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1

悲号只是一下子的,迷蒙昙花


都在盘算着什么啊,镜子里的倒影显得很不耐烦
不快充斥这个似乎东西太多了的小房间,右手约莫半公尺
即使再怎么色彩繁华也留不住我的人我的心的,笔记义务

左手上方是,委屈了好久无声落泪的,黑巧克力

有一个我简称怪癖的坏习惯啊
零食啊饮料啊什么的,常常一开始的时候
热诚的全然投入,计时开始

嘀嗒嘀嗒嘀嗒

我对你们的喜爱为什么总是不会长久
为什么不能让你们尝尽了被纵容关爱的棱角后,了然无憾地沦为雕像
我不是巧夺天工的雕塑家啊,抑或我把上辈子引以为荣的本事
就让它不破坏自然定律的,留在属于它的年代城市,成了遗迹

Giovanni Lorenzo Bernini,有朝一日,我们会膝足畅谈
相约罗马,几个世纪你的骄傲,再度破土而出,有我见证啊

期待吧?

嗯,我满怀期待憧憬

星期日,今天与人面对面不超过一句话
一时兴起搞自闭,我把房门轻轻地掩上了,不锁
企图不发出任何声响啊,因为房东安娣老人家她也很寂寞
我把门带上的脆响,或许只会徒增周末的寂寥,即使她已习惯独处

七点十五分,要把肚子填饱饱,撑爆
要不然现在身在外家的那一家子会不放心啊,所以务必要按时吃饭

今天只吃一餐,安啦,不是厌食
只是有时候想来点不一样的,今天身子空荡荡的,心灵也忽飘飘的
一不小心落水了,湿嗒嗒的我只想滩着一动也别动,自然风干

这是一个人周末待在家的反效应啊,鸡蛋糕糟透了

五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私奔吧

私奔到月球是很愉快的恋爱进行曲,现在风向的转换我比较倾向于
不激昂不忿动不撕心裂肺的,让心情犹如枫叶纷飞的

旅行的意义,谁说妮子非得喜新厌旧的

没关系,这种低迷的感觉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因为,很快就是大快朵颐的时候了,兴奋剂

今晚,谁愿意陪我熬夜,和我星空下漫步
我需要的是,专注

Saturday, May 30

早安晚安的交替

决定了就不再犹豫放手一搏,至少知道自己做的是一直憧憬的
这种实践的力量其实很吸引人,闪闪发亮的那么夺目漂亮

以至现在能够到处游历,用自己的目光眼界
去批判这个世界,批判之余也不忘挥霍赞叹

为当地人们留下摇滚的基因,那精神就这样流传下去吧
足迹独有的香气会被风吹散,能够这样实绩纪录是为了备份将来
无法预知什么时候,我们都不约而同学会了遗忘,无师自通

因为好多的好多,都带不走啊


我来自远方

何去何从,哪里来哪里去
替眼眸耳朵感官执笔,记录他们的点滴感想传记
怀着不过分的私心,我希望读着的人们能倾听当下心情诉说的热情

那是一种,不分你我没有界限的分享

有一天,我也能不能像他们一样,朝自己的梦想出发
梦想把我拐带,让我一次又一次地逃亡,等待着诸位莅临的城市始终靡丽

这一站我待多久,下一站我会不会决定留下

我要去我想去的地方若一一数尽很累人,有时候想一想
即使只是自己狭隘的想象,却还是忍不住傻乎乎的心情跳跃
原来安分的躯壳里,禁锢的是不甘平凡的灵魂,一直想飞

想象,无形式的机票护照,地点时间随你喜好

有时候我很孤僻,想体验一下独占机舱的滋味如何
不需要空中服务员啊,只要知道什么什么在哪里哪里,我自己来
把只有自己鼻息的小小空间当作自己家,我依旧是孤僻的有时候需要沉淀

