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0

不要笑,我知道我的它很老土

曾经写过一片文章,幸福?……

回顾了一下,觉得当时的心情很简单,想法也不复杂

快乐幸福可以这么浅白,在生活里搜寻幸福的元素,当时是怎么办到的

那都已经是两年多快三年前的事情咯,当时和现在的观点也有了偏差

或许这样说吧比较容易明白,我对幸福快乐的定义,改变了
看的事情比以前多,即使望见的或许只是浩瀚世界的冰山一角
可是理所当然的应该进化了,变得更豁达、眼界看得更宽广

它,是什么?

几经考量终于买下的那件淡绿飘逸裙子,还是把钱都省下后的踏实感

终于吃到了惦念很久的意大利千层面,还是在外头吃不到的老妈料理
找到了一首非常中听的歌谣,还是那首徘徊在列表里历久不衰的最爱


 让你知道了我在想些什么,还是就这样一直没有表态继续努力对你好

可以把眼线画得弧度漂亮完整,还是那一张依然素净没有修饰的脸蛋

 老妹小妹轮流问我要吃这个要买那个,还是她们没大没小的调侃嘲弄

老爸担心我一个女孩夜归的怎么还没回家,还是很适时的钱够不够啊

和老友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还是默默关注原来他们过得都很好
和女孩子们一起出游一天上课互吐心事,还是我回家之后她们的简讯

回来之后惯例的聚会,还是发现我静悄悄回来后的做么没有找我喝茶

好多好多,一一列下难免演变成冗长的回忆录

 最近

部落换了版面换了名字,我很满足

今天午餐我一手包办统统吃光了,我很满足
和家人在外头逛了一逛,虽然没有收获,我很满足
今天特别穿了裙子,装扮比较淑女,我很满足

 终于找到了要买给老爸的手帕,我很快乐

在接送老妈的路途不塞车很顺畅,我很快乐
在飞逝不克看见自己的心情有人欣赏留言,我很快乐
小妹正在追赶的《下一张,幸福》发现了小小彬,我很快乐

 形态不一千变万化捉摸不定

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

你的我的他的她的大的小的圆的扁的
好的坏的美的丑的新的旧的
各种款式各种花色任你选择


许哲珮的《气球》,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贴切的形容了

 我的快乐似乎都不很有深度,很肤浅吼
哎哟没关系啦,这么严苛对待自己为什么咧,我又不是什么伟大圣人啊



四十年了,回忆是靠不住的。
过了这么久,我都已经忘了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什么样子。

如果可以,我宁愿忘了回家的路,我也不想忘记有关她的每一个小细节。
所以每当我按下快门,我不是想要拍什么漂亮的东西,拍什么漂亮的照片,
只是想让每一个客人留住永远不想忘记的瞬间。


刚刚专著酝酿的时候,被这么一句话典当了我的注意力

 今晚没有玉米浓汤加蛋当宵夜,那热热暖暖的一整碗
同一屋檐下,我和老妹竟然藉着飞逝不克说话,隔空传音
我们在想尽办法抢救她那只被压坏了的樱桃耳坠
有谁华佗再世妙手回春,可以解救老妹急透了的心情

等下熄灯就寝的时候,希望就像女孩子常常灌输我的
 会有很多天使在你枕边萦绕飞舞,读你所梦圆你所想


 还有还有,购物欲又发作了怎么办,我想要那袭简单的浅蓝吊带裙

里边只要搭配白色 tee 就不再招摇可以穿去上课了

Wednesday, March 17

脸蛋红红的,merry

想换很久了,即使再怎么喜欢干净的白与淡绿,也还是会厌倦啊
之前一直保留这个,是因为舍不得这么一个界面
自己喜欢的颜色都齐全了,还搭上树叶飘零

女孩子说,绿色早就是你的标签,你这树精

goodbye, my green


本来图片已经编辑成 .gif,可是不知怎么的一上载就不动了,闪也不闪一下很不给面子

名副其实地两脚一伸撒手人间拜拜了,哈哈哈

换了亮眼的,还很不应景的圣诞氛围

雪人和圣诞老公公被拘捕了却依旧笑容满面,很 merry
所以也就顺便把妮泞撤了,由乐观蓬勃充满生气的 merry 接任

我依然对淡绿情有独钟,即使 merry 红扑扑的很喜庆

一个星期前我过了第一天的二十二,女孩子们陪我过

那天很不凑巧不作美地下雨了,而且不小,打在身上会痛,嗖嗖的风吹在身上会颤抖
穿了满是心型树叶布料软软很舒服的裙子,很保守地套了件低调灰 long cardi
手掌赤裸裸的受不了寒风,我把它们轻轻塞进两侧我觉得很可爱的口袋

