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花的香,蝴蝶语



任我随意垂怜垂青的是
一望无际的花海,殷红翠绿

我不会再,执意为一朵花,而驻留


玫瑰啊,情人草无悔的陪衬着你,然而我的心空荡荡,只会随风逐流
满天星,无可否认你确实是个可人儿,我只会糟蹋了你的爱恋
你爱的告白,原谅我无福消受,只因为我嫌弃你名字里的阴郁,红色郁金
我愿沦为你的俘虏,你深情款款的说,我却无法给你七里香是我唯一真爱的诺言

火红波斯菊,芸芸佳丽就你最深得我欢心,因为你的多情,我的不告而别你也不会见怪
小雏菊啊小雏菊,我恋你的傻气你的纯洁,可是我不想用你原有的愉快换日后的眼泪
你是向阳的葵,因为我你宁愿背弃你的灵魂眷侣,你知道吗,你的莫大牺牲,我或许不懂珍惜
矮牵牛,你是不显眼的,可是你的恬静温馨的个性,深深感染了万毒不侵的我,谢谢,再见

紫丁香啊,你让我忆起了当年我深深挂念的那段初恋,很抱歉,从你身上我看见的不是你
答应我,不要再为我神萦梦绕,秋海棠应该为真正爱你的人而日夜牵挂,我不值得
淡淡茉莉香,那是我最钟意的芬芳,即使你会赴汤蹈火的为我,我也不能自私的将你占为己有
你依旧逞强,泪眼婆娑只说了祝你幸福,嗯,我也一样,希望蝴蝶兰你早日拾起欢笑

年轻俏丽是你的本钱,少女的爱慕是情窦初开的验证,危险的爱情,不是杏花应该品尝的
最洒脱的莫过于一向轻飘的蒲公英,这一次的别离,你和我是不是不会再有再见的机遇
罂粟花,我想我亏欠你最多的,除了我给不起的一辈子之外,还有最让我感动的谢谢
希望有朝一日,我也会像你一样掏心掏肺的为一个人,你的真情我无以回报,纯朴的白山茶

剑兰,就属你最与众不同,悄悄话,我不会忘记月光满盈下
你对我的情话绵绵,神色了不为人知的,幽会


花蝴蝶,一阵一阵的,我会为随着香气寻找
下一个让我惊为天人的佳人、让我为之倾倒的



你会是我最终的温柔乡吗



呵呵,都说了,我的心境早已不再像湖水般沉稳静谧
我爱上的,始终不是一朵朵的娇艳欲滴

依旧眷恋,一阵一阵台风般疾速消逝的,花的香
你,不过就是,那位惹火漂亮的传信媒介


其实,我最喜欢的花语,莫过于
白色波斯菊、紫罗兰,还有矮牵牛

纯情乃永恒之美,请你相信我,因为有你,我尝尽了温馨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是千古以来最唯美的誓言

Monday, February 23

想标题其实真的很伤脑筋,伤神啊

thump thump thump...

就因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尽了多少分努力
手指头咚咚敲敲,糟糕啊,全世界成千上万不知道有多个人
在这一个非常时刻,挤破了头见红了依旧不罢休

精神可嘉啊

她知道成绩了!
女孩子们 MSN 另一头的惊呼,天啊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快,本来还想说藉着线路停滞不前的缘由
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能够拖就拖吧

我还不想,心理建设也还没齐全,镇静地接受这晴天霹雳
事后再平复奔乱的心情,整个安然无恙的表情

Contrast.

不要太伤心啊
哈?做么?败了几张?!
真的,真的不要太伤心啊
全都败了?!