安静的沉淀,外界请勿扰


找到了欣赏

今天,我不等鱼肚白了
若是让她知道事隔六个月后,她上场的黄金片段罕有地被我捷足先登了
不被宰了才怪,不行,我还有许多现时不过是空想的愿望

如果你知道,这么个完全属于自己没有烦嚣杂质、轻柔清澈的时候
地球上另一端不知名的街巷,有那么一个人反复听着你的声音入眠

那会是怎么样的感觉,生物与生物之间的交流联系好温柔

我醒了,却又要睡了,officially 的晚安世界
能够把所想所听带进无梦的眠,那也是一种境界啊

Thursday, May 28

悄悄,相约人间呐

今天五月初五啊,我真的没有忘记
大姐怕我一个人孤零零过节,打算要带我去好好饱食一顿
弥补游子多多少少的乡愁,好在伟大诗人屈原的名字
并没有噼里啪啦的响彻云霄轰动全球,后人非得敲敲打打烟雾弥漫的纪念他

那样的话我就真的会很低落,而且适逢考试的敏感时期咧

有没有人试着让鸡蛋站立啊,是不是正午时分效应最强烈



今天并没有大肆庆祝大鱼大肉,小小肚腩已经露出我刻意掩饰的圆圆角
已经憋不住了啊,是应该收敛了,深藏不露还真不好培养

我要当高手当强者~

考试一步一步地趋近,被逼进了墙角无路可退了
无处可逃的时候,就不自觉地会让自己去适应
警惕自己不可以日上三竿才滚出被窝,闹钟铃声一个接一个的替换
越换越响亮喧扰,说好八点起床,闹钟得锁在六点四十五

因为入眠的时候,我万分的投入融合,毫无意识的忽视身边的种种

说好今晚待在学校,好好用功发奋图强
怪自己修养不够教养不好肤浅自私吧,因为一个自己看不顺眼的人
挑了挑眉毛,我们回家吧

总觉得待了整个下午的 study room 怎么从我们提前了的晚餐回来之后
显得乌烟瘴气还隐隐夹着酸酸的异味,啊,那是偏见呗

看别人不顺眼,是自己的修养不够

傍晚的晚餐,青葱蛋饼,原来 spring onion 就是青葱
就因为青青绿绿是春天专属的色调吗?
欢愉的氛围,七个女孩子,就一个主角

考试顺利是最实际的祝福吧,呵呵

 
起轿 凤冠霞披却不闪耀 鞭炮 燃烧的喜气沾苦恼
苦笑 爱蒙上盖巾看不到 醉掉 交杯酒跟谁不重要
 

很悲伤啊,总在交战前夕发掘很多对味的旋律

改嫁改嫁,掀起了盖头却原来不是深爱期待的那脸孔
一点点希望的火苗,如果可以我希望它有星火燎原的威力啊
可是而今不用滴水也能将之熄灭,前奏的雷声让我有股想哭的冲动

爱上心里始终有别人的一个人,会不会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现世不像故事那样一如往常的阖家大团圆,想硬钻进已经被别人影像填满的心房
为他在所不惜赴汤蹈火之余,即使知道自己的努力到头来也只是灰烬

没有怨恨啊,就只有一弯浅浅的,只有自己看得见的那无奈弧度
安静地待在喜气洋洋的新房,即使你一道目光也不愿意给我
既然都已经是你的枕边人了,还是会担心你踢被着凉了
睡不安稳没什么打紧,我只是想为你被角拉好而已

无声凝视你睡着的倦容,只有此刻你并不冷漠

错综复杂,
我很单纯思想很浅白,不玩不玩
筹码我拿不出玩不起,更重要的是,心碎的摧毁力会让我脑瘫

足以吞噬一个人的自信,还有与生俱来那原始天性的能力

掀起了你的盖头来 让我来看看你的脸
唔唔唔~ 不是你的脸

嫁娶的不是心坎上的住客,枯萎了干涸了,眼泪微不足道
我希望你常驻,爱是唯一条件的付出,你却收了行李笑着说

谢谢你的照应啊,我要走了,赶着出发到下一个驿站
喏,这是你应得的,就当作房租吧

你手心是缺了一角熟悉的心形,互不相欠是你愧疚的决定

Tuesday, May 26

极不营养

有没有谁愿意告诉我,为什么长豆鸡蛋炒饭

硬是要大葱一起混着炒

我是被温室惯坏的蔷薇,其实到底有没有听见
我内心一直很渴望能够公诸于世的小小呢喃~

小小草,你的坚韧是我一直敬仰的

有些时候,会觉得自己真的得过且过胸无大志
什么事情都抱着侥幸的不良心态,坚信船到桥头自然会直
少了些,是应该偏执的炙热狂分子,淡淡的味道得调一下

我偶尔也会很期待,自己疯狂无忌的一面呐

船到桥头自然直,戆直戆直得丝毫不差
如果风向出了偏差,漂啊漂的不会靠岸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谙水性

最近语无伦次的频率很高很高啊,超出指标爆表了
我是短暂考试症候群之一,有没有奋勇之士愿意拉我一把?

