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6

爱不是罪恶,我们却一直承受严惩

有时候眼睛看得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相,我十分相信这番言论
所以,一向来我都很倚赖自己所谓的自觉,因为我觉得

用心去判断,八九不离十准没有错

所以一个人的外表印象只会暂时蒙蔽了我的知觉
可是内心深处藏着的,却是对这个人的原始认知
藏得很深很隐秘,深得让我跨过窟窿看不见蹊跷


you are cool you are hard, but you can't run you can't hide.
we can see we can hear and we can feel,
because we love you though we may not know you that well.

:)


我一直深信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迷宫中一定会引领我到正确的出口
或许你看起来事事不在乎不介意,其实里面你并没有如此毫无知觉

你也会痛,只是你独自隐忍选择不大哭喊痛

最近打字说话总是习惯性地加一个小笑脸或大笑脸
是女孩子这一年来灌输的意识,我渐渐融入其中了
其实有时候,真觉得这些符号简单却不失内涵意义

我把头发理一理,女孩子看了照片讯息说很短
没关系,至少发梢的干黄枯萎已经被处理掉了
这样仿佛觉得形象也新鲜一点清新一些,错觉

难得的暂时开恩先放过这可怜的三千发丝,不染不烫不折腾
等头发长了,再看看怎么处置,我也已经厌倦这一圈圈的发
倒是有些想念十九岁那年,自然微曲,不规则且称不上秀发

可是胜在够自然

很想见一个人,因为我知道她没有表面那么坚强勇敢
如果我自作主张主动抱抱她,她会不会嫌我多事鸡婆
不管了,即使我知道我认定的不过只是我撰写的诠释

我还是忍不住地想知道她现在心情怎样了

鸡蛋糕,有时候真想捅那些天杀的一两刀,不够的话加插几刀
如果杀人放火不犯法,这样肯定就没有人敢再欺负我身边的人

无可奈何,我活在一个有规则有条理的世界
而且从小就被调教成一个,奉公守法跟着规矩跑的死心眼

Thursday, September 24

她吻了一百个男人来纪念,我只要想着一个人就好

今天晚上,老朋友一个两个约好结伴去K房解放
我在家里,安静地闻着宅女的霉气湿潮

二十一又六个月,应该禁忌的事情还是有的
虽然有时候我会看着同年龄甚至比我小的朋友没有门禁而羡慕一点点
不过如果要老爸老妈担心我还没回家而睡不着
这样就太不孝了一些,我也不会唱得畅快一直心挂挂

所以,我在家里凑凑热闹
facebook msn 部落陪老妈小妹煲港剧我转头跟老妹说
那个人要死可是跳楼怕压死人上吊绳子又抛不上树烧炭自杀怕弄脏人家的屋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从书堆中缓缓伸起头来,很酷很臭屁地给了我一个翻白眼




今天女孩子推荐了一个部落给我,有一个思想很不一样的女孩子
在我很向往的那个国度很不一样地生活着,法国的巴黎

因为留学所以在巴黎待了两年,起初她打算再留多一年
这样就可以升了个硕士身份,可以让爸爸妈妈阿嬷骄傲地连睡觉都会高呼呼雷
过后,很多很多个夜晚入眠之前她脑海里飘洋过海
跟随她到了巴黎这个浪漫都市的狂想曲,她决定让它们在五线谱上起舞

她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学音乐的女孩子
弹奏曲子难不倒她,难的是,怎样付诸行动,让想的变成做得到的

即使外界的眼光诡异赞赏各不一,她依然忠于自己的想法
能够不去在乎外界的摒击,依旧实行自己想做的
说起来十分简单,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

豆杨,在巴黎吻百个男人

里面的照片都很漂亮,摄影师把照片都构得很有意境
上面那一张是我一眼就喜欢的,很简单的白色背景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并不相爱,只是籍着当时的感觉简单接吻

所以,我偷偷的采了下来,这样会不会被控诉啊

老妹问我,要是你女儿长大了也有这样的想法你会怎样
我说,到时候再看咯人的思想会随着时间发酵

她用一百个不同的吻记载着她的那两年
我用此时此刻实在的心情记载这一分秒

若是想念真的会让一个人打喷嚏
那么,在一个人上课的时候想着他让他因为哈嘁而分心
是不是一种罪过

难怪,我冲澡的时候 Johnson&Johnson 咻的一下喷到了眼睛
这,也算不算是一种代价一个惩罚叻

Saturday, September 19

听着 issues,和笔记处得也蛮融洽

因为答应了老爸老妈,也答应了自己和已经不耐烦在抗议的身体
所以就乖乖地当了好一阵子的好小孩,不再熬夜,十二点就上床睡觉
今天啊,就让夜猫子的心情升温一下吧,温温的就好请不要沸腾

