫的回首,再次接纳

却听见你说不要了,我才恍然真正输了的,是我的天真
以及由始至终的不曾珍惜

I took you for granted

你不是神,你也会倦,对不起

现在,你不会再有被别人斜视的困扰了
多亏我,你生活上负重的牵绊

如果能再重来,我想重温你手心,暖暖
当周遭的人都鄙夷地看着我,认为我不配的时候
你手心传来的力量,厚厚的直窜心头,让我微笑着荡开步伐了

那是我亲手扼杀的呵护,迟了

你曾说过
你会用你的生命爱我,不让尖锐的世界伤害我

真的,我会,牢牢记得,很久很久,已经


注,照片是我百度一下找来的


猛地,阳光满溢的天花板,亮白亮白

鸡蛋!
调好九点的铃铃声把我的酣梦,就这样刺耳地敲碎了

相信我,那是我无厘头的梦,香了一整夜的荒谬
我竟然面目可憎地脚踏两船,即使我脚短
忍心
舍弃了对我一心一意那绝世好男人
追寻所谓的刺激,出轨的快感
而且好男人竟然还是省话一哥,萧敬腾!

怎么可能?!
晴天霹雳ing~,顺便闪电加打雷

晕了晕了,乱啦乱啦

妮子是不是禁欲太久,所以借由梦境松懈一下
天啊,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还望他的歌迷朋友开恩,万万不要宰了我

我知错了……
不要打脸、不要打脸……
拜托拜托,也不要扔我臭鸡蛋,那味道不好去除
泪眼婆娑进行式

不过啊,即使空窗继续这样大开
妮子依旧保持不变,坚持宁缺毋滥
我有我想捍守的理念
凉风习习

其实说真的,萧生的阳光笑颜,的确让我悸动了一下
灿烂得炫目,那一小瞬间我差点晕眩了


小语
时间设定好的文章,妮子笔于不敢入睡的深夜一点零一分,九月十三
我害怕睡着了又是一样的梦境,这样我会舍不得苏醒继续睡
万一睡不醒了怎么办?

Choi~!

小语二号,看完了我的荒唐
你笑了没有?

嘴角高高的,记得掌声千万不要吝啬啊

啪啪~
好,席位暖了,各位可以离场了
谢谢大家赏脸捧场啊~

Thursday, September 11

长到~足以让你消化不良


最近快被一个卒仔逼进墙角,泪眼婆娑委屈地说‘不要理我,我是自闭儿’
好在老爸老妈基因良好,把我生得天性乐观,免疫力还算挺得住
法律那些把人架上天花板的条规,你以为你罩得住我吗?

其实有一霎那,我的确快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不过你的狂嚣,还是适可而止吧

当我忙着抱怨,我是不是应该,睁大眼睛看一
看周围
我是幸福的,当我看见一道道,渴望学识的乞怜目光

上个周末回老家了,感觉上我像是旅游比较多,而不是念书
三不五时就回家,连朋友都说我

你搭飞机,很像骑脚踏车酱吼?

当然够力,现在只要一想到搭飞机,我会很情不自禁地
肩膀开始僵硬微酸,太阳穴也开始承受不住不会很热的天气
微微地抗议,那种感觉很不好,我受不了

老爸说,以前搭飞机几la-wa,现在想到就头痛



一个飞机延误三小时还被硬说成是时间调整的下午,一家还未开始营业
灯火通明的酒吧
看到里边的啤酒广告,突然感染了她的性感,若隐若现的诱惑

Feel the tempting Sexi-ness, Heineken



看一看小妹,这小鬼终于觉悟了
终于肯把她那一头原先杂乱的干草,厘清除了
离子烫,一向对别人吝啬的她这么舍得啊~

欸,那欠我的九块几时还咧?!
坏心肠的姐姐,真悲哀

其实仔细看一看,只要头发修一下,小妹还长得算得上眉清目秀的
可见一个人的发型何其重要


啊,差点忘了,因为亚航的时间调整(柜台先生强调是时间调整)
我赶上了,凑凑热闹去
姑姑家的喜事一桩啊,媳妇进门敬茶啦

你很没有诚意吼,用手机拍新人

哎哟,新郎官迈安涅啦,看人家美娇娘都笑脸盈盈的
你语气就不要这么尖酸苛刻啦,大喜日子咧




看,我有把你们弄得美美的吼,还给了你们一个大心咧
祝你们长长久久,紧握对方的手,一直走下去到未来


昨天早上,和把我搞得不成人形的法律作最后搏斗后
一交卷的霎那,我整个人松掉了,像松饼,天知道松饼其实一点都不松
现在就战战兢兢地,等候成绩发落吧

不管了,先去放松消遣一下吧
待我去透透气的是这位仁兄,啊不,人家名副其实大姐一个
她让我印象深刻,因为当我跟她说谢谢的时候,她总会说,

懒得跟你讲话啊,朋友是拿来zomok的?



