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9

纯粹纪念九九九

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么的自以为是,并没有那么不在乎人们一样的眼光

还是会害怕触碰传递嘲讽讯息的犀利眼神
不要这样批判我,你们统一的审判会让我觉得很不堪很不自在

背脊会不自觉飚汗,即使那是一间温度摄氏十六的房

把自己的肤浅愚蠢硬是套在别人身上
和硬逼自己去适应别人的鼠目寸光一样艰难
所以,就这样决定了

看心情决定事情,当然些许时候还是需要一点点的费神考量
即使很多时候你的理智思绪会奇迹似的换来有些人的不解甚至误解
继而甚至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

没关系啦,过去了过去了~

零九的九月九,日期真得很漂亮
下午六点我将会鼓起好大的一池勇气,去上课

好害怕好害怕,不要用不一样的眼神刺伤我
我比易碎的玻璃更脆弱,所以更需小心轻放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是在太特别了,留下九月九的一小篇章
好记载一下现在七上八下的心情,还有
肚子饿了却又懒得开灯煮面的那种挣扎

九月九,你说,我会不会邂逅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然后就这样,勇敢地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4 comments:

  1. when did u post that post one ah .-.

    ReplyDelete
  2. net,
    i posted that er... two nights ago? just an official reply by the way xD

    ReplyDelete
  3. 好一个纪念。可惜,我却没有在自己的部落格做到 T.T

    ReplyDelete
  4. JeromeFo 令狐冲,
    这位仁兄难道不知道,部落的时间也会舞弊的,哈哈
    不过当然在确确实实那个时刻发的文章比较有价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