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情歌,一个人唱就好


我们相约叹彩虹,国庆关我什么事


最初最初,女孩子的眼泪没有这么珍贵
可以就这样顽皮地,没有顾虑后果就往眼角外边奋身一跃

换来最壮烈的粉身碎骨,可是没有遗憾

一个两个下一个,是啊,我们都曾经这样无悔着
都深深为这样的勇敢而骄傲,烟火化为灰烬过后依旧自豪

你说,那场烟火,会不会在你心坎开着不朽的花
没有颜色只有黑白的山水画,也看不腻,因为我可以自行想象天马行空

让想象力自由游移之后接下来我极其需要的是,小憩

因为我要把所有思绪整理好,所有过往的回忆留恋都不要,最好可以一把火烧掉
这样,我才可以无所顾虑一身轻地开始下一段旅程
一段,我终于知道陆地最实在不再向往飞向天空,脚踏实地的旅程

当一个女孩,渐渐懂得如何调教泪腺拿捏泪量
并不是因为她麻木了,更不是因为她不再相信
而是她逐渐知晓,泪,也可以留进心里面

不会再有飞蛾扑火般地往悬崖跳的莽撞

蒸发了一回又一回,我们终于学会升华的口诀与诀窍
舍弃你最习惯的洋装以及高跟鞋,你也可以一身随意 tee 轻松配上邋遢破烂牛仔裤
不需要避忌也不用迟疑,换上鞋底都快磨损你最舒服的球鞋吧

你也能够以最自然的姿态,走在都市繁华摩登的街道上,挥洒自信与潇洒

你知道了自己的价值,你也看透伪装妆容下的嘴脸
这个时候如果依旧内心澎湃,就,大大声一句

发克 off!

把自以为是的他撵走,我随时可以送你双木屐打小人
更可以帮你叫一杯星巴克,当然那是我认为滋味最好的醇咖啡
两个人坐两隔壁,耳机戴上,上网

在面 SN 和就近在咫尺的你网上视频做鬼脸聊八卦谈时事,听不见周遭
时不时来个,震慑人心的姑婆式狂笑,搅一搅水面过于静谧的咖啡马克

这个时候你最不需要的,就是多余的安慰

男人们或许永远不会明了,女人之间不用明说一个眼神就瞭的心事
远远 underestimate 了,其实女人之间除了争风吃醋
啊,那是肤浅智商不高的做法,18 以下以上都得弄懂

除了尔虞我诈,女人们之间还有灰灰的敏感地带
一触即发,小心轻放是天底下最不实际的忠言,所以只是小刺耳不逆耳

女女之间的友情,也可以很美
有时更胜两情相悦的男欢女爱

当然男欢男爱或是女欢女爱我也没有什么异议啦~

一颗用好几个小时播种开花的子,我相信终究可以开成
只有我们闻见芬芳肉眼看不见、耐旱耐寒的花一朵

嗯~香得让我有股片刻的冲动与妄想差点停止呼吸

醒来呗~我要换个大雾梦境周旋痴女怨男间,享受他她甘于沉沦堕落的纸醉金迷
找个心甘情愿的傻瓜陪我唱完私奔到月球后,再留他一个人哼爱情之所以为爱情

伤心情歌可以替人存活率很高地疗伤,因为里头全是人类寄予爱情的憧憬与奢望

Saturday, August 29

整个晚上我只睡了三个钟不到

有没有试过,以为沉睡了很久很久,却从一个梦境
慢慢缓缓轻轻地醒过来,间中有些挣扎并没有这么平静
而且虚实,你分得异常清楚,你知道自己即将苏醒却渴望继续沉睡

却不能

早上四点,故障了的草莓闹钟,微弱的灯光下时分秒针依旧清晰挥摆着
这就是苟延残喘的毅力与志气吗?

一个人辗转难眠,让脑袋渐渐放空不要逞强
鸡蛋糕,此时此刻要再次入睡还真不是普通的难
想找个人说我失眠了怎么办,即使这样很自私
我睡不着,所以就有资格扰人清梦让他们听我说房间是怎么被点亮的吗?