最近觉得自己很不对劲,成天爱往外跑
外,指的却是学院的图书馆啊
一个小丫头,手上撑着可以敲坏脑袋厚厚的笔记
兴致勃勃地就这样到图书馆去,温书咧

没办法,只要一回到家就习惯性地接通网络自我畅游
游啊游的,一下子就不见踪影看不见旁边桌上的字字珠玑

所以索性果断一点,决定将一整天都败在学校了

当了学子这么多个秋冬,这个学期我才真正意识到
时间真得真得不够用,而且一直以来都不够用
可是我却花了二十一年的时间来领略这个道理,会不会脑筋慢了一点

朽木可雕,孺子可教也

这,只是失常案例一

一时兴奋过度,给衣柜添一份温暖
找了好久好久好久的 boyfriend tee,虽然不是原先所想的格子
而且还稍微大件了一些,基本上都还算满意

还在想,该不该添上 clincher 修修身
这样或许看起来就不那么单调空荡,衣服看起来也会小了一号
即使宽松也一样散发着慵懒闲逸的休闲味道



距离上一次熟练的自拍已经是 N 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要抓一个满意漂亮的角度还真不容易,PH 值一到六渐渐在手臂发酵

近日很不像自己,只要我太过于在乎一个人
我就会慢慢地让那一个人侵蚀我的日常习惯
并不是毫无预兆,只是我一直在极端的两处边缘徘徊,举棋不定
应该不应该是对是错,我似乎耗了太多的时间去思量

keep saying yes when my mind saying no
- Issues, The Saturdays

我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也可以是一个自信冷静的军师
那是因为我的身份只是个旁观者,所以双眼也自然雪亮一些
等到那一把火烧到自己的时候,我才知道喊烫,体会那炙热

女孩子说,我其实早就放宽心已经对自己 said yes 了

暂时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么多,等过了这个假期再看着办
我还是要皈依一向以理智为荣的自己啊,保持清晰思维
follow the flow
though I'm eager to secure it in my grip, the glow

难怪最近可以日日夜夜不厌倦就只听同一首歌
原来一直以来我都没长大,最喜欢的是这一句

why fight it cant hide it, truth is I think I like it

我说啊,不理智可以杀死那个 i-think-i'm-the-coolest 的冷血生物
然后就那一瞬间,就 someone 神不知鬼不觉地
偷走了我的气息,一个可以让我的脑浆不正常流动的神奇人物
思路混乱是他爱耍的把戏,也是他最要命的武器

束手就擒,刀俎鱼肉,我不要不要不要~
失常案例二,case closed?

丫头再怎么强悍也会打呵欠,所以晚安世界
待会儿等待我的除了依旧东升的朝阳
还有一连九个小时杀人不见血的课堂

祝我,好眠一整夜

Saturday, September 12

小的长大了

越洋电话很重要很稀贵啊,尤其是你看见拨电人是,妮子我
喂傻婆,做么没有接电话,是不是在忙啊

一个小小个儿的,所以让人误以为她很好欺负,是一个百分百的 easy target
现在人们找晦气都专挑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的小妹妹,哎哟怎么这样啊

这个世界很美丽,是因为错觉无声无息地遍布每一角
就连她,给你的或许也只是一个错觉
很美很美美得让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幻觉

所以,不要看她人小小,她的心很大
虽然只能装得下一个人,可是却可以包容很多人

你啊你啊你,自知理亏的就检讨检讨一下

离题很远了,回来回来

一个小妞,名副其实的小妞一个
从十三岁开始就没有再长高的不止我一个,这是一个,让人窝心万分的不幸中的大幸
所以啊,我不会埋怨自己个子过于矮小
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在操步整队的时候,会一直站在我的左边
她当第一个,我乐于当第二

人的脑袋是个很奇怪的机械,该记住的完全不进脑
不该记住的,偏偏留在脑海定居不走了
当然有些回忆,是不会忘掉的,即使经过时间拼命的搓洗
还是一样鲜明,尽管其他片段都已经逐渐失色了
有些经典中的经典,想起的时候我还是会鼻孔吹气一个人傻笑

