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明年再见

到了十二月,随时都会有惊喜的时候。
我说的惊喜,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子书上会有你的照片。
而且张张都是 candid shots,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拍下来最自然的表情。
像这样。




all photos credit to Joseph : )


算是好看的了,因为我比较能够接受大笑的自己,比起那些表情怪异的。

其实也没关系啦,身边的人也没有嫌弃这样的我啊,所以我也没什么好介怀的。
真是个幸福的女生啊,不是吗。
要珍惜年终我们还能见面畅谈玩耍的机会,因为不知道这样的温度还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
以后工作的工作,留在外头的不回来了,组织家庭了的为人父母。
很快就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能聚在一起玩 Bang! 玩 Mafia 都成了忙碌之时没时间回味的。
我应该会很想念欺负这一帮人的时刻。


还有几个小时今年就将成过眼云烟,应该写一写新年展望吗。

可是我没那样的习惯啊,因为太随心了,当然有时候还是会适时考量。
习惯把应该做的记在脑子里,虽然脑子太懒惰不管用,常常忘东忘西丢三落四。
难怪老妈会这样不放心我啊。好吧,下一下决心用一年时间让自己长大一些。
不用长很大,只要能照顾自己就好了。当然,偶尔的任性还是一定要的,当作调剂。


昨天去给自己添新装了,选的衣服和之前的不一样,因为我该开始定下心,找工作了。

把履历寄出去了,在等消息。这期间很害怕自己会 miss 掉任何一通重要的电话。
因为我耳朵也和脑袋一样不灵光,常常听不见电话响。
好像太迟把履历寄出去了,都到年关了,一个成绩平平而且懒散成性的平民女子,应该不怎么会被搭理。


今晚应该会和朋友一起看烟火,如果可以,我想和你一起跨年。

五四三二一的时候你会想到我吗,因为我会啊。
想说,以后在这里就只记载快乐的还有值得纪念的大大小小。
双鱼是水,糟糕的情绪应该跟水一起流走,再不然就升空蒸发掉。
不顺心的难过的,我想直接告诉你。可以委屈你当当我的垃圾桶吗?


新的一年也没什么特别的愿望,就希望我在乎的人们,健康喜乐。

每一年都一样的愿望,会不会太胸无大志得过且过了一点?
好像很难实现吼,可是我知道菩萨一定听得到,我都不厌其烦地一直这样念了。
先向您道谢咯,感恩呐~ :D


Monday, December 20

你笑,我也跟着笑;结果我们都笑了。

离开有两种;
一个你知道你会回来,后会有期。另一个呢,却连会不会回来也都是未知。
后者徒添了很多抹的离愁别绪,像是浸泡了过久的茶包,会越来越苦。
我希望,这一次的再见,是真的我们会再次遇见啊。


第一次


拨了那一组不会忘的电话号码,听见了电话筒另一端你的声音。

这么近距离就只有你和我没有别人,把这么怪异的纪念递给了很很很在乎的人。
失控了我在车里放声哭泣猛吸鼻子,把左边的隐形眼镜都给哭落了。


第一次,我听见了你内心的声音,然后脑袋竟然当机愣住了。

知道吗,有心,就真的不怕迟。:)


蓝色上衣,深褐色及膝裤子,还有干净白色的鞋子。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戴手表了?

还有这么不遥远地看你微笑,听你说话。
把视线放平,只够你的肩膀,才发觉你真的长得好高。
一个我一向以为安静的男生,原来也没那么沉默,所以我要仔细聆听你难得的多话。


两个你就让我拿一个吧。

不需要,你都已经这么矮了,哈哈哈。
=—=


我们一起慢慢懂得对方学会珍惜吧,可以吗?

我知道你有时会忙,所以我会适时地很安静,不吵。
有什么还是可以一同分享啊,不管好的坏的,都可以交换。
不要担心,我不会跑很远,会一直都在。


一整天了,我仿佛都在梦境里晃游,任何事情都仿佛太不真实,轻飘飘的。

不敢狠狠捏自己一把,是因为害怕如果这个真的只是梦,那我就得痛着醒过来。
是梦吗是梦吗是梦吗?欸,好像不是吼。
噢天,我又自个儿咯咯咯地傻笑了。


你怎么跑来了!