全拜这个杀千刀的宽频服务所赐,我根本就挤不进去万头攒动的小巷
多亏这位热血心肠的大哥,大恩不言谢啊,妮子给你鞠躬斟茶,哈哈

鸡蛋糕


眼珠子都快咕噜下来了,一向最最最不投契的法律分数居然这么养眼


Lucky 7,所以我才会对 7 情有独钟

我很幸运,倍受眷顾恩宠
这份恩泽会不会一直绵延,会不会也有干涸的一朝啊

我是贪婪的,所以可不可以奢望祈求
这其实不应该只由我独享的运气,不会有见底的一天,一直都是满溢的

这个学期,还是需要下功夫时间心机的
即使智商不怎么高,不过我还是知晓,没有任何一个人
可以这样毫无条件的吮吸这份甘甜,这样下去幸运美神也会鄙视你

不屑的眼神好比锋利阴森的匕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探入刺伤你内心最隐蔽的深处

旧照片,从中可以看见老旧的微笑
很多时候,我靠笑颜笑声来辨别,你是谁谁谁

中五那年十八年华,原来好多时候,那个当下我不曾用心认真去看的人事物
霎时回首,感觉竟然如此深刻

糟糕,最近很容易就犯情绪病,好学不学学人家搞 emo

天啊!




你能不能也和我一样,就以笑容当媒介,把我找出来

那个时候和现今不朽的,除了笑容之外,还有我的
象腿
天杀的鸡蛋糕
有没有人可以传授一两式瘦腿的绝世妙方,大恩大德永世难忘啊

最近啊,肚子饿的次数频繁得离谱
想念一个人的心情,更是随时泛滥成灾

都说了,跟着感觉走简直就是我最拿手的,典型的双鱼咧

Friday, February 20

短短

一切都照旧了,也是时候上轨道了
懒散了些许时候,要这幅懒骨头一时转换模式
还真有如一步登天之难

好久没有开夜车了,不一样的是
最近夜睡的寂寥里,没有我最钟爱的咖啡
我要味道有些苦苦涩涩的,不要甜腻

星巴克的摩卡,味道恰到好处

考试成绩放榜了,就当女孩子们告诉我她们上网看到自己的成绩了
那个当下,手脚罕有的冷冰冰的,有些颤栗
有些振奋、有些期待、有些害怕失落
也有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恐惧

谢谢你啊,蒋先生

很顺利的,我过关了
就连一向不怎么投缘的法律,分数也很不错,还是三张之中得分最高的
出乎意料啊,真的
我想我的确是,万分幸运的

=D

这几天都有这个念头,好想一大伙儿老朋友都在我身边
大言不惭的我要昭告天下,我想念你们个个,过分挂念

一个两个好就没捎消息给妮子的,我会偷偷的不过分的期待
邮件箱里,安分守着的你们出其不意的近况,可以吗?

没法子啊,MSN 闹脾气耍性子了,我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I miss you all dearly and badly

迟些再放照片吧,我其实有好多好多想说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等了我好久却又不愿意妥协的财务报告笔记

有人啊,同样大言不惭说大话不眨眼的要我以他为榜样,
always be prepared, just like me

q(==)p

一个人硬装勤奋的夜里,我只要白白淡淡干净的,一杯水

Monday, February 16

For you all, and also for me.

喂,你在那边干嘛?
在看旧照片啊
旧照片?
嗯,就电脑里边的,越看越想哭
不要看了

心血来潮翻一翻旧照片,那感觉,像是打翻了五味罐,什么滋味都齐全
看着当年一个两个年少的印记,最轻狂最无忧的时刻都停留在那一年了

我可以想象那张不开心的脸蛋,只因为个个聚首后,现在又是各分东西的时候
即使依依不舍,即使大家都希望时间也像十八岁一样驻留

不会的,什么都是会成为过去式的

来,把沉重的感受都收藏好,尘封
锁住了,再将仅有的那把锈了的钥匙随意扔了
从此就不要再刻意去寻找已经丢失了的

每一次的分离,每一个缓缓离去的背影,
其实我们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
有时候我们贪玩,误了那班我们以为会等待姗姗来迟的我们的班车
有时候我们刻意绕道,不在原定的驿站下车,下车后再上车
有时候我们倦了,一上车一不小心就入梦了,猛然惊醒,原来早已过站

即使手上持着写明目的地的车票,but still there is uncertainty
什么时候下车,哪一个点转战
原来这一切我们总以为已成定局的,其实未知数一直潜伏着

或许我们不知道,因为从未留心过它出其不意的探头探脑
或许我们是知道的,只是选择了蒙蔽,以为就能这样唬弄了事

尽管上车下车的时间不一样,来送别前憋着泪的容颜也都张张不一样
挥手时分心情不一样,月台上的人潮也时多时少
手上拎着的不再是爱吃的柿子,沉甸甸的行李箱里面装满的一点都不简单