这样,就不冷了,能更专心地吃饭听她们说说笑笑

女孩子们,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掌握抹眼影的技巧

老妹说,抹了跟没有抹都一样看不出什么差别来

原来只要眼线画好,看起来很不同,双眼活了张脸也神奇起来了

老妈还很慎重地在飞逝不可谢了几个女孩子,感激她们培我过第一个不在家的牛一

安娣怎么你听起来好像很挂念她啊,女孩子看了感谢函之后这样回复老妈

那天很罕有地向老爸说谢谢,和老妈结了这么一个我,还养我育我

老爸,顺利的话今年我就会毕业了,就劳烦你劳多一年心,花多一年钱

很奇怪吼,平时和身边的友人谢谢我爱你都不害臊

可是这几个字和家人说起来却又无比沉重,说出口仿佛很别扭,我是典型的内向东方人

成了一个习惯,许愿的时候总是一样的愿望

或许这样就能把那真诚的力量凝聚起来,许下的久而久之会实现
三个愿望,我都许了一样的
不贪心吗,可我许的好像又有些难度,不容易成真

你幸福吗?

微微笑了笑,摇摇头,说不懂

如果有一个人他的回答就像这样,是什么意思,他想表达的又是什么呢

希望,每一个人都健康快乐,这样就好

要人如其名啊,Merry Lady E,要把 merry 融入原则嵌入习惯

Monday, March 8

现实中小小的,fairytale

好啦好啦,我要准备上床睡觉咯,晚安 ladies!

约莫一两个小时前,我这样对 ladies 说
结果一晃,转眼几十分钟就这样毫无意义地过去了
我依旧随着鼠标四处流浪,去领略别人的领土

那一天,我对她说,我会很安静很安静,真的不要发出声响
只要自己认为值得认为快乐的,都不会迟疑
而且还是破天荒的,即使零报酬率也还能神采飞扬地依旧故我的咧嘴大笑

这是哪门子的精神,老妈九月怀胎的时候少生了我一根筋
这是一种福分,不是随随便便你有他有大家都有的福气啊

哈哈哈哈哈

我说啊,既然不能抑制脸颊泛红,就由它去吧,那是自然不过的腮红
我相信,微笑大笑的时候不经意露出本色的眼袋,十分夺目更加抢镜

所以就不压抑笑意,更不介意不很大体的眼袋抢了头条
哈哈哈哈哈我要开怀得很响亮,这样才不会一不小心被解读

today was a fairytale.
十分 happening 的一个星期,记忆库输入了些许我会记得很久的经典画面

最近的一个小习惯,我觉得是很奢侈的小毛病
临睡前总爱把淡淡绿茶清香洒在枕头上,这样仿佛铁定一夜好眠到天明
同样的画面一直一直倒带我没有办法,就只好心甘情愿地放任纵容它咯

还记得吗?我说过啊,我喜欢绿色青色,因为很清新
就连香水喷雾的瓶樽,也要是浅绿色的,还真固执吼

可是咧,我却总是觉得
你很善忘,而且不留意细节,是个标准粗心大意的男生

说些很多人不知道的,曾经有些时候
我钟意橙色,而且喜欢把自己偏心钟意的人物放入文章
把一切很孩子气地修饰地自以为唯美,再美美地抄了一遍,投稿

那时候很稚气地以为世界很美好,小小一个丫头不认识丑陋
如今却不知道为了什么,总是提醒自己童话故事是哄小孩的

那时候啊,给自己恣意随性起了一个别名叫,绿子

再说一个很多人不知道的,今天农历二十三,是妮子的农历生日
这个生日啊,我仿佛预支了礼物,就在我许愿之前

祝我,日日一样快乐知足充满元气地 super :D

Monday, March 1

剪彩

外头的烟火断断续续地喧哗,在车上让我遇见了美丽的光束花火
情不自禁透过车窗一直用哇哇声替它们鼓掌叫好,女孩子对我说

我小时候也这样啊

不知道为什么,抬头看见那短暂的绚烂,让我好窝心好满足
整个人充裕地饱满了起来,朦胧了月光的乌烟瘴气意外地填满了心房

那个当下,我忘记了很多,我很快乐,绝对满分的 :)

看见你我说不出话我不知所措,连双手该放哪眼睛该望哪我也一样茫然
我依旧是流连树林的小红帽,却不知道你是不是小红帽的猎人叔叔

或许你应该是灰姑娘的王子,抑或小姐的流氓
又或者,你根本不属于童话故事,不是王子不是流氓更不是猎人
还是,你就是那个把奶奶给吞了的可恶大灰狼,看我戳瞎你双眼

喜欢织梦,所以编了这么个童话梦给自己
把你强硬地拉进来,却从不让你、也不听你说话

以后,我会静静的、静静的,很安静不作声

要把自己逐出这张梦网,戳破自导自演泡影,即使她迷人得让我舍不得
常跟女孩子说教灌输,reality 和 fairy tale,从来都是黑与白那样鲜明

不要害怕啊,小红帽
没有猎人你一样可以在树林与蜻蜓蜜蜂追逐不迷路,和每一朵花接吻,和每一棵树拥抱

听说元宵的月亮特别亮特别圆,就这样很有傻劲地一个人到后院去
很期待地仰望夜幕,柔柔淡黄的月光很优雅
却被我的瞳孔模糊了妆容,筛红晕开了

用默念,为想念剪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