昨天她牛一,全场最大
结果去吃任拿火锅时,居然还得劳烦她一手包办
当然,我也有很识相地没有空手到
送了一本我还蛮喜欢的书给她,里面图案多文字少,看了应该很轻松

《我们丫丫吧》

其实我压根儿不知道,什么是丫丫
有没有人能够说明一下啊



晚餐还有两个朋友随同
其实那是他们的聚会,我才是随同的那个
两个,一男一女,一女我还曾在课堂上遇过她呢
这个地球真的是圆的,哪个尽头都不会轻易了结,因为总会有转角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一点都不会觉得忸怩
这不是我脸皮厚不厚的问题,而是他们的友善程度
人与人之间,相处时最重要的还是
自在



那天去买礼物时,很理所当然顺便地,给自己买礼物
二十岁就想做女王?
不不不,我只想当简单的妮子,了解起来一点都不复杂
老妈看了这本书,摇一摇头

做么?你最近有这方面的烦恼咩?

看一下不行噢?人家好奇嘛
很惭愧的说,我翻了翻一下,不知怎的见到周郎了



P.S.,最近很少看到妮子露面吧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就请大家不要嫌弃挑剔,像素不高的手机相机
很尽责地把我脸上刚苏醒的痘痘,模了一模,糊啦



回到美里的有一天,很不情愿地放晴了一下
我也很一小跳跃地高兴了一下
今天的天气早上好好,温暖了冰凉了几天的被窝
把衣服洗了洗拿去日光浴,干爽阳光的味道,就是这样,好闻

结果?天杀的乌云又杀过来了,还弄得整地鲜血淋漓
鸡蛋糕啊!
依我就那么一下也不行噢?

还跟我打雷闪电,再加停电?!
结果这篇难产的小北比,拖到现在才呱呱坠地

真难为了我这个做妈妈的

啊,不小心又想起了,昨晚戏院银幕里
那个在病床上自行结束自己生命的妈妈
还有未察觉到异状,在病床边争夺理论的不孝子女们

钱不够用II,看了没啊?

Friday, September 5

泰戈尔说了,到我说



脚趾乃是舍弃了其过去的手指


泰戈尔是这么说的

因为舍弃了,所以愿意一辈子卑微地屈居下风
即使仰头观望,也不认得它前世的那一具躯壳

手指头啊手指头,你知不知道
此刻的你在耀武扬威地随意飞舞着
下一世的你,如果选择了遗忘
就会幻化,带我走遍天下,无怨无悔

你愿意吗?

愿意的举脚,高呼~万万岁!

泰戈尔的境界,并不是像我这般等闲之辈能领略的
心血来潮的一个下午,无所事事啊
拈了觊觎已久的那本《泰戈尔诗集》,躺在沙发上翻了翻
看看里头有什么我能吸取的阳气
啊不,是精华才对

阳气?妖精?!

结果,精华倒是没什么入沁
瞌睡虫倒是养了不少,一条一条的蠕动着,恶心死了

姑姑的家,很不雅的一个女子,就这样丢人现眼地在客厅呼呼大睡了
目中无人,叫她父母颜面何在啊

泰戈尔,愿您泉下有知,大人不计小妮子之过
本想看一看泰戈尔优雅诗集,沾一沾里头脱俗气质,提升一下原本就不高的精神层次
结果,姜还是老的辣,老人言还是应该听进耳的

勉强真的没有幸福啊,顺其自然就好

不过,我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妮子只是静静观察,待时机成熟了就会主动出击争取我要的
所以,泰戈尔诗集我不会轻言放弃
即使得花上比别人多上好几倍的心力,我还是会试图去了解
诗里边,描绘的到底是什么境界


梦是一个一定要谈话的妻子
睡眠是一个默默地忍受的丈夫


多妙啊!

最近老天还是爱哭丧着那张脸,笑容吝啬到~半死
衣服晒不干的那一阵馊味,挑着眉毛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想念啊,我的阳光,你让我朝思暮想魂不守舍了
所以,可以放下矜持,出来见见我了吗?

明天,我们约会吧


小语,得收起玩乐懒散,和视若无睹我脑汁的法律,拼了!
老天保庇啊~

Wednesday, September 3

我是不是迟到了?