最后我并没有摸索着和手机一同窝在被里
并不是因为替别人着想,而是因为找不到可以分享这个点燃房间过程的人

可怜可悲吼

早上九点,楼上两个游子兄妹回家去了
房东老人家她也应该喝早茶去了,传说中的 home alone

我让衣服享受十八岁未满的晕眩感,再拿出去,晾在太阳底下去一去湿霉味
就像是抽了烟却不敢让伴侣知道的痞子一样用口香糖还有喷雾欺骗自己欺骗别人

老妈说,这只有晒过太阳的衣服有的味道,很好闻的
顺便,也晾一晾好就没曝晒的我,都快进化成霉女了

真希望今天一直持续好天气,都知道的
天气,很容易就可以把玩一个人的心情

天晴,仿佛没什么比眼前更为重要,我只想跟着感觉活着真好
甘霖,原来我的心情也会有人明了,在雨中流泪没有人会知道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从梦境回归现实这五个小时多,我还没有洗刷
只是上了个厕所让自己好过一点,因为实在很急憋不住了

忍着重重的口气,我期望着再次睡着
哪怕就只是一个小时,再来个正式的起床仪式后才洗刷

为什么这样奢求睡眠呐

因为啊,等下一点,我的周末将挥霍在
长达九个小时我并不怎么愿意却必须得面对的课

女孩子们,适逢国庆难得假日
要不要,我们来一餐好的

突然好想念清蒸鱼

等一下午餐,我打算要一份黑椒鸡饭
再加上三酸,即使我曾经听过人们说嗜酸的女孩子大都不孝

都是传言道听途说呗,补眠去~

Thursday, August 27

没有一百分,我甚至不合格

即使曾经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很爱很爱甚至走火入魔不能自拔
可是一旦到最后两个人不再守在对方身边的时候,你才惊觉

原来自己也能够这样独立自主
世界不会因谁而转,更不会因为谁而霎时晦暗停电

若干时间后,更能气定神闲地嘲笑过往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往情深
就像翻阅不知名路人的日记,你无法理解他对世界的误解与诠释

更甚的是,你会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人
邋遢懒惰不解风情幽默零蛋孤寒吝啬,可说是一无是处
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被什么给蒙蔽了,竟然会为这么一个人神魂颠倒不能自己

那个人呐,那个年头真的走运了
无端端路上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跑来向自己告白,不知羞的爱老虎油

事后会觉得自己为这样一个人倾心而懊恼后悔
或许是因为释怀了,往事已矣,愈是追究愈是对自己不利
又或许,其实自己付出的并不是无私的爱
而是肤浅的恋爱情结,往往我们都高估了自己
高估了自以为是全世界没有人可以匹敌的心意

