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行李

上网原来真的不是全部,只是消遣
佳节期间在家的时间不多,回家的时候
也没有精力雅兴上网了,可怜的 miLio 浅尝了冷宫的冰清

穿新衣戴新帽的这几天,我很意外地吃了好多好多
还以为自己会因为懒惰不愿意动手而不拿碗碟叉匙
哪里知道~这是有史以来,我最安静的拜年,因为

我很忙,好吃的嚼不完,还嚼到双颊微酸却又不甘休

艳妮你够了没有啊,一直吃吃吃没有停!

厉害的不是你吃很多,是你怎样吃都还是这样不会胖!

自豪晒命ing

喂,我把你的豆腐吃完了噢,QQ的还很弹牙,这海鲜豆腐真让人上瘾
初二晚上在好友毛家吃了晚餐,简单的饭菜很让人感动,因为它不做作

我妈说,下次如果是你们这帮人来吃饭尤其还带着艳妮,一定要事先通知

我说啊,饭菜会一扫而空绝对不是因为我,全靠安娣功夫了得啊
我没有嘴巴甜耍嘴皮子,我倒宁愿那糖分凝聚在不等形的酒窝上
这样笑起来更能成为焦点,更能在好多人的记忆里依旧犹新桓久

我知道啊,我是狂妄了点嚣张了些竟然期望大家都记得我
却不愿意承诺一定也会同样的记得这些人,我说我记性差

我起飞了,到了那个不会留着我很久的城市
大包小包那是老妈替我整理的行李,里面装蛋糕饼干装爱心
Lady E, with her food
credit to the double J's, Jas & Jun


老妈说她睡不着来帮我收拾行李,那当下既窝心又催泪
不在家的第一个晚上,听见了外面的烟火

Saturday, February 13

新年,我们都要快乐

今天都已经是年三十咯,除夕
老爸昨天从外乡赶回家了,还顺便带回了一袋两袋一箱两箱的年货
现在塞得冰箱满满的,而且还是两个三层式的

我垂涎的,是那个一年只能吃一次的蛋糕,玻璃千层

刚刚和家人去了新年市集,好多好多好多人,第一次因为看了太多的人而感觉晕眩
人挤人,还能够感觉身边同样来凑热闹的陌生人身上,有点让我不舒服的汗水淋漓

不过没关系啦,就当作是从天而降的小小露珠一颗,就不会觉得特别黏腻了

小小一个市镇,仿佛人口都稠密聚合在那一个点
碰见好多好多张熟悉的脸孔,其实要说熟悉也并非完全贴切
毕竟没有见面了好一阵子,我们都一直在变啊,内在外在都一样

不过也还好,我还认得大家,大家也都还认得我
还是和以前一样,即使大庭广众也大大一声喊我

其实这样很温暖,看见曾经那么靠近的人们
他们都还记得我,都还记得以前他们唤我的方式

所以究竟是变还是不变,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楚,灰色地带是也
不需要非得那么分明,有时候这样朦胧也是一种意境

最近尝试了点新的玩意,往脸上抹了些化学品,战战兢兢的
也一样小心翼翼按捺着蹦跳,在眼珠子上铺了层轻纱帐



刚才到了市集的时候,很凑巧地赶上了烟花秀
一朵一朵的,参差不齐这样争艳绽放,很妩媚
就这样心跳跟着节奏跳动,眨也不眨眼睛一下

那种感觉很饱满很充实,像是那天我不期待你会记得回复
可却又在漫不经心之际看到发送人我铭记的名字

当你说着为什么迟了这么久的时候,我很开心地笑了
还一不小心,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