不了不了,我害怕我柔软手心也会被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突破防守瓦解了

无可救药啊,持续了好久好久无法根治的胡言乱语
今天的脑浆不适合 study mode,可不可以若无其事的闷头大睡

噢,两双凉鞋笑容满面容光焕发的向我挥挥手潇洒的说嗄唷哪啦
一个接一个,还真是恩爱吼,为什么一点留恋都不留给我
紧握双手晃啊晃的那恩爱画面还真不像是快要撒手红尘的模样

好事成双成对,双宿双飞,好一对让人艳羡的佳偶啊~

曾经有一个男生告诉我说,男生买鞋子的第一法则就是

我的鞋看起来像阿伯,可是很舒服!
女孩子啊,看的是鞋子的卖相,你穿那样的鞋会舒服咩

紧紧盯着我脚丫子上我一直以为很舒服的平底鞋

其实啊,鞋子和人一样,久而久之感情就慢慢培养出来了
即使之前我是半拖半拽的将泪盈眶的你带回家,by hook or by crook
现实总让自以为是的人自尊心受挫,毫不留情的敲碎没有根据的遐想

还是比较相信,第一眼就感觉对了的 sixth sense

简单来说,就是我买了双替代品
靛褐交错的小露趾,就让我们轰轰烈烈的名留青史

这个夜晚,唯一正常的是耳边荡漾陈老师旅行的意义
清净见底的幽幽嗓音,足以洗润倦了一天的风尘仆仆

啊,怎能忘了那个和我一样正在疯言疯语知道我这是 mood swing 的恶魔

说来说去,我还是得将大葱炒饭硬咽入喉

Sunday, May 24

空空,入夜

周末的晚年,是不是许多人选择狂欢的良辰
这个时候,我一个人在家
房东安娣老人家她出外去了,和家人共享这个年纪应该尽享的愉乐

自去年七月开始一个人在外,就十分不愿意轻触
像这样的一个周末,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察觉窗外天色渐渐暗下来
很多时候,如果和女孩子们没有什么特别的节目

我都没有心情吃晚餐

有时候等到闷不吭声的肚子终于发出不满断断续续的碎碎念
啊,都这个时候了啊,早上起床看了一眼的闹钟,转了一整大圈

真是辛苦你了啊,即使现在你唤醒我的方式很温柔,都不大声嚷嚷


Jnet


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周末,这个不属于我的家的房子
像是缄默的法官,冷眼看着屋外的物换星移
而我,还是那个百般看他不怎么顺眼,他啤酒肚里的蛔虫

即使他怜悯的让我有个遮风避雨的屋檐,我嫌弃的不是他的麻雀虽小
而是为什么怎么都调教不好的我这个不心存感激的丫头

理智一点,接下来的这几个时辰,我都应该保持头脑清醒
即使那被纵坏了的左边太阳穴,又开始撒野

我很欣赏它词句意境的那首歌,即使其实很悲伤
却欲罢不能,即使换了一首又一首,我寻的是另一种不一样的体验

最终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归原点

快要开始了,六个月的准备上场准备殆尽的时刻
也同样意味着假期不远不远了,我很想很想回家

这个学期并没有上个学期那样付出六十分的努力
过度挥霍以为自己有的是意志力和时间,其实自己多少斤两我都高估了
直到我开始意识到,啊糟了,这样不行

好像,已经太迟了噢?呵呵

网络很大很大很广泛,一个按键之遥,我想看见听见的什么
就不可思议的近在眼前,可是那感觉好虚幻很飘渺
会无可救药的沉沦,即使我很想抽离这短暂的欲望成真的剧情

是犯贱,在明知不可能涉足的领域寻找一丝温柔
因为这个天色逐渐凋零的周末,我不喜欢自己一个人

学会了,孤单和寂寞不一样

没关系,就耳机戴上声音调一调,足以抹杀周遭的一切
口味一直换可最近热衷的音乐,五十一百我都试着不厌倦

乖乖~这不过是心情的过渡期
待会儿将自己濡湿,幻想自己乘着晴朗吹着海风,没有大得过天的心事

老妈钟爱说我天生天蹋下来当被盖,好喜欢这种无忧无虑的说法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春天不走远 有谁能听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我说,这首歌很适合丧礼啊
女孩子说以后,她的丧礼可不要这么悲伤