因为我不够喜欢你不够爱你,所以在沸腾的蒸气中
我看见的是朦朦胧胧的你,接纳的是雾里看花一般的你
我并没有看见,这轻飘面纱下,你千疮百孔的身与心

我真正着迷的,不是你,是自己以为很伟大的眷恋

爱是包容,我却没有包容你的不是你的缺点
那是障眼法,我自动跳过了宁愿隐瞒欺骗忽视
所以事过境迁,就像初升的曙光一样消散了浓雾

我终究无法接受,不完美的一个人
却忘了,原来自己也是这么的不堪

我给的爱很无力,虚弱得撩不起一面飘纱,气若游丝


至,我不够爱的你

因为,人们始终最爱的是自己,能够完全包容接纳的也只有自己
有些时刻有些人,连朝夕相处的自己都无法完全接受,更何况是别人

每个人都在不停的轮回不断的恋情中蜕变成长
一直在彼此的眼眸里寻找自己,一个自己喜欢的自己

一个,自己相信是完美的自己

却忘了,该怎样说服自己包涵和自己同样有缺陷的另一个人
啊,错错错,这不是说不说服的问题,我们都需要探索学习

这样,才能跨越一切坦诚面对最值得我们诚实允诺的人
这样,才能找到一个同样用真心换去不完美的我们的人

我只能做到三十七分,至于剩下的六十三分,我相信有人愿意承担

一个拥抱怀一个拥抱,成就了一个圈,圆满的圈


你勉强说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分心
说不出离开的原因


我依旧拘泥在,陈绮贞旅行的意义

Tuesday, August 25

早睡早起,让我莫名的感动喜悦

靠直觉起床,还真得比闹钟还要可靠
省下了起床脾气,还有赖床的小憋扭
这样人也可以精神一些,元气更饱满

老爸老妈,我都有很规矩的尽量早点睡觉做梦
所以你们不用瞎操心啊,虽然我知道即使我这样说了
你们还是免不了一整天挂在嘴边叨念,天下父母心也

接下来要认真改改的,应该就是饮食习惯
如果今天早上的白粥算不上是米饭,那我就已经有好几天没碰白饭了

麦当劳的 Premium Roast Coffee,不过是经过包装过后
道道地地的咖啡乌,我只需要两包幼糖两包奶精来调出我的喜好
hash brown 冷掉了就不好吃,可是我现在还不想把它一口气吞掉,留着当晚餐好了
还有可以饱腹的 Egg McMuffin,这样就足够酿成没有仪态的呃~一声

我知道能够在九点之前起床对有些人而言根本就是举手之劳
可对我这名副其实的懒虫睡圣而言,却是天一样的成就骄傲
希望这份莫名的感动可以恒温很久恨久,成了生活中的不可或缺

最好不要像流星,即使流星的尾巴很夺目闪耀,可是余温却不够让我取暖


还是会想念那一片汪洋


升格当夜猫子达人好久好久了,一下子就八个月,一点都察觉不到嗬
最近会觉得身子有一些小小的不妥,到了这样的非常时刻
才知道觉悟啊这妮子,希望还不会太迟

刚刚起步的旅程,我还有很多人事物风景要尽收眼底
我还有很多自私兼没人性的愿望梦想还没有开始筹备实践

一个人,非得到了最后关头才知道觉醒
这是人类一贯的愚昧与无知,还是亡羊补牢天赐的好运气

好了,难得的精神抖擞奋斗去!

Sunday, August 23

再强悍的人会不会也都爱听故事


现实与故事,本来就是不交集的平行线
不要去改变,更无需奢求改变些什么
即使听完故事之后热泪盈眶依依不舍,拭干了
你还是得接受它们本是两回事,这铁一般的事实

很多人之所以爱听故事,甚至会为唯美的故事而感动
除了知晓现实中他们无法碰上这样的机遇之外
更让人悸动的是,奇迹似的他们还保有着

一双倾听故事的耳朵,一颗还愿意相信绮丽、孩子般的心

听故事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听完故事回归现实却是一种成长的预习

Tuesday, August 18

Editing the slips has become the six-monthly routine, sarcastically.

someone suggested perhaps I should have one or more posts in english
so that he can understand better what I am actually blabbering about
ok here we go, the first attempt after a not-so-long break

when my so-called-unbelievably-accurate sixth sense signals warnings, I tend to hide and run
though I know very well that merely blindfolding myself does not help to ease the nerves
staring blankly at the curtains, I was actually amazed by the way nature colours the human's creation

it was then six in the morning

after all, the insomnia I somehow enjoyed was actually not too awful
I finished Love Life by Ray Kluun, which later miraculously
helped me to cope with the upcoming surprise

the man who only learnt how to love when he lost his wife who suffered from breast cancer
when they thought that they deserved more than just struggling so hard to fight the cancerous lump
when they're only in their thirties
while the lovely little girl they both treasure so much is only a three year old

some losses are just too hard to bear
but gradually, everyone namely you and I, will get to find out the lessons embedded
everyone learns, we are not born to be the saint and mistakes, only after we learn from them, makes us
someone more precious, someone will against all odds strive to live his or her life to the fullest