有一直以来引以为荣的梦想,有家人自相矛盾的期许与不舍
有朋友们不约而同来来去去都大同小异却同样真挚的祝福与叮咛

最重要的,还有见证时间曾经有一霎那为我们静止的,照片

有时候,难免会怪怨行李箱实在太小了

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会傻傻的自己下定论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无论你身在何方
家乡也好、离家不远、南中国海之隔的那头、尝尽四季飘着枫叶的国度

我们都一样,前方默默等着的是我们都希望会很旖旎美好的将来

离开是因为要迈开脚步,鼓起勇气到另一个地方开拓受保障的将来
一拳一脚,能为理想耕耘奋斗岂不是美事一桩,是值得欣喜的

即使一向不擅长离别,即使一直以来多多少少都打心里抗拒道别
你离开我离开,我们都心中有数深深明了这挥手后头的意义何在

我会在你上车之前,尽量挤出一堆笑脸
而且手指勾勾要你保证,你不会忘记我当时的神情

啊,这急流真是按捺不住了
就在我把背影留给你的时候,我松懈了也不克制了
始终要涌出来的,我会让它得到全然的宣泄

它,晶莹剔透,里头的不舍也被纯净了




有时候,特意的道别会让我不知所措
脑袋刷白的那一片刻,能想得到的只有你要离开了
煽情的话语我说不出来,感觉很忸怩
若无其事继续调侃是我的鸵鸟政策,不要戳破,我会老羞成怒的

Take care, I really mean it.
其实 keep in touch 才是我最想说的,因为我会挂念

小语,十二月的考试成绩,弄得我心神不宁
英国时间 2月 16 早上大概八点吧,出炉了

祝我,低空掠过

你允承了的,会为我暗地里向上头几位好公公好姥姥说情
口头承诺其实我也一样受落,实在容易满足的可以

上天保佑,你我他她

不瞒你说,挂了电话的那一毫秒,其实都会有落泪的冲动
不过,我却依旧热切盼望,离开之际你不忘对我说拜拜的心意

人啊,总是这样作践自己,心甘情愿的

Thursday, February 12

物以类聚

Anger is a condition in which the tongue works faster than the mind.

一个很偶然的部落看见的一句话,一大堆大道理我资质钝拙悟不出来
所以我安静沉淀了一段时间,慢慢酝酿我应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去看开

是气定神闲心平气和,抑或老孙一样打闹天宫


我不像你们一样,含着金钥匙降临
我只知道我第一丝气息,闻到的是两老对我的期待与欣喜

那甘甜,即使当时初生记忆都等于零
可我永不会忘怀,因为那是我最初闻到爱的香气

划清界限了吗?

说我装清高啊什么都好,随你去
张嘴是你父母赐给你的,你要说什么都可以

流言蜚语,我耳根仍能若无其事的清静得很呐
那可是我们一家的独门功夫,外人休想将之弄到手,非子女勿传啊

原来我们和你们,真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要真正的臭味相投,才可以相濡以沫啊

噢,对了,我不是什么豪门世家矜贵的小姐
我不过是吃惯了粗茶淡饭那日子的穷酸人家,家徒四壁啊
所以若你想巴结啊或是只想捡便宜拿好处的,过那头去吧
我这里只不过是贫民窟,另外那头才是真正的朱门酒肉臭

放心吧,和他们攀上干系,你肯定不会沦为冻死骨

一件事情就能让你看清,一个人努力隐藏却事后曝露的嘴脸
很值得,至少心痛懊恼过后的那一瞬间
你终于知道

有些人,注定和你形同末路

所以说,人以群分

Monday, February 9

有没有人会想念,大声问你好吗



紧闭的窗另一边,我用不同的方式去感受
这喜气洋洋氛围娓娓余音的那感觉,就这么快过了啊
最喜欢因为烟花璀璨过后,气喘吁吁那看不清的迷蒙

老爸说,经济不景是骗人的
烟花是人们将钞票燃烧成灰烬唏嘘嘘,给天空的礼物

我想啊,老天压根儿一点都不钟意这份人们自以为是它会喜欢的大礼
你说呢?