从十三岁那个蓝色裙摆好长的女孩子,到现在那个即使很生气很委屈
却还是会忍一时海阔天空的女子,她经历了一段磨练与成长
她是一个会让人很容易心疼的女孩子,即使她总是热情洋溢
像是寒冬中不枯萎的向日葵,让人心旷神怡得奔放着
人们目不暇给的欣赏着她的绽放之余,也会心疼她被白雪冻伤了的花茎

那个时候她到海外念书,身边虽然有个伴
可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我,还是会为这个小孩子瞎操心
小孩子小孩子,有些小孩子的天真在她身上依旧有迹可寻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唤她孩子气的一声 Little




傻婆,现在有人在那边可以照顾你,同时你也可以和他一起成长
体验一些别人不会有的过程,虽然有时我会噗嗤一声不小心偷笑
那是一件让人很心安的事,因为我知道当有人又再欺负你时
有一个人会帮你分析解释,当你又进步乐一笑而过说没关系
有个人会摸摸你的头说,好乖噢我的小不点儿又长大了

二十一,有些人会说这是人生中其中之一的重头戏
不过啊,只要每一天都可以很快乐地过
哭与笑一个也都不要错过,应该挥霍的时候就挥霍
应该探索的时候用心探索,这样每一天都是重头戏

所以,相信你自己也可以画出属于自己的弧度
不要急着上色,因为有时候颜色并不代表缤纷
无色的境界,也有属于你的调调你的风采

小的,祝你二十一快乐
日日夜夜都可以充实精彩

这个生日你得到了最珍贵价值连城的礼物
你说,不要活在对一个人的愤怒与不满中
那等同于将别人的罪过,惩罚在自己身上

双手拇指向你致敬~

Wednesday, September 9

纯粹纪念九九九

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么的自以为是,并没有那么不在乎人们一样的眼光

还是会害怕触碰传递嘲讽讯息的犀利眼神
不要这样批判我,你们统一的审判会让我觉得很不堪很不自在

背脊会不自觉飚汗,即使那是一间温度摄氏十六的房

把自己的肤浅愚蠢硬是套在别人身上
和硬逼自己去适应别人的鼠目寸光一样艰难
所以,就这样决定了

看心情决定事情,当然些许时候还是需要一点点的费神考量
即使很多时候你的理智思绪会奇迹似的换来有些人的不解甚至误解
继而甚至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

没关系啦,过去了过去了~

零九的九月九,日期真得很漂亮
下午六点我将会鼓起好大的一池勇气,去上课

好害怕好害怕,不要用不一样的眼神刺伤我
我比易碎的玻璃更脆弱,所以更需小心轻放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是在太特别了,留下九月九的一小篇章
好记载一下现在七上八下的心情,还有
肚子饿了却又懒得开灯煮面的那种挣扎

九月九,你说,我会不会邂逅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然后就这样,勇敢地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Thursday, September 3

想要发奋的决心像软糖~



煲了一整个下午的港剧,有的没的装进了脑袋,又再给它抽干

都九月了吼,农历七月
在四个月半就可以焕然一新地宣告自己快二十二了

都已经二十一要二十二了,还不会打算自己的事情

老妈不知在何年何月这样念我,我自顾自嘻嘻嘿嘿地带过~
没关系啦,有两老这样念其实是幸福的,只是很多时候我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

噢对了,有一件喜事要昭告天下,热辣辣出炉的皇榜
就是,妮子终于改邪归正,啊不,是改晚归早
终于把故障了的生理时钟,用强硬手段收服了

虽然这样的强制行动换来了,不定期要来就来的,毫无征兆性失眠

有时候梦做到一半就半苏醒,瞄了瞄窗帘,最近我都用天色测时间
若是没有橙黄橙黄这样象征性的色调,我就赶紧噢嘛咪呗咪哄继续入睡
什么都不想,睡觉睡觉睡觉睡觉这样哼着不知名的摇篮曲

我才不要沦落为失眠的败寇咧,它得益的嘴脸很欠揍

好!一鼓作气地就这样,去完成作业吧!
玩也玩够睡也睡够懒也懒够吃也吃够应该动一下了

哎呀再等一下下,等吞完了优格再说吧~

meet my new roommates, though i really dont like sharing my room with them
Antonio, the ant who loves partying regardless day and night
and, Liz the lizard who is just to shy to introduce me her family

Antonio stinks
Liz loves to chit chat only when i'm asleep
ridiculously and intolerably, i can smell him and hear 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