你又没说我不可以跑来。
可是我也没说你可以就这样跑来啊。
你还是没说我不可以就这样跑来。
可是你这样,我今天带了隐形眼镜湿掉的话镜片会脱落,脱落的话怎么办?!
唔…那就,忍着吧。


有那么一刻,我是真以为自己得了妄想症了,而且病入膏肓无药可愈。

因为那是第一次啊,我在人来人往里,一个转身就看见了很想很想见的你,咧着嘴角对我笑。


你看不见啊,我打心底把嘴都给笑歪了。

Tuesday, December 14

每个人有他或她的故事,每个人喜欢说自己的故事给对方听。
但如果说把故事以已物易物方式交换,它就成了我们现在的,聊天。


那是在网上看到网友分享的一段话,把聊天写得很透彻,很 like。

每个人都有想分享的故事啊,有时候也并不是为了分享,只是纯粹的想有个聊天的对象。
仅此而已。
刚刚想聊天了,也有几个说话的对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嗯,不对味。
或许是近天天气阴阴的关系,整个人就有点懒洋洋的,不想动。


所以把话题结束了,赶紧躺一躺充一充电。

阴阴的今天,有点冷。


最近要做的事很多,在玩乐之前。

考试终于结束了,那真是个糟糕的星期五啊。
考试途中肚子不对劲了,可是没有闲暇时间可以上厕所啊。
不管了,还是张试卷重要,忍一忍吧。
真是张让人费神的 paper,我连想想晚餐该吃什么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一次考试题目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很多都不是熟悉的,我有点慌。
讲师安慰说,能把题目记得这么仔细,及格的机率很高啊。
哈哈,我不敢多想,现在能做的,就是睡前记得念念吧。


也该开始打包行李了,这是我最不愿意去碰的。

因为要打包的不止是衣服鞋子笔记,还有其他更多的,琐碎的也好,重要的也好。
刚刚在收拾笔记的时候,忍不住翻了翻看看之前自己都在笔记本上写什么了。
法律笔记啊,那是我和你一起上的第一堂课吗?零八年的七月十一。
对你有印象是因为上课时,老师老爱点你的名字。或许是名字特别的关系吧,我想。
所以其实啊,很早很早之前我就记得你了,只是那时候,你就真的只是 coursemate 而已。


好快,就这样几个学期过了。

笔记很重,所以我只挑了一些留着,其他的都应该不会带走了。
今晚就这样搁着吧:三个还没满的箱子,收了一半的东西,还有早就满了的左胸膛。


刚刚看见你了,你很快从楼上下来了,然后上车离开了。

感觉上你还是一样啊,没什么变化。依旧短短整齐的头发。
还是因为只是远远看到了,所以没看仔细你近来的变化。
还以为自己会失控啊尖叫啊晕眩啊愣着啊,哪里知道都没有。
就只是,很平静,心跳也异常很安静。


以后,还可以像现在一样找你聊天吗?

会不会因为所在的地方不一样了,所以话题也会少了,甚至没有了。
以后,可不可以偶尔告诉我你好不好,过得怎样?
不要担心这样的唐突会吓到我了,我心脏可强得很呐。
可是我知道啊,即使再好的朋友,也有不再联络的一天。


刚刚巧克力牛奶喝多了,现在嘴巴感觉腻腻奶奶的。

应该早点洗刷,乖乖熄灯睡了。明天还有明天该完成的事情,是需要一点活力和朝气。
待会要记得念念,为我已经过了的试卷,也顺便为了你明天最后一场仗。
希望上面善良的各位,能给你你所需的勇气与信心。


祝,一定要安康。

Friday, December 3

唔…

把 hair lotion 滴在手心上,一次又一次来来回回抹了好多次。
水果味香香的、青青的。
这样或许能为自己找回一些活力。


去学校拿了老师批好了的预考卷纸,好在下楼的时候没差错脚。

啊,的确是个很让人无力茫然的分数。还以为自己会及格的说。
现在我就真的不敢妄想啦,实际点再努力点吧。
要为期末考多折腾一下,过后就会没事啦。
安稳觉照睡,安乐饭照吃,不误。


