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9

最近一直长痘子

不知道为什么,左邻右舍甚至主人我家
一窝子黑猫都爱聚集在这里,不定期的搬迁
有时候在右边,有时候后边,左边的很幸运地被幸免了

一思得其解,因为他家养了一只很爱高歌却又不怎么惹人爱的狗儿
尤其半夜当你一个人在应募前只有手指键盘声,悠荡乐声也省下了

啊啊啊啊啊啊唔~悠扬一声啸

左边阿姨说迟一些打算把围墙都筑高,足六尺
不到五尺的我将会用什么角度眼神来审判,水泥砖块的合奏

所以以后啊,我们就只能在这边聊天了咯

左边阿姨架着黑框眼镜,围墙另一边我可以想象她踮起的脚尖
即使她并没有打它的注意,可是这样闲话家常,不觉得辛苦吗

还是简朴的乡民有慧根,深瞭篱笆围墙不为人知狰狞的另一面



老爸说,铁树开花咯
不知怎的一片空白只有四个字,铁汉柔情

淡淡花馥,勾肩搭背的人们,那天的熙攘

昨天正午,想乘凉的小黑猫很不识时务地窜进了饭厅
无声无响地,却被不专心的眼角给戳破

嘘!

其实很心虚,因为我并非像表面一样的勇敢
怕它三分,它惧我七分,丁点薄面还是得赏
抱头猫窜的当儿,它不小心撞到了那扇玻璃门

这一趟回家,想必会被老练的母猫狠狠叱喝一餐
狡诘的目光,晃啊晃的尾巴,她是那样的不在乎

病毒肆虐,人心惶惶

老妈子已经开声了,最好都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
尤其争锋时刻,三两知己都纷纷搭了回返的航班
知母莫若女,那是暗示我晓得,她总怀着份牵挂

今晚八点半,Ipoh Town Kopitiam,叹口白咖啡

5 comments:

  1. 今晚八点半,Ipoh Town Kopitiam,叹口白咖啡

    少了个字?
    Ipoh OldTown Kopitiam?

    ReplyDelete
  2. 喜欢猫哩...
    Emilio姐吓猫啊?

    ReplyDelete
  3. 在H1N1的病疫吹得正热的时候,我还去了香港呢!那时候我妈也很担心,可是我还是很坚持地持续,结果还好没事回来。

    ReplyDelete
  4. 新怡,
    嗯,是应该有个 Old 的,不过美里的很奇怪,名字就只有 Ipoh Town Kopitiam,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雨夜小鬼,
    你喜欢猫噢?我比较能够接受小狗,哈哈
    没有吓猫啊,其实我赶它出去的时候,我和它一样害怕,哈哈


    GeOk kEE好きな♡ うち,
    哇塞!勇气可嘉啊喂!
    其实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挺害怕的,所有一发觉自己有什么不适,就赶紧大口大口地喝水,呵呵


    kukuciao~,
    妮子属,大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