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7

脸蛋红红的,merry

想换很久了,即使再怎么喜欢干净的白与淡绿,也还是会厌倦啊
之前一直保留这个,是因为舍不得这么一个界面
自己喜欢的颜色都齐全了,还搭上树叶飘零

女孩子说,绿色早就是你的标签,你这树精

goodbye, my green


本来图片已经编辑成 .gif,可是不知怎么的一上载就不动了,闪也不闪一下很不给面子

名副其实地两脚一伸撒手人间拜拜了,哈哈哈

换了亮眼的,还很不应景的圣诞氛围

雪人和圣诞老公公被拘捕了却依旧笑容满面,很 merry
所以也就顺便把妮泞撤了,由乐观蓬勃充满生气的 merry 接任

我依然对淡绿情有独钟,即使 merry 红扑扑的很喜庆

一个星期前我过了第一天的二十二,女孩子们陪我过

那天很不凑巧不作美地下雨了,而且不小,打在身上会痛,嗖嗖的风吹在身上会颤抖
穿了满是心型树叶布料软软很舒服的裙子,很保守地套了件低调灰 long cardi
手掌赤裸裸的受不了寒风,我把它们轻轻塞进两侧我觉得很可爱的口袋

这样,就不冷了,能更专心地吃饭听她们说说笑笑

女孩子们,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掌握抹眼影的技巧

老妹说,抹了跟没有抹都一样看不出什么差别来

原来只要眼线画好,看起来很不同,双眼活了张脸也神奇起来了

老妈还很慎重地在飞逝不可谢了几个女孩子,感激她们培我过第一个不在家的牛一

安娣怎么你听起来好像很挂念她啊,女孩子看了感谢函之后这样回复老妈

那天很罕有地向老爸说谢谢,和老妈结了这么一个我,还养我育我

老爸,顺利的话今年我就会毕业了,就劳烦你劳多一年心,花多一年钱

很奇怪吼,平时和身边的友人谢谢我爱你都不害臊

可是这几个字和家人说起来却又无比沉重,说出口仿佛很别扭,我是典型的内向东方人

成了一个习惯,许愿的时候总是一样的愿望

或许这样就能把那真诚的力量凝聚起来,许下的久而久之会实现
三个愿望,我都许了一样的
不贪心吗,可我许的好像又有些难度,不容易成真

你幸福吗?

微微笑了笑,摇摇头,说不懂

如果有一个人他的回答就像这样,是什么意思,他想表达的又是什么呢

希望,每一个人都健康快乐,这样就好

要人如其名啊,Merry Lady E,要把 merry 融入原则嵌入习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