也对,时候到了就应该洒洒脱脱的转头
即使生前再怎么喜欢留恋懊恼叹气,到了那一刻也只是过眼云烟了

我额外拥有的,是不属于我这个花瓣吐蕊的年纪,为赋新词的强说愁
有一种天赋魔力我没有,用字句漂亮无缺的画出你的所想所思我不会

说,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 偷走一切

Saturday, May 23

笑忘如烟



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容易受感染被感动,我是一个情绪波动极大
宛如狂涛中一艘纸船,那样一个人,所幸不像纸船浸湿后那般易碎小心轻放

被五月天感染了,被阿信指尖下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际遇感动了

有时候,会觉得
歌词总是太旖旎无缺,突然觉得生命充满生气曙光的幻觉
甚至让人想许下更多不实际的愿望,其实那不过是一种暂且抚慰人心的假象

有人回应我说,很多人不介意自己看到的只是假象
因为真实是悲惨的,是平淡的,是毫不起眼的

啊不应该这样,响应五月天精神吧
眼睛和外界是一场又一场的邂逅,永远不倦怠的奇遇
如果现实中不允许我这样放肆的遇见意外的喜悦悲哀

昨夜临睡前,错了,是今早,比较适合城市的凌晨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繁嚣都静止了,一些声响就足以划破静谧的湖面
思绪漫游之际,有一股冲动想从被窝一股脑儿溜出来
熄了的灯依旧熄着,我可以靠感觉将一句一句想说的都文字化

熟能生巧呗

知不知道这种感觉,临睡前丰富的画面,一个一个都模糊了我记不清
有一些懊恼,说好要记好的,而今一切糊了像是梦的零星碎片
世界末日般的灌自己昔日最喜爱的可乐,生怕忘了那沁透心脾的滋味
可尝来尝去却纳闷为什么就只是空白的味道,为何不是记忆所熟悉的

味觉踩了个空,高空中来一个最后的 goodbye kiss

是应该不那么晦暗,看事情都没有很豁达很不屑
我没有资格说自己的人生才快开始,因为我永远不能预知
什么时候会是自己化为灰烬的一天,是做好准备的还是杀你一个措手不及的

喂,今天难得起个大早你却是怎么了!

一整夜的轻轻摇滚并没有为我带来无梦好眠
这就是能唤醒人们的音乐吗,所谓的 soft rock
渴望被理解的人们都会感动涕零,因为心声总算有人大声唱给世界听

能不能够把 Mayday 主唱阿信和我一自以为是樱桃小丸子里其实是蜡笔小新的玩伴阿呆,做个联想
在学校里朋友说有人长得像阿信,瞥了瞥一眼
欸,是有一点小像噢,可现在大伙儿一致通过

他长得还是比较像阿呆,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美的作品有很多,可是完美中能够桓久的会是多少
会不会有那么一个方程式是专门衡量这个几率的


我坐在床前 望著窗外 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 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 永远不改变
拥抱过的美丽都 再也不破碎
让险峻岁月不能在脸上撒野
让生离和死别都遥远 有谁能听见

我坐在床前 转过头看 谁在沉睡
那一张苍老的脸 好像是我 紧闭双眼
曾经是爱我的 和我深爱的 都围绕在我身边
带不走的那些 遗憾和眷恋 就化成最后一滴泪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著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著树叶 有谁能听见

耳际 眼前 此生重演
是我来自漆黑 而又回归漆黑
人间 瞬间 天地之间
下次我 又是谁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为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艳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有没有那么一首诗篇 找不到句点
青春永远定居在 我们的岁月
男孩和女孩都有吉他和舞鞋
笑忘人间的苦痛 只有甜美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曾 挥霍的昨天
无论生存或生活 我都不浪费
不让故事这么的后悔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我坐在床前 看著指尖 已经如烟


