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7

游历,西元前后

周旋在三个 A Cup 的女人、面包树上的女人,还有情人无泪
一向都只是用眼睛来观阅这个女人,洞察她的生活上的细琐

她就像是天生细腻,温柔地能看穿世事,诠释爱情仿佛就是她的天职
能够达至这般境界的温柔细致,她与水融为一体,温热的不冰冷
小说散文,是她用血泪绘制而成的,温柔女人的泪水会不会异常滚烫

很可惜啊,最终她的血泪并没有彻底地熔化妮子火焰般的渴望
因为,我找到了更让我歇斯底里的狂热因子

希腊罗马意大利文化历史历代君王文艺复兴雕刻艺术

里头盛装的是内心不曾压抑的情有独钟
或许我曾是个孜孜不倦的考古学者,抑或身历那个朝代的人民君臣
有些记忆热忱,即使改朝换代人们的进化日新月异
却依旧经得起岁月无情的洗劫,很奥妙却又叫人难以置信地被安然传承了

总觉得这样的幻觉是首浪漫的催眠曲
这样的一厢情愿我仿佛是个潇洒诗人



原来遥远至西元前的那个时空,同性之间的爱慕是被允许认同的
这很让我讶异,原来啊人们的思维经不起洗礼,也许缩小退化了

像是

He fell into the Nile, Hadrian simply wrote.

安提洛斯那个漂亮的年轻人
为了恋人哈德良,可以赴汤蹈火甚至不惜生命为他延长寿命

摘下有色眼镜,这会是很壮烈凄美的传奇佳话

不知道殉情后的安提洛斯,在尼罗河上或许一直飘荡徘徊的情怀
会不会随着哈德良入土后,含笑着烟消灰散
毕竟享年六十二,对那个时候的人们来说可能称得上是人瑞了

或许我喜欢的不是他们汗马功劳打下来的领土历史
而是他们骨子里的那份浪漫情怀以及骑士精神

热泪盈眶

下个星期二才会上第二堂课,这个周末
我也许可以充分善用维基百科,追溯至遥不可及的时空
译成华文的名字不好记,用他们的语言念反而更显优美

我也期待衣袖翩翩的,在古代乐曲的衬托下,主角般地恣肆起舞

小语,学院的事情弄好了,总算得了个满意的答复

最近嗡嗡叫的那个很猖狂,一下子就狠狠地强吻脚踝好多下
我用独家秘方保湿乳液,替你洗去让你觉得龌龊的吻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