this journey turns the world, gracefully and miraculously, into a better place for the livings

so, after all the thoughts gushing up and down I managed to fall asleep
not too deeply, drifting from the reality to the fantasy so lightly
that I knew I was dreaming when someone and something appeared so bluntly
then finally they're blurred and I was drawn back
to the room in which I have been staying for thirteen months

normally it takes me 7 hours to open up thoroughly my senses especially my ears
I heard my phone ringing after 6 hours being the pathetic adventurer without a destination

ah, I forgot, there's something big and important today



this is what I got when I opened my mailbox, after some persuasive thoughts that I was ready
somehow expected, but then again it's not something that makes you go
'ooh ooh aah aah it's not a big deal let's have my day start off with a cup of yummy freshy nescafe'

deep down there, my hope for miracles was smashed into pieces merciless
like the poor pancake got crashed by the four wheel drive after spending only seconds
inhaling the fresh air away from the stuffy oven

we know, miracles do not happen that way, so off we go, move on!

called Mama when I supposed that I can tell her this nonchalantly
woohoo this is also not a simple piece of cake, it burns when you chew
stuffing the towel towards my mouth and nose, trying to hide my blubbering
nonsense, forget about all these garbage when your missie dearie is ditching you
they will definitely know what makes you hardly speak

so this is also not the right time to call Papa and perhaps I should call later, I decided
getting everything sorted out is the chapter studied
since I uncovered the let-me-decide-your-mood-today mail
just in time for me to get some mouthfuls of oxygen needed, name shown on the phone screen

Daddio

ah, Mama had told him everything I assumed
and may the assumption help me telling Papa what he should know, effortless

people who are understanding touch you to the core, very often
washing off whatever branded concealer you applied, all in vain
guilt takes over when they are just too nice and pleasant to you where at the first place
you're not too well-behaved and can be way too mischievous

no hours of lecturing, no showers of nagging, just nothing
how tolerate can our parents be and I wonder when and how on earth they're granted with such patience
perhaps, I should rephrase it as

how gifted spoiled brats like us are
taking things for granted and expecting to be forgiven
eventhough we just did the nastiest crime

how awful how sweet, the parents and their kids

not a day for mourning, grieving or wailing
no, you might get me wrong, I am not going to make today a miserable one
there are bits and pieces worthwhile to be shaped into a priceless lifetime experience

Loss and Gain, you know who love you dearly
they forgive though they know very well that you will surely forget about your misstep
even moments before the water gets high boiling

Things won't always work the way you want them to, no?

perhaps Papa never knew that he found and got hitched with the wisest lady in the world
though Mama is long aware that her man is trying to master the virtue of a supportive man

Thursday, August 13

红色高跟鞋

一双鞋对女性而言 含义不仅仅足履那般简单 对吧
要不然女装鞋店不会雨后春笋一样一间接一间好像零成本地林立而鲜少倒闭

比起衣服 其实我更爱逛一逛鞋店 虽然最后选择的还是同一品牌

人会慢慢地长大蜕变 日新月异让人认不出忍不住 ‘啊!原来是你’ 的不单单是外表
要是一个人随日月变更季节变换受洗礼的就只有外在 那他她的人生未免可悲了些

不是吗?

很久很久以前我都不挑 老妈选的是什么 我就穿什么
后来长大了一点 老妈民主地让我和老妹自己挑选
两个娃儿选的是一模一样就只被其貌不扬的恐龙图案吸引的拖鞋
就像 大声嚷嚷后得手的填色簿上面一样的图像
我还记得啊 底部是亮亮的蓝色胶片