五月天,《如烟》
可不可以让我用盈眶的无声赞叹,代替了掌声

我喜欢不开灯,隐隐约约米橙相间的窗帘,阳光探头探脑的好奇与羞涩

Friday, May 22

备战备战~


是不是很多事情,只要咧一咧嘴,眼睛眯一眯
就烟消云散,又是明媚阳光普照啊,凉风习习

最近就连咧咧嘴的空隙都稀得可怜,时间还是一样不多不少
我还是一如往常的懒散不冷不热,船到桥头总应该会直

是先天还是后天的乐观,懒骨头无法不造就的乐观啊
祝我,吃好睡好读好上课好玩乐好什么都好

现在肚子呱呱叫 nature's call

准备好咯,到学校去温书~
还得上课到晚上十点啊,早睡早起好市民们熄灯就寝的时候到了


顺其自然 临睡前说晚安 不要不要 太多希望
顺其自然 也许就这样 我们会发现 更多的浪漫
 

Tuesday, May 19

secret recipe.


体内白血球奋战的时候,老妈通常都只会煮白粥
白白清清的,知道我们不爱炸葱,青葱我还勉强接受
所以即使她喜欢她所谓炸葱的香,就因为丫头的挑三挑四

我家煮的粥,不很滑绸的表面上
从来不会和我吃了会呕的炸葱有所纠缠

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吗?

有时候,是担心鸡蛋里挑骨头的孩子口淡淡食欲不振
老妈煮的水馃条,简单口味不重,因为抗拒 ajinomoto
有时还小作弊,偷偷往汤里头下了些爹地面的调味料

小小作弊,不扣你分反而晋级

很普通的一碗住家馃条,味道泛泛可以接受
我吃出来的味道,并不是其他张三李四可以随随便便三两口品出来的

因为我吃惯了家里的菜

所以注入里头的味道,是值得我炫耀、至高无上的自满
沾沾自喜的滋味,就是这样让人向往吗?

以前还真不知惜福,最忌鼻塞的时候
老妈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水馃条,说就算不舒服也不能饿肚子

不识相的黄毛丫头竟然还会摆脸色,鸡蛋糕

肚子绞疼的时候,还不忘于下一些力气投诉这个不满那个
你说你说,眼前只为我而沸腾的那一小碗黄姜酒
却被我看成了一口一口下肚后就会枉股一切摒弃尘世的孟婆汤

啊大吉利市乱说话,掌嘴!

最近是气候作祟,还是地心吸力的缘故
老爸很不小心很不轻的滑了一滑,就这样兑了一腿的青青紫紫
老妈也很不落人后的,时阴时晴时雨病了,好坏好坏让人忐忑

传说以前观世音菩萨还未修成正果前,勇气万分可嘉的
割了块肉下来熬汤给患了怪病的父亲治病,即使父亲之前逼不得已不把她留在身边

我怕疼,可不可以换一个药方

如果说,子女的爱心能治百病,那就好办了
老爸老妈,你们要乖乖噢,老土的水多喝一点
或许要你们好好休息时不太可能的,因为你们总有很多心事锁眉
所以,就不苛刻的要你们不想那么多,暂时给心灵放个假

噢还有,要大口大口的把那整锅不小心焦了的 imaginary 白粥统统吃完
一个两个务必给我早日康复,知道吗?

Sunday, May 17

You!

 一光年究竟多长,我真的一点概念都没有
所以,如果我说,愿我们的友谊,一二三四五六七光年都不变

你可以破口大骂鸡蛋糕,因为我确实是在 bullshit

原来我们现在看到的点点星光,其实早在不知多少年之前
早已物换星移,现在看见的未必就是这个时刻发生的璀璨

因为光束虽以疾速前进着,可星光却很拼命的从好远好远无边无际的那端
努力让能看能赞叹的人类,瞻仰它的努力

所以,星光的不懈,被人们称之为光年?