十五天,其实真的一点也不长

这期间啊,见了很多很多的老朋友
有些素不往来的,在佳节的熏染下大家都显得十分热络
有些一年只见一次面的朋友,这十五天内我才发觉原来我们也可以聊好多

明年,我们再见?





今年我们上镜的次数多得我的笑颜也都像设定好的
记得,要露齿,这样看起来比较阳光灿烂,我喜欢

手中有的就只有这两张,不再是小醉红的小透白,辛苦你了啊

有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样表面的倒影
让我看见有些人的坚持不变,就像是上上面那个依旧调皮的家伙
那个依然手颤颤手握手机相机的鱼圆
日益漂亮艳丽的可人儿们,女大十八变啊,不轮到你不相信

我记得啊,那天我身着的是军蓝色的连身裙
我很喜欢却又考虑了良久才决定占为己有、刚刚好贴身的战利品

最近啊,忙
都尽忙些,有的没的,可有可无的

我不到你们个个府上到访那么久,究竟有没有人念念我?
耳根清静得过分可怕,都没有几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大声嚷嚷吵吵我




这几天啊,就忙这个
有没有谁知道那是什么?
给你些许提示,针线活儿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一时兴起的注意,真希望不是三分钟热度啊

有时候,我也真希望自己是坚持到底努力不懈的丫头一个

今天元宵咧,中国人的情人节啊
好久好久没有体验一下那浪漫了

明天,几个女生大伙儿,我们约定好
来,开开金嗓,我想听听你的夜莺喉

不怕不怕,记得明早一起床就开嗓
啦啦啦啦噢,再高一个 key!

还有

二月九阿嬷肚皮蹦出来的老爸,今天你四十四咯
为了你的礼物我抓破脑袋,可是还是 to no avail
因为你什么都不缺了,你想要的我寒酸的可怜买不起啊
最多他日我 lek lui dee,多挣一些银两
到时候我就会很识 do,你放心好了,哈哈哈

祝,生日快乐,元宵圆满
我们说好了,身体一定要健康啊

Wednesday, February 4

你是我的

继上一次让人晴天霹雳的‘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一次换了语调用词

恭喜你,no longer a Swatch!

阿爸,我可以先 withdraw 今年的生日礼物吗?

没问题,等你回来!

新年之前的两三个礼拜,归心似箭,多么希望啵一声就可以回家了
除了因为期待那喜气洋洋的佳节,也因为这个

老妹一月十三的十八生辰,老爸有点大手笔的送了她一个丝袜治
还嵌镶着水钻的咧!
虽说水钻不是真的有卡钻石,不过一闪一闪水水的煞是好看
就这样,被一时的眼红煞到了

当然,老爸也履行了他的承诺,好榜样啊值得嘉许,哈哈

原本期望中的会是一个白带圆表面
不过却又不太心仪它过于平凡的简单俐落,不甘心
挑啊挑的,看来看去始终没一个真让我倾心的,有点失落

因为不想就这样委曲求全,选择一个尚算可以却又不是最喜欢的

not until I spotted you.




无意中让我眼前一亮,就拴在那个不起眼角落默默等待垂青的,你

犹豫了良久,拿不定主意
因为这个跟之前手上那支还算满意却又不是最爱的表,相差一百

老爸爽快地说,喜欢哪个就要哪个吧

老爸是懂得享受的一个人,尽管他想享受的欲望有时会被诸多牵制
但他深深明了,千金难买心头爱这个不怕烘炉火烧炼的真理

老爸老妈,大恩不言谢啊,你们的宝贝女儿我为人腼腆不好意思说出口
包容成全我任性的挥霍,即使我还只是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负资产

表,一向是妮子最爱的搭配
简单,不用我费神去思量,怎样的手镯应该搭配什么颜色款式的衣服

妮子自认没有什么 fashion sense 啊

这一次的新欢,能把我守住留住多久啊
妮子虽然喜新厌旧有些花心却胆敢拍拍胸脯大喊我不滥情
若真有缘,或许你有幸和上次的丝袜治一样

咱们就来个,三五年雾水情缘
恋你鱼鳞似的表带,一点一眩螺旋状的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