断了的弦有中学不知 form 多少的记忆,今晚让它陪陪我。

「我突然释怀的笑,笑声盘旋半山腰;随风在飘摇啊摇,来到你的面前绕。
你泪水往下的掉,说会记住我的好,我也弯起了嘴角笑。」


为什么方文山的词,总是可以那么漂亮,绕梁。

Monday, November 29

在千篇一律里找玩德芙

天光了,窗帘亮了,闹钟响了,被子还是暖着的。
一个翻身,我好想忽视过于尽责的理智,继续睡。


不行,脑袋开始呢喃了,今天应该带哪一份笔记去图书馆,应该念完哪一些笔记。

即使万分不愿意,也不得以啊。这就是近日来我规律的生活模式。
起床后赖床的时间短了,天天都准时下肚的早餐。
笔记笔记笔记,糖果巧克力糖果。
晚餐前后的胡言乱语,是有点累坏了。
所以晚上我都不太能专心,好吧,做一些轻松的。上网听歌说话,还有难得的早睡。


这一学期的考试,收获最大的莫过于把脱轨的生理时钟,硬生生地给扭回来了。

十一十二最迟一点吧,就不省人事了,不知道有没有打呼噜。


休息都很充足啊,作息也都正常,可是为什么温书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幸免地觉得很司力屁?

而且不是每一次的司力屁,都能毫无顾忌地去司力普。
每每小睡片刻后,我额头上就多了一痕两痕偷懒的印记。微红,像烙印。


就剩一个星期拼搏了,为考试。也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能为考试这样子了。

是应该守本分地尽绵力,不好这样放纵啦。
晚餐后回家赶快冲个凉休息一下,充了电就好好给我有个被考书弄得焦头烂额的学生样。
一个星期而已嘛,不长。


这期间,我都有乖乖听话;吃饭时,我都专心得很,没分心。


那天,归途中空旷的视野里,夕阳不期然地向我微笑了。

是蓝蓝清澈的笑颜,不是火红眩目的。还有让我受宠若惊的 silver lining,好漂亮。
看了我心里好舒畅,当下心里不知怎的就有个连我都会取笑自己的念头。


有时候,真希望我眼中所有美好的大小事物,都能违反空间时间还有世间的伦理与约束,

完完整整的传递到你眼里,博你一瞬间的开怀。



Monday, November 22

又是考试考试考试

我说,爆痘又爆肝的季节,又到啦。
熬夜巧克力葡萄干零食多餐,不爆痘爆肝才怪。虽然最近正餐我很异常地都吃不多。
每个早上起床后,镜子里那张惺忪多痘的脸。啊,真的很让人抓狂。


你太猖狂,一个冷不防。

-给痘痘


最讨厌的是每个学期最后一堂课,老师们很例行的祝你们好运。

这样我安然准备考试的心情很容易被打乱,虽然最近心情也没怎么安然啦。
时间竟然可以趁你感觉不到它的流失之时,这样不觉声晓地一天一天过了。
好神奇,好惆怅;都二十二了,十一月。


刚刚翻了翻日历,手指屈一屈数一数,盘算自己应该怎样 allocate 所剩无几的 pre-exam period。

那么多的笔记还在 pending,这样其实真的很让人紧张。
虽然紧张感在我身上还没完全发作,哎哟老天都这个时候了。


失常了,前几天,我乱说话了。

这样失态的自己让我觉得很丑陋,虽然你说讲话不经大脑有时也未必是件坏事。
因为所说的通常都是打自心底。
常常你不经意说出来的小智慧,让我大言不惭的歪理见笑了。
有一个这样的好朋友,让你从不同的眼睛去领略,然后对周遭的人事物会心一笑。


所以,我喜欢同你说话。

还有,感谢你的耐心啊。:)


有一个人,不知为什么温书时,他的专注总是飞得老高老远的。

希望他可以早早通了脑袋里的淤塞,零食多吃了也没关系。
谁叫这是考试季节里我们唯一可以放肆的啊。


给准备考试的你我他她,我们都要记得好好吃饭休息。

笔记不会病倒,可是肉做的我们会。

Tuesday, November 16

不乖

现在可以好好睡了,却不怎么愿意就这样就寝。
就是这样,不能的时候就偏偏要,能的时候却又不怎么稀罕了。
能够改掉吗,这个让人无奈的人性。


终于忙完了,我拖了又拖的 analysis。

现在总算可以定下心好好温书啦,考试来得太快,我不想让它杀我个措手不及。
好吧,决心是定下了,可是至今我还是很怀疑自己的行动力。
找个时间去买葡萄干,近期它是我的新宠,托女孩子的福。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孬,总是很容易因为小小事情就不高兴。