其实我懂得很少,反而你懂得很多
所以听你说话就像是,一个老爷爷手中的扇晃阿晃,分享当年你的柴米油盐酸甜苦辣

当然,我就是那个满脸疑惑却不住好奇的可爱乖孙



大点大点,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哈哈哈
我很识相用隐喻唤你的小名,即使现在我的脑袋像是糊了的粥一样
香香滑滑的,慢慢一口一口琢磨滋味更佳,忌讳囫囵吞枣啊

就像一个人的精神领域

想一下子拼命喂食自己额外的知识资讯,企图一步登天
却忽略了,原来心田的建设并不是天文地理无一不精
更重要的是你如何灌溉,深厚的底子不是一两天磨出来的功夫

拔苗助长?

啊扯远了扯远了,把我继续语无伦次的欲望收回来
阿邦你放心,虽然我影射的就是你,无需对号入座那么麻烦了
不过咧,你知道我不是在说你训你
因为我还不够料这样讲你,层次差得远差得远

总而言之,秉持你的观点智慧
一直以来你都处理得很好,不管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之前抑或之后
或许些许时候不经意歪出了轨道,能在跟上轨道就好,不失灵的列车

糟糕,我的脑袋不能操作了,脑瘫词穷
应该是看了太多同样一个人的照片的副作用,哇哈哈哈哈哈

So, who's the lucky one?

这样模棱两可的问题,你我都心里有数啦
我这就要向我的床褥投怀送报猛放秋波了

好吧,在这之前

Happy Decaying, pal!
这是你教我的新词汇,哈哈哈

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飞得多高,而是飞得倦不倦
带好咯记好咯,恕不退还呐

我忘了,如果不能那样伟大壮烈做好几个光年的知己
没关系,有时候偶尔的想起,淡淡的那也是一种零负担的挂念
你是风筝我是线,那是手纵风筝线般,一拉一扯平衡的维系

Wednesday, May 13

这个比思春更要命

因为一个小小草莓,就两天吧,行动不怎么方便俐落
动作不大,即使一向已经习惯大咧咧,只因为我忌讳疼痛

很糗很羞人,地砖上的水迹很不识相,让妮子很漂亮的往下一个弯弯弯弯弧度


砰!
哎哟!
妈!阿姐跌倒!
喂喂,阿妮!起来起来!


疼得~眼睛睁不开,仿佛死闭着就会不那么疼
结果咧,真的不那么疼了,只是吓坏了老妈子
因为老人家她以为我晕倒了,递给我杯水的那只手,颤啊颤得好厉害
好在屁屁有些肉肉,否则现在应该跑跳都成了大问题

感谢佛祖保佑厚爱啊~

回家一趟,那是上个星期五的期待已久的喜悦
飞行一个小时其实很好过,只要双眼一眯再睁开
嗡嗡一过就到家了,只要我不要贪小便宜的,适时睁大双眼装精神
只为虎视眈眈空少手上那杯,纯度不高的,橙汁

肤浅啊肤浅

咻的一声过了,飞速

青梅竹马飞走的前一个晚上,他家小弟的十八派对也跟着参一脚,不亦乐乎啊
我是他的红粉他是我的蓝颜,提前庆祝他的二十一,小小意思啊许你香气回忆
妈妈节老爸谢谢你了,给老妈添了个小净白,晚上的飨宴我其实并没有吃很饱
十一你最大,欢迎你加入二字族啊,会在我家为你点蜡烛是我的私心你的荣幸

Happy Decaying,这是一个好多成长仪式的季节啊



好久没逛菜市了,和老爸老妈老妹小妹一块儿,天伦之乐啊
姑姑姑丈是水果贩,因为每天的来往说的英文咕溜溜的

公公婆婆当了不知多少年的鱼贩,养活一家十几口
婆婆最近改行了,转当绿油油菜园里享清福的快活人

为什么不是一粒,而是一串的番茄
一个月后我回来,姑姑你务必给我一个让我大大声噢~的答案呐

不用别人传授,妮子也知道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应该专心不要分神
我是一个很容易受诱惑的丫头,单单一个我从来没时间看的连续集

结果结果?

不用看,一定是焦了的
你这个女儿啊!真是入不得厨房!