再长大一点 开始打老妈鞋子的主意
放学后校车接送后到了现在所谓的安亲班 迫不及待等着放工后来接我回家
当时依旧驶着普腾国产车的老爸老妈

一回到家白鞋鞋跟一踢书包一扔 和老妹说好这个你的那个我的
咯嗒咯嗒地踩着仍然留着老妈余温的鞋子 兴高采烈地在车间庭院嬉闹
直到老妈弄了晚餐非得嗓子高八度 才舍得再一次把鞋跟踢掉
洗了手安分下来开始每一天例行的挑食 白饭酱油一样不亦乐乎

那时候 不知道快乐是什么 因为不认识不快乐
所以 情绪心情 都很简单白话

那个时候老妈的怒气也很白话 她看到鞋跟的时候表情还真是一目了然
简单易懂到~ 我和老妹很识相地噤声

慢慢地慢慢地 老妈挑的买的鞋子都不会穿了
嫌它小家子气嫌它跟不上潮流 我偏要执着我喜欢的款式
还记得啊 在那家各式各样鞋子都摆上架的鞋店
老爸老妈双剑合璧依旧无法破的嚷嚷老把戏 最后在心算老师的助阵下
我败下阵来软化了 宣告破功
因为知女莫若母 老妈知道我的脚丫子细皮嫩肉 耐不了磨

那时候 我喜欢包住了整个脚掌还有一点点小 heel 的女孩鞋

过后又慢慢地慢慢地 终于知道自己不是穿鞋跟稍微高一些些的鞋子的那块料
因为 决定买下的那双鞋跟不过三厘米的鞋子
就足足让我摔了两次梯子当众吃糗蛋阿喂 我也只穿了它 两次

勉强没有幸福是众所周知的不败神话 不是你想努力就不会白费功夫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当然不会让自己与之抗衡吃闷亏
所以我便开始了 追随人字拖的狩猎旅途

一穿就是好几年 几乎整个中学生涯
那个时候很害怕出席宴会或者正式场合 因为我不穿裙子不着高跟鞋
牛仔裤人字拖是甩不掉的影子 如影随形如胶似漆
没关系 我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大姐大 虚有其表而已
喏 就因为我走路外八 而且外得很厉害很难看 还真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至今虽然依旧没有舍弃人字拖 可是我最喜欢的也就只有一双
那是在一个小镇里的小商店机缘下相中的 黑亮黑亮的鞋底
带子是宝蓝丝绸一样的细致 上面还隐隐约约盛开了梅花
花香仿佛四溢后没落 花瓣似乎灿烂后凋零飘落

一直到穿坏了 不舍得丢了 还特意再一次回到那家小商店寻花
再也找不到了 那唯一一双不到十块的人字拖
我悬在心头上 好久好久

人会随着变迁的品位 摒弃即使曾经是最爱最爱的曾经

纵然偶尔还穿着人字拖 可是心里清楚最钟意的已不再是它
我也会移情别恋忘了过往对它许下的海誓山盟 那时的诺言十分粮价异常肤浅
潜移默化地 我或许爱上了球鞋平底鞋露趾鞋凉鞋 甚至曾经我是败寇它称王的高跟鞋

心里总会有个谱 即使你试过了无数双不一样的鞋子
到后来 你还是会知道自己喜欢哪一款哪一类
什么让你最舒服最随心所欲最能做回自己

虽然换上高跟鞋我或许像灰姑娘那样几经波折找回玻璃鞋 幻化天鹅
可是只有自己知道 那是不是你内心最深层最隐蔽的自我
嗯 高高细细的跟儿我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笑一颦
都得小心翼翼 慢着慢着 啊不小心僵住了真惭愧

脚踝最爱的 依然是锢着它脖子不放的 简单凉鞋平平扁扁的

偶尔应景的高跟鞋 似乎应该安分地待在鞋盒里就好
等自己心情飞扬的时候 再踩着它起舞翩翩

要当心了 不要四脚朝天才好 那样的画面真够惨不忍睹的

如果说 一个女孩挑鞋子从不喜欢到喜欢抑或由爱成恨的心路历程
就恰恰隐喻了她在爱情观上的蜕变
那么 鲜艳夺目的红色高跟鞋 不会是每个人的剧终终点
即使它能鹤立鸡群不费吹灰之力就艳冠全场