总需要一些时间提醒自己沉淀一下情绪,才能让喧哗的心情安静下来。
这样好吗?不好,真的不好。
或许是知道她们不会生我的气,所以才会这样没规矩。
又或者之间太 close 了,所以才能够这样肆无忌惮。
真的要好好感谢她们的耐心贴心,要包容我真的不容易。;)


其实,我知道她们会在乎会疼惜我,所以才会如此横行。

确确实实坏进骨头里了啦,这个被宠坏的孩子,呵。


好啦,废话够了,真的应该睡啦。明天将会是很漫长的一天。

天公保佑这次真能顺利呈交作业,我不想因为它们而终日病恹恹。
知道吗,肚子饿却又吃不下东西的那感受,很不好过。


面子书上我说 brush my teeth, blog a little, then sleep。

即使是这样小小的诺言,也应该好好履行。


刚刚才发现,我把 brush 拼成 bursh 了,哈哈哈。

Thursday, November 11

"so until then I wish you well, my dear Brielle."

外头起风了吗,耳机戴上之前我好像听见呼呼风声了。
现在听着很缓慢的歌,试图在这样不营养的氛围下写心情。


我老是觉得,坏消息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年迈的姥姥,一个小脚步都得走很久。

所以我很固执,总是认为只要来得慢的,多半不会是喜讯。
知道吗,就算是噩耗也应该面对,不管你需要多久时间来准备好。
应该知道的总应该问个明白,不管好坏。来,贪婪地一口气吸进足够的氧气给自己打打气壮壮胆。


原来啊,再坚定不移的理论也有脱轨的时候。凡事都不绝对,总有个例外的。

之前的心理准备都成了嘴边的颤抖,我说不出话来,脑子也转不了了。
该说的,都没说;该问的,也都忘了问。


「你在哭吗?」

没有啊,真的没有,不骗你。
可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你才告诉我咧?
「因为我找不到机会跟你好好讲啊。」


不怕,没事没事。好,我会打从心里感到欢欣的。:)


正在听的歌让我很自然地又想起你啦,真想拿它当今晚的催眠曲。

还是不要了,只有晚上才能真正休息,我不能对身体这样无理取闹。
双鱼也可以很理性的,有时候。就因为水性,所以可塑性很高。


歌词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走来的时候,我刚好都在听它们。



今天十一月十一,待会早上十一点十一分的时候,我想许愿,可以吗?

人再蠢钝,也不应该对心事说谎啊,这样太可怜了。
倘若对自己都不能诚实以对的话,那我们还能对谁对什么坦诚咧?
坦诚很重要,可是却非常不容易;又是一门需要智慧的学问呐,需要学得还真多。


「随心而行,既是正道。」


记得记得记得啊,待会十一点要狠狠地许愿,不好忘了。

愿望,就是我诚实的心事呗。除了我,都没有人知道啦。


嘘,秘密

Sunday, November 7

babai curls ;)

摸了摸我的头发他说,你的脱发…嗯很严重吼。
眼睛瞪大大我,哈?这样的脱发量不是正常的咩!
噢天,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落发问题,我还一直以为头发是天生的稀少咧。


那我帮你头发剪一剪,layer 挑高一点,这样看起来头发比较厚,ok 吗?

好好好,求之不得啊,谢啦。


把卷卷给剪掉啦,终于。

曾经青梅足马对我说,考试前剪发,不宜不好也不妙。
以前血气方刚的时候,动辄就头发一把一把地剪短短,没有想多。
现在不知道是长大啦爱美啦还是过虑啦,要剪短短我需要很多很多吨的勇气。
偶尔无知一点也没什么不好,想法会比较简洁一些。
像以前一样,那股傻劲比现在的想东想西可爱多了。


 因为发质天生微卷的关系,所以还有些些不整齐的波浪,大大的。

没关系啦,就一点点凌乱而已,还可以接受毋需介怀。




喜欢绑起来后的马尾,比较有分量头发平平的看起来多好多。

假象假象~偏偏我就是喜欢拿这些假象当催化剂,肤浅的女孩啊。


哈哈,管他的,高兴就好啦。

Saturday, October 30

time like this.



they say this is not healthy, but I still like it, to bits.

why do junks always have to taste that great? sinful indulgence.
and what's for tonight? cracker's belle epoque may, ditching yiruma just for a night. :)


so many thoughts tonight, though I talk little.

when we think more, we tend to talk less; and when we talk more, that's cause we don't think enough.
funny thing, mutually exclusive the T's-brothers.


there are times when silence is the pick, and I'm just too lazy to talk.

but the ironic thing is that, I appear offline just to see who's online, or rather, who I can talk to.
it's quite warm, when people can find me though I'm 'invisible'.
be it an irritating nudge. or even, a rude 'OI!'.
amazing eh?


just can't heart my bolster more.

it smells like me, it smells like home; it gently lulls me to sleep, it's love.