老妈果然还是姜是老的辣不同凡响,老妹果然厨艺精湛料事如神
其实啊我是知道的,那个当下老妈差点破口大骂了,可是后来

她忍不住了,我看见她不知是哭还是笑的瞬间,再后来的忍俊不禁

那个焦黑的部分,我都切好了收起来,准备好好招呼人家
结果老妈害怕家丑外扬,在我上下寻觅的突然间
我在垃圾袋里找到了我为小恶魔精心炮制的,点心

恶心啊恶心

沉甸甸的笔记,我都把它们一时很不小心的,给抛在脑后了
即使我已是二十一的学院生,老妈还是会忍不住唠叨啊,那是母性
老爸也不甘示弱抗议,朋友节目都太多了

现在可好了,接踵而至的模拟考,我该换上什么样的表情啊
笑脸盈盈不当回事?泪眼汪汪佛脚抱紧?

会闹小小情绪一阵子,因为回归原点我必须是个称职的学生妹不负重望

还有啊,那个行李箱我可不可以搁着不管
因为一个月后,又会是我期待的喜悦啦~

至于现在嘛
女孩子们,我们战斗吧!哎~

无缘无故大伤风,要是现在有碗热腾腾老妈的鸡汤,那该有多好

Wednesday, May 6

高歌之,今天没回家~


大人的世界,他们都用什么颜色诠释,从我眼睛看见的景色

有时候很矛盾,总觉得自己长大得太快
所有事物我都得跟着地球转动的模式,一一去接受它们表面的光鲜
还有如果可以我宁愿选择看不见,化脓恶臭的丑陋

丑恶往往显得巨大,即使我努力想把它想象成灰尘般卑微

所以,可不可以
永远都驻留在这般可以挥霍、高歌青春小鸟的年纪,青涩却不失懂事

些许时候,很突兀地觉得自己成长的步伐虽然轻轻的,可冗慢了点
能不能,我也有主权的时候,我不奢望小小芝麻绿豆就好
心情很容易跟着别人的脸色语气出走,即使我想尽办法禁锢

是不是只要习惯了顺从,忍气吞声就自然而然成了口头禅

所以,可不可以
为所欲为像匹难以驯服的野马,尽情在无际荒芜漠地无始无终的奔驰

毕竟有时候,茵绿油亮的肥沃土地过于枯燥,千篇一律
闷了太久,我会开始想要追求不一样的视野刺激,过一过瘾


So...
今天没回家?


哧~怎么可能,我可是当了好久好久的乖乖牌噢
很多事情,在我不知不觉,抑或后子后觉的熏陶下,都养成了习惯

像是,现在这种战战兢兢,不怎么舒服的心情

因为我知道,有时候结果不会是我想要的
即使现在再怎么谈论得激情高昂兴高采烈

一句为什么咧?你很想去吗?之后
即使我都诚实回答了,满心期待实不相瞒可以换来你的允许
可原来,那个当下旁人闻到的是只有我毫不察觉的火药味

有那么呛鼻吗?

啊没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宣泄,过一会儿就好了
两老把我生得健健康康十分活泼,不是哑忍
只是把一时内心的不快一口气不要留下活口的全部吐掉

没事了没事了,很轻松很愉快

最近喜欢,久违了的《今天没回家》
小陶的歌其实都很合口味,感觉一股脑儿回来了
那个深夜我不经意重温一次,轻快旋律,尤其那歌词

我喜欢呐


看不完的纸醉金迷 一个都走不掉
听说就在那里 有一夜传奇
你看这边楼塌那边盖高楼 繁华霓虹走过红男绿女 走不停
有钱没钱都想搅和在这里 夜色太迷离~
 

Sunday, May 3

身边习惯有人做伴,就会开始挂念

有朋自远方来,自然不亦乐乎,更何况是好几个朋友咧?