即使我知道它并不折服于我 我却奢望在披上白纱的时候
能够蹬着它牵着我爱的人 走一走不一样的碎石子路

因为我知晓即使再摔跤吃糗蛋 身边有个人愿意扶持当围栏
就算摔破了膝盖也用不着上药 还会甜甜地扬嘴角

体贴入微弯下身来为你换上让你最自在的凉鞋的那个男人
他就是那个让你最舒服最温暖的人 你不足的五十分由他来承


我的另一半远在天边


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 却又像风捉摸不住
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 像爱不释手的 红色高跟鞋


听了一整夜的歌 重播又重播
蔡健雅式磁性的 红色高跟鞋

穿最爱的鞋织一张梦网 老妈可是说了又说 不准穿着鞋子睡觉

Tuesday, August 11

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借口吐口水

很奇怪啊 平平淡淡没有起伏的 这样过一天其实也很好
可是没有缘由的 我却希望此时此刻它可以 没有顾忌大闹一场

我说的是 心情

心静自然凉这个道理是不是经过实践才下的结论
最近异常酷热 我也期待它不是歪理 就痛痛快快实实在在给心灵落一场倾盆豪雨吧
干燥得很我不舒服 过于黏腻我会晕眩外加呕吐
这不是经期之前的借机横行 过分清闲只会徒添无理号令

鸡蛋糕 真的非得将好好一个原本可以安然度过的夜晚敲碎搞砸
来一点 可乐加 mentos 的意外元素吧 我需要惊喜刺激

我在找 一首歌一种心境一般境界 可以复苏换了床单盘坐的我
我没有不妥 只是想向自己撒撒娇闹一闹脾气
证明我还是一般活生生可以掌控七情六欲无所不能
一成不变无红无绿的生活不会就这样给我张 red card

有时候一些失常的举动 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自己 没有成为谁的傀儡

有时候心境的快乐很零碎 并不是因为一件事一个人就可以得到完整的愉悦
我在收集这些碎片 从很多事很多人很多天 慢慢证明原来快乐可以像雪球一样
越滚越大无止无休无境无界 即使这样的逻辑或许就只有自己拥护了解

越想得到越想操纵 它就越抽象越不愿意被人们随之定义
宇宙万物 确实没有什么东西愿意让自己身上绑满了绳索
就这样 忽左忽右一上一下地 完全失去自主权

有很多想法 一词一句描不出来 描不出来成了虚空
不用讶异 因为有时候我也不晓得自己正在想着什么
据说就两个拳头大的那空间 千回百转来来去去的太多
不想整理也没这个必要 就随它去吧

很快的 一下子就过眼云烟我再也记不得了

没有必要用彻夜未眠数星星绵羊的天真情怀 去换一个成了定局的局部失忆
我一直达不到的承诺 居然是答应了家中两老千叮万嘱的早点睡

还有 今天晚了给老爸打电话 他有没有睡前挂念我




为什么耳朵不能关上 费尽全身力量却还是听得见世间低语
为什么嘴巴能够紧闭 扪紧了人们却还是忍不住地七嘴八舌

一双耳朵可以同时倾听东南西北笑声失落杂七杂八
一张嘴却不能够为所有人辩护解释甚至为自己说话

人类奇妙的构造 叫我怎能不赞叹

might as well grab my M&Ms and munch as if the next second I will get choked
never ever want to make mood swings my habit or even daily routine
you know, this does no good to the world and people
who are both fatally ill, taking the route to the endless darkness as an ultimate indulgence

ah forget about it
perhaps some incredible imaginative characters will draw me the curve

applaud, when we finally make it through till the end

Saturday, August 8

早上五点半 我盯着作业睡不着


原来我也可以这么认真地完成作业 虽然敷衍的成分也不容忽视
整理资料并不是一件易如反掌的 easy job 大错特错

我把日历翻到了九月 尽管前几天还忘了
语录还留在七月的但愿你每天都是快乐天

一口气 我跃过了两个月的辽原

老爸的语气越来越疲惫 工作太累了 依旧得继续
他有他必须扛起的责任义务 不是想喊停的时候就可以停下来喘口气的

老妈的身子越来越怕黑 时间太久了 习惯成定律
她有她成年累月的习性忧虑 不是说应该多想想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的

