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6

零价值

我现在一肚子莲藕排骨汤、泡沫奶茶,还满腔咽不下的火焰

火啊!FIRE!

我说,如果就连你自己都无法好好照顾你的父母

那你还凭什么奢望他人会替你把他们给照顾好?
父母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让他们安安乐乐享晚年不是可以随随便便交给一个佣人的责任
而是你的义务,天经地义,不孝这个罪名可以随时让你被天打雷劈

已经持续很多个礼拜了,起初听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听错东西了

还傻傻地记得念一念噢嘛呢呗咩哄,不喜欢的东西都给我滚远远
没办法,试想想如果深更半夜让你听见一把呼天抢地凄沧的声音
第一时间你会联想到什么?这个和平时做不做亏心事没有关系啊

直到一连几天不分白天黑夜都听见同样的怪声后我才知道

原来之前绕我心神的是隔壁老嬷嬷正在喊侍候她的佣人
因为老嬷嬷行动不方便,无论大事小事大号小号都需要有人在旁伺候搀扶

为人子女的,却莫名其妙把照顾这个时候特别需要家人扶持爱心的老嬷嬷的责任

像是烫手山芋一样把它当成一份苦差地丢给八竿子不着关系的佣人
就连亲人都不愿意扛起的义务,一个外人又怎会安分地看顾老嬷嬷

对着一个不冷不热的佣人,老嬷嬷只好没日没夜地一直叫,直到有人肯理会她

有一天我把衣服晾出去的时候房东安娣跟我说,佣人只会在主人家面前做个样子
女人女孩子八卦说三道四的功力,是不分年龄限制的
有人看见,老嬷嬷连嗯都不用嗯,直接就有人服侍周到随传随到
没有人在,老嬷嬷即使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到她房间看她一眼

可是说真的,老奶奶的肺活量可真够力,不是开玩笑的

让我火大的不是老奶奶,而是对她默默无闻的子孙家人

子欲养而亲不在那份事后的懊恼,不知道会不会应验在这家人身上
我是不是太过分,这样诅咒讲人家,要收敛要检点

房东安娣说过,听她这样子喊,听到我心都酸

同样是七老八十的长辈了,际遇却这么不一样

除了想办法让耳根免疫,我能给的也只是连篇的牢骚,还有廉价的同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