这三天啊,我完全摒弃了书本拷在身上的枷锁累赘
无书一身轻的跑去玩耍了,而且还真的是玩得不亦乐乎乐不思蜀
真该打啊,可你再不听话不念书就打屁屁的那招不管用了

朋友老远跑来古晋参加比赛啊,我认不得几个字的急救比赛
以前卖身学校的红十字会一二三四五年了,是天资钝拙还是堕落啊
万一大吉利市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会是第一个行动的人

跑吧!
因为我不会包扎止血镇定安抚定位收惊这么专业的神圣工作

短短三天啊,就足以让我回味以往我都过习惯了的忙碌日子
好充实啊,仿佛每一秒每一分都那么有分量
脚步放快啊,我们是和时间赛跑的人们

虽然只是在赛场旁看着几个小瓜,看他们怎么应对
不过那份感觉很真实很有味道,恰似酿了好久的酒
坛子一打开,馥鼻的香气就这样蜂拥而出
迫不及待地想再刺激你沉睡已久的记忆领域,唤醒让你莞尔的细胞

小瓜们,要记得你们黄老师说的啊,一路走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是真的,光想象你们只有一个早上的时间来应付
3个 Traditional Scenario 3个 Community Based Scenario
天啊,我都会为你们感到窒息紧张

我的心脏没有你们这些小的壮啊,我讨厌紧张,感觉真不好受

输赢奖杯并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是
经过这一次竞赛你们这一路学到的是什么,该怎么运用再传承下一代
还有就是大家并肩这么久了,不分你我的友谊啊

不知不觉,原来我都和你们相差了好几代,足足五岁啊
代沟不是形容我们的字眼,感觉很年轻啊和你们搅和在一起

腻在一起加加减减三十个小时,机场前蓝衣大叔特别宽容的五分钟后
又是拍照留念交换联络方式挥手大声喊拜拜保重的老土情节
什么嘛什么嘛,我很快又会见到你们,因为我又要回家了

鸡蛋糕鸡蛋糕,竟然会开始挂着你们这群瓜

大丰收吼这次,你们换来新的友谊回忆也一直加额
我的也不赖,认识了几个不错的小瓜
大呼大叫的分隔两地你们也没什么隔阂啊,真厉害

这一次,我只带了一个矿泉水瓶和一件有领上衣当纪念
没有照片啊,照片统统定居阿邦的相机了

在 Sushi King 吃了一顿超值低价的大餐,却因为自己的多事
原本皆大欢喜却搞得自己郁郁寡欢,不过也只是一小下子的低潮啦

谁叫自己糊涂地把新交的朋友的会员卡弄不见


真是的,到现在还在疑惑,为什么能在那么短的瞬间就消失不见
如果可以我就展开地毯式的搜寻咯
不过还好之后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朋友也可以有所交待
只是麻烦他了,劳他操多一阵子的心,还有来来回回的脚力车力

别担心,我说对不起是因为自己真的有错啊,因为我的大头虾
不是自责,是想让自己比较好过一点而已,哈哈哈
大姐,这几天辛苦你了!

另外,女孩子有两肋插刀的天分啊
虽然没有义务这么做,却义不容辞带我这个无车游民
去见见远道而来另外一个朋友

虽然不喜欢厨师精心炮制的菜色,尤其那碟我只闻到牛肉原味的意大利面
服务不错亲切小姐收拾桌面的时候,朋友冷不防一句

你看她这么浪费


我可以察觉小姐的尴尬我的不好意思,因为之前朋友摇头示意不好吃的时候
很不小心很不是故意的,被厨师先生盯到了,哈哈哈

东西不好吃没关系,只要 have fun 就可以了

短短的简讯,就可以不让人在觉得那么不好意思那么愧疚
也对啊,只要和 click 的朋友待在一起,开心就重要,其他都只是附属的
所以女孩子,不要自责啊,去错地方也不是你要的




这一趟,老友鬼鬼阿邦替我带了我的小宝贝过来
我是道道地地的华人,你会的什么腔什么腔我不会
所以就手指头东按按西按按一下,所以

고맙습니다!
我不知道有没有错,因为这个是 Google 找来的

应该是这样没有错吧,你会不会看啊?
我知道大长今那股劲风过后,你说你喜欢那里的文化

真的没有后悔啊,朋友问的时候想也不想的决定
黑蓝红银那一个?

我要红色!




喜欢它一闪一闪的啊,和不很耀眼的暗红色相辉映
尤其乌漆麻黑我要睡了的房间里,暗与亮的柔和较量煞是好看

突然觉得很对不住这可人新宠,因为我喂进她肚里的
尽是没有营养的零食啊,会吃肥她也吃坏她的身子

my little red riding 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