你们两个啊 为自己多想想不是罪过
所以请二位两老 务必疼惜自己一些些
给我们买好吃好穿好用的之余 不要忘了为自己也多添一份

多久没有听见老妹叨叨絮絮的碎碎念
多久没有看见小妹猛虎扑羊囫囵吞枣

两个小的又没有在家里封王称霸不可一世

睡不着 除了找人说三道四劈里啪啦之外我找不到更好虚度光阴的理由
啊 我有很用心地在写作业 只是黑色圆珠笔鸡蛋糕地爱找茬

早安世界

荒谬 刚刚调成珍藏模式的日历 我又不能自已地
用短短一秒的时间 咻了两个月

想家的原因只有一个 共享的不分你我 心照就好不必明示

开斋节最振奋的不是马来同胞的期待
而是可以放假回家游子古诗般的情怀

Tuesday, August 4

我没有神志不清 违规的是指尖


只要是做自己想做的 就真的不需要任何催促
按下快键的力量也可以省了下来 就整个 standby mode 启动了

我可以不知道时间分秒流失的一整个晚上 直到恍然大悟的时候
我可以想象 影响中纯净的村子我不曾亲自耳闻的公鸡啼 那是全新的一天最朴素的开始

手上恋恋不舍的 我命名 cookies 的袋袋 没什么原因就因为它褐褐粗粗的

想起了 就这么自然仿佛理所当然的 一面之缘的乙曲奇
记得吗 大约一年前 我们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你现在怎样了 是不是还是一样印象中那样享受一个人
又或许 你根本就很讨厌形影单只

又或者 我印象中我所认为的 根本都不是你

我把不喜欢的都自动归列在名单上 去一个勾一个的好好安顿
不会不会 妮子压根儿不提倡暴力相向 我会假面慈善地把你吃了你却浑然不晓
别害怕不要操心 我比较容易不喜欢 物 多于人

即使不喜欢 我依旧不会推切 这不是委曲求全的译本
只是 尽该尽的责任而已 虽然我一向不尽责

所以 还是会用稍微短一些一个晚上的时间 敲敲打打
我努力压抑想要展翅的念头 依旧考验定力地静坐
不走不走 我势必完成这一章节 再随手擒来好一大包的 M&Ms

会计自身并不好玩 有趣的是心态 真正符合体统的学院生涯满了两年快要半了
这是第一份这么正式符合学院生形象的作业啊 八千五白字

完成了 一千五百个

期限星期四 交情淡如稀薄茶水的导师说 他想先看看四千五百个
如果我的记忆力依然可靠的话



现在这种时候氛围很矛盾 明明就半迷蒙的眼
可是扑通扑通那里却明亮得很 一点都不像嗜睡的眼神

在这个时候 我似乎可以更彻底更透彻
想一想理一理 反而光亮的时候无法正常运作的思维

所以经常 梦境似乎比现实精彩

再不休息就要被斥了 眼睛也有自身无法承受的重量
这种时候啊 尤其音符催化下 更适合想念牵挂

嗯 应该心里有谱吧 想念牵挂投奔的那个方向

现在舌尖上那番滋味 是再也熟悉不过自小习惯了的鸡翼味道
还有 不要忘了把包装冲泡奶茶拐回家 那香浓醇厚可以直接放映下午茶的复古悠闲

晚安 也顺便早安

东海在哪里 地球仪上根本不会出现的海域
那是虚幻的路线 明确地指引它们的目的地

如果 这世上真存在着 可以颠覆虚实的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