Tuesday, October 26

:) of the day.

早餐吃了就回家,睡个回笼觉。抱着一点都不小的小抱枕,穿着小白背心。
天气开始凉凉的,很好。
十一点半出去吃午餐,老妹说,带我去吃 lasagna,她知道我念了很久。


有中学时期的味道,每一口吃进去除了满足之外,还有那好几年不会忘的记忆。

曾经那时候小小的我点了 lasagna,外加意大利面,小分的。
uncle pete 递给我两双刀叉汤匙,我说,不用了,这是一人份的。
他噢~的时候,那张慈善的脸是惊讶的,他微耸的眉我看了好得意。


一整个下午,我以为会败在康熙手中。结果,没有。

我把时间都给了 youtube,video 一个一个的按了 load,load 好再慢慢听慢慢看。
外面的天气还是阴阴凉凉的,只是多了小鸟的吱吱喳喳。


这样的心情太悠闲了,实在不适合和笔记打交道。太浪费了,暴殄天物是会被天遣的。

ahBOY 唱大海,投入的时候眼睛还会眯起来,噢天你能不融化吗。
有多少人看他唱歌后心情还会不好的,纵使前一秒的心情是雷电交加。
他会健康快乐地长大,因为他把福分,都积在这些人微翘的嘴角上啦。


ahBOY 是甜点,我找到了让我心情更饱和的。






Sungha Jung,他也一样会开得茂盛长得茁壮啊,和他那把吉他一起。

真好,其实大千世界里,小小快乐还不难找,只要不挑剔就好啦。


可惜的是太多时候,珍惜和快乐,我们就只会纸上谈兵而已。

Friday, October 22

"walking gets too boring, when you learn how to fly."

done with some of the chores and I'm feeling lazy again. yea, just some.
have been waking up early in the morning lately, like around 530?
to make sure that sis wakes up or else she will be late for school.
after she's gone to school, back to my slumberland again while my room is being lit up, slowly, by the sun.


home since sunday, and the pile of notes is the main cause of the 20.9kg I brought back. yea..

nah, it is just a tip of an iceberg I have back in kuching.
I wonder, how am I gonna bring all those stuffs back during december?
and what have I done in the past 2 years? so much rubbish in my room. so much rubbish in there too.
papa, buy me a Doraemon please? I don't mind being the crybaby Nobita.


thought I will be able to study more when I'm home, cause I didn't announce my homecoming.

but then, yam-cha sessions are inevitable and I actually heart those moments.
have good laughs, and talk. about our future, our careers.
no longer about the senior guy or the girl next door. things we talk about get, mmm.. a little more interesting. getting updates about everyone, no longer how many As you get in the exams, or how often you ponteng.
graduating, working and even marrying. remember just how much we struggled just to cope well with 10 papers? just another entirely different horizon of life? no longer that kiddy and worry-free, no more the I-don't-care attitude.


greattt. so my must-study-hard-gao-gao mission failed, gracefully. pps is just too addictive at times.
ok, jk. it's the not-determined-enough me who gets distracted so easily.
the weather is a pain in the ass. all of a sudden I miss the study rooms, with notes and my girls.


alright, time for some refreshing stuff. feeling too hot does the study mood no good.

and shakira's gypsy, added to the playlist.
and it sings, to whom it may concern, only run with scissors when you want to get hurt.
true enough, no?


so mr. paperlike, how are you doing? still keep your hair nice and short?

you know, it's been 2 months plus, since I last saw you. :]

Monday, October 18

暌违两个月,终于回家啦。
之前机票没订的时候一打电话老爸就一直念,几时没课几时回家做么还没回家。
他还跟老妈抱怨说,女儿好像都不想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


空中少爷虽然看起来没有很高兴,可是依旧 helpful,睫毛还很翘很漂亮;

