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4

吃糖

随手捏了一团,动作很自然地就放进嘴里
原来她会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你以为

她会再逗留一阵子的时候,她其实早已经离开

原来,这就是不告而别的愁绪
因为你的存在我满怀欣喜,天真地以为我们会这样继续依偎
却不知道,转个身,你早已不在

所以我们,我和你,都必须适应这样的自然替换

原来棉花糖是这般滋味,我试图咀嚼
好好地体验一下她的存在感,她在舌尖上微妙的触感
还来不及诠释那初体验,她却早已魂飞魄散

只留下唾液沾到了糖身,无奈的小小晶粒

像是一颗心,起初它悸动了,因为意外的欣喜与惶恐
接着它逐渐上瘾了,只因为那始终尝不出的滋味
一遍又一遍,它不死心地总以为自己最终还是会

如愿以偿

之后它终于知道自己应该舍弃,就在无数次的事与愿违之后
所以特赦容许自己,一声淡淡的叹息

我把只吃了一半的棉花糖搁在一旁
却舍不得让她坠入虎视眈眈蚂蚁的窝穴中
或许,明天我还会持着那样的毅力
想办法不让她那么快就在舌尖上无能为力地幻化

我吃不出我想象的嚼感,可她却生命价值爆表地在我的脑海留下香气

棉花糖,她是我生平第一次
也是我沉寂了这么这么久,第一次为这么小小事物感到无可奈何

就因为,她的稍纵即逝

知不知道,草莓口味的棉花糖
吃起来根本就一整个小时候退烧药水的记忆

3 comments:

  1. 吃着棉花糖是否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的感觉,爽到了吧,哈哈~

    ReplyDelete
  2. kukuciao~,
    久久一次的体验,太甜了我吃不消
    表面上新一代人类,可是我还是比较保守地喜欢细水长流的天长地久咧 xD


    PiGHoCk,
    eh i thought guys dont like sweet stuffs le!
    too sweet ah the cotton candy i cant finish the whole big biji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