七天后的约定,啊,我迟到一天了
破纪录破纪录了,居然没有更新,八天

温馨警告,这一篇,可能会很大幅度的啰嗦
不胜其烦的人,你们可以离开妮泞,随你意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耐心看下去啊
因为我花了心思时间整理照片,再一一只言片语诉说

好了,启程吧,时光机就绪

话说,妮子上个周末,都不在家
出走了,留下妮泞

去了姑姑家,她的花店,帮帮忙
其实是添乱,因为我是新手,很外行
所以真正能帮上忙的,很少很少,不过店里的大姐们耐性极佳
很温和很笑容地为妮子示范,看,她们灵活的巧手

zomok我的酱笨拙的咧?差距酱大!

没关系,慢慢来好了,我这样在内心与自己对话,其实是
安慰
星期六和姑姑一起加班了,因为农历七月后的八月,结束爱情长跑的
争先恐后地想与伴侣携手步入教堂,让他们的天父见证他们的爱


We love,
because He first loved us.


在教堂庄严圣洁的台上,目不转睛细细品茗,香
突然觉得这句话很美,虽然我不是信主的




这几天一直对着花,很养眼,觉得一切事物都美好
姑姑说,我是第一次被这么多鲜花围绕着,所以才会这么觉得
时间一久,这份觉得周遭漂亮的心情,就会慢慢被平淡销蚀了

大姐们分享说,初来报到的时候,她们甚至将一些残花败瓣,带回家
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好笑
一整天的时光,就是这样被谈笑占据,理所当然的,满满的溢出来了

两个整天耗在花店,新事物敲敲脑门,咯哒一声进去了
新懂的一些花的词汇,像是满天星、猫尾巴、非洲菊、Ivy Leaves
火红的非洲菊很漂亮很野性,像是艳丽女郎微睁的眼儿
Ivy Leaves让我感觉很希腊,也让我想起吃了禁果的亚当夏娃

照片不多,因为我总不能在人家忙到翻不过身来的时候
在那边自顾自的拍照吧
老妈常教妮子,要识大体,虽然妮子还不是很够格




八月最后一天,你做什么了?
妮子很敢死的,跟朋友到了运动场,凑热闹
当天天上的那颗眼,也很给面子,威严地鸟瞰大地

防晒乳,我把它放在包包,可是很笨蛋地让它英雄无用武之地
我听见,它在包包里的低低啜泣,当全场人们高呼着默迪卡时




当天的白云很厚,人很挤,雨伞也很多,夹克也不落人后
大热天穿着厚厚的夹克衫,不会热晕咩?
我打心底惊叹着,歌颂这些御暑能力超强的人类

我的前边有一个很闪眼的姑娘,她的睫毛长又长,不经加工的
她手握录影机,oooppsie,不小心地,吸引我手机镜头的目光

我看着草场上列队的人们,想当年(当年?!),我也很耐晒的站在队伍里头
身着全白的衣裤很是刺眼,烈日之下,我可以感觉,汗滴比赛似的在背脊溜冰




降落伞!
由于妮子的摄影技术有待改进,加上手机两百万像素的镜头悠闲得~像个慢条斯理的老人
所以咧,this is the best i could capture
尽力就好,尽力就好
其实我早已想好,该怎样
才能把这一点蓝一点红一点黄,让它们发挥淋漓尽致的耀眼
可是,手机相机就是不争气!

啊啊啊,忘了吗?知足常乐,常乐!




那天的云层,成群出游,手牵手
势必要你感染它们的欢庆愉悦


最近才体验到,做父母的何其伟大,耐心又是怎样炼出来的
我的扁扁耐心,经不起热烈摩擦,因为摩擦产生的热能
让我害怕,我怕热,体质属很容易中暑的那型

知不知道
小孩儿精力充沛,体力惊人,记忆力更惊人

姐姐,你可以帮我折一下这个汪汪飞机吗?

暗地里警觉了一下
等等,
这个很讨人怜爱的语气,已是第几次出招了
而且攻击对象还是手无寸铁的我?!

等一下啊,我去帮你妈咪弄一下那个cake

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大约三十分钟后,时间应该刚刚好,小鬼应该不记得他刚刚的袭击
大摇大摆出现在客厅,脸上轻松得很欠扁

姐姐~

不妙!
来不及隐身的妮子,含泪地,刚刚还在盛绽的轻松,扭曲了啦
面目全非



这个小瓜比较善解人意,讨人爱,因为他不会一直让我给他折汪汪飞机再乱丢
他满嘴火龙果红地跑来跟我说

姐姐,我还要拍‘告’~


最近老天很拼命地诉苦流泪,我也很不给脸地把臭衣服往洗衣机里塞
结果咧,很明显的胜算不在我手上
不算不算,大欺小!

拜托您啦,赶快笑颜展一下,让我的衣服干爽爽
委曲求全,原来这么不卑微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