后面的安娣抓着我的座椅乔空调时很用力地扯了我的马尾,起初我还以为是小孩子不懂事在玩耍;
云层很厚重,即使靠背已经调得很舒服了,可机身忽上忽下的我睡意全消;
闭目养神被拍了拍肩膀,好在睁开眼睛时我惊慌的神色没吓坏捧橙汁的先生。


要不然橙汁准会洒得右边那个年轻妈妈一身都是,她身上穿着的事连身衣裤。

花纹很像我的,只是她的大花,我的小花。
隔壁的 miss M 很友善,不会吝啬笑容。
橙汁喝完了杯子被收回去后,她还打趣说:你可以安心继续睡啦。


无论起飞着陆,我都习惯闭上眼睛,空凭感觉体验那冲劲。

昨天着陆的时候,耳边刚好 play 着苏慧伦的 final home。
是的,最近我迷恋的刚好就是她。


把笔记带回来了,一部分而已。

但愿这一次真的能不负我望,把这一叠啃干净。
以往笔记跟着我来跟着我走,我却只让它们安静地呆在行李,英雄无用武之地也难怪它们会怨我。





曾经我也执意自己做笔记,还一个字一个字美美地慢慢地耐心地写。

这是必经的过程啊,笔记当前,从踌躇满志,到意兴阑珊。
过不了多久,我想我会开始想念这一段念书的日子。真的真的很想念那种。
这一段有女孩子们,偶尔还有几个男生来瞎搅和的 part-time 学生生涯。


老爸那天问,你男朋友咧?在哪里?
我说这里市场不好经济不景呗。



在这里,我们就是你的男朋友!
-义不容辞的女孩子


照这么个算法,我的男朋友就不止一个咯。

而且个个还对我关怀备注疼爱有加,还不甜进心里面? ♥ 

Tuesday, October 12

fairytale.

小时候,托儿所的老师喜欢给我们讲故事,个个小瓜也习惯一窝蜂围着老师。
奇怪的是老师总爱说些怪里怪气的故事,故事里面的人物还要是用我们小孩子的名字。
那时候,我的名字点播率很高;那时候,我的名字叫 shirley。


直到现在我还是坚持,懵懂小孩子就只应该听 fairy tales。



以后我要让我的小孩看 one piece,这样就可以灌溉他们路飞没有止境的可爱。

这样就有人和我一起为胸无点墨要命乐天派的他,高声欢呼啦。
还是他们会比较喜欢绿藻头的路痴卓洛?其实 gentleman 的山治也不错,还烧得一手好菜咧。
如果男孩早开窍的话,他们会喜欢坦率的娜美,还是动人的罗宾。
噢我忘了,还有常常躲错方向的乔巴!


扯远了,回来吧,请。



就因为现实里太难找到,所以不敢相信 fairy tales。

如果相信之后万一找不到,怎么办?那未免太让人沮丧了。一蹶就不振的话又该怎么办?
因为不敢期待,所以当美好降临时,一切都像是幻觉,还有随时幻化的泡泡。


人的可爱之处其一,就是在受宠若惊的时候,

难以置信地一直问真的吗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然后狠狠地捏自己的大腿一把,直到真的痛了才咯咯咯傻傻笑了,
紧紧拥抱这份难得的美好,久久舍不得放。


或许有时候,童话其实早已普遍得悄悄嵌入生活里了,没有声息地我浑然不晓。
我宁愿相信,这就是它小心却温暖存在着的蛛丝马迹。

Thursday, October 7

blessed mortal.

像一个有了三个月身孕,笑着醒过来的幸福妈妈。
我是说,我的肚子。缩也缩不起来了,好啦这下子。
毒瘾难戒吗?我觉得食欲应该会比较难顶咯。


不过没关系啦,吃得是福。
吃得开心更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多那几分肉肉也不会碍眼啊对不对。
以往吃很少都不吃菜的女孩子,最近也耳濡目染,胃口开始嚣张了起来。
好事啊,所以我们以后要常常一起吃饭,知道吗?体重不过四十这真是奇谈。


世间像天堂,因为好吃的东西多得很。我就是那个被天使惯坏了快乐的凡人。
If angels really do exist, I'm happy to be a blessed mortal.


又开始啦,在一张张纸上涂鸦的日子。这时间过得还真不是普通的不留人,我增磅了所以有点跟不上。
给自己添了多得会遭天谴的笔,一枝一枝都各有姿彩,颜色不一样。
赏心悦目的笔记,学习的心情也自然漂亮一些。


不过很可悲的就是,这样漂亮的心情,不一定和学习效率成正比啊。




下午天气郁郁的,我却出奇的专心。
可能是因为那枝可爱的小红,把元气都给了我。
可惜专心的时间不很长,因为肚子很不识相地又饿啦。


这难搞的死小孩。


你好啊,我叫白凝轩。
在飞逝不克看到了好玩的小文,看姓氏看生日来定你古代的名字。
哇很诗人气息吼,难不成我就是千年前那个琴棋书画皆晓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大家闺秀。
所以这辈子静不下来,不再是足不出户文静小姑娘的体验。


也顺便看了看你的,慕容海涵。海涵海涵,海一般的包涵。



一个礼拜只有一次的约会我期待很久了,望穿秋水几乎成了望夫岩。
Luffy 性子急躁得很,等太久的话他会擅自作主,一个人先扬帆启航。
我放心不下,得寸步不离跟着他呗。


快乐星期四,报告完毕。

Saturday, October 2

很久很久以前,很要好的他要我听。
他人有些挑,通常只听有故事的歌。


那时候,他心仪一个阳光般的女孩啊。逢冬期,温暖的女孩和煦地陪着他。

几经努力不懈,他终于成功把她留在身边啦。
有时候聊天时女孩告别前总会说,我先下线咯,差不多要煮饭了。


凭空想象着厨房里忙东忙西的她,还有餐桌上的两对碗筷两张笑颜,我会不自觉地傻笑,为他们。

女孩之前可是十指都不沾阳春水的,现在却为了一个人而愿意学习、改进。
这样努力的两个人,实在可爱,值得喝彩祝福。






那时候,我听不明白他的心情。

只知道是一首伤心的歌,灰灰的意境有他说不出口的心事。
那天晚上不经意地找回了这首歌,听了听。嗯,似懂非懂。
就这样,它成了这几个晚上我的摇篮曲。


「不能推不能要,要了怕你误会。」


你知道吗,会听陈奕迅,是因为林宥嘉。

喜欢听林宥嘉,而林宥嘉他喜欢听陈奕迅。
有时候啊,爱屋及乌,根本就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本能。

Wednesday, September 29

奇遇后,良心发现

我快睡了,你也好睡了吼!不要这么夜,晚安。她说。


好的,看完这一集我就去睡觉,我说。

哪里知道,一集还没看完就没有再看下去了。
执意地想写些什么,来记录今天啊。今天,像是一则奇遇。


买吗?嗯,买。

今天特别俐落干脆吼个个,和平是的扭扭捏捏拖拖拉拉成正比。
没有「哈…我想一下先啦。」,也没有「要不要要不要?哎哟慢一点再打算啦。」这些。


长叹一声,唉。


买到心头好确是人生乐事一桩,难怪有些人说金钱买得到快乐。

虽然这种快乐很短暂,所以我也只赞同一半。
还没学会赚钱就这样不知节约,成何体统?真的被老妈批中,赚一千花两千。
那好,我下定决心要赚三千!讲而已。


"I have too many desires and I don't need any of them to live happily.
But sometimes, I just can't resist."


欲望太多,sometimes 也太多,给我闪一边面壁去~

买了什么可不可以不说?虽然这样也于事无补,减轻不了我的罪恶感。
老爸刚刚连晚餐都没吃咧,说,不饿;老妈刚刚说没两句挂线了,说,累了。
我还不罪孽深重十恶不赦啊我?


长吁一声,唉。



没关系呗,明天啃面包、面
书来严惩严惩自己吧,先说好没得特赦。

最近有好多事情其实在等我去做,我却一不急,二不管,三不动。噢,老天,糟糕透顶。


喂真的不好玩了噢,十月了啊喂。

名副其实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哈哈哈。


明天二十九啊,是青梅足马的牛一,祝他快乐满堂身体健康诸事顺遂最好不过。

是的,只要我还没睡觉,即使过了十二点,人们的今天依旧是我的昨天,我的今天也还是人们的昨天。
我的明天,总之就在我醒来挣扎睁开眼睛清醒之后。
没错,这也是我自命不凡的大道理。


今天的快乐没跟你分享,我并没有私吞啊。

只是纯粹觉得这些快乐有些不正道,因为短短的快乐之后我会愧疚很久。
知道吗,负面的心情是会渲染的,有时候。


这时候你应该熟睡了,晚安咯。祝,一觉好眠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