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5

要诚实

已经十二点咯!你好跟我去睡觉了吼,不管你啊!

叱,才十二点多而已咧……

都二十二了,我才来搞叛逆。这样真的有很过瘾吗?靠。
最近就是这样不善解人意,很喜欢玩反派,总之就是暂别乖乖牌。
老妈应该会很想念那个驯良的我吧,你看她整天哎哟哎哟叨絮的。


快开学了,I'm going back there real soon。

很想为自己在新学期做些什么,一些比较实际比较有益身心的。
飞逝不克的瘾,能不能开始戒掉一点,就连我也快看不下去这样一直沉沦的自己。
丑陋的执迷不悟啊。

就试试看吧?嗯好,祝我,坚持到底呗。


足球热退去了,我的斗牛士们,都很争气。

从一开始的 Saint Iker,还有后知后觉我才开眼看见的 Xavi,四年后我们还可以再见吗?
结束了,我很失落。就是那种,好像再也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了的感觉啊。


不过才维持了一个月的习惯啊,一切回归原点后我却任人鱼肉地让倔强的魂迷了路。

如果要我把那个喜欢了好些时候的人留在这里,而我一身轻的依旧往前,走走跳跳。
那一份被掏空了的空绝,会不会蓄意地被浓缩放大了。
然后无理取闹地硬是要我扛着,走一段我陪它的旅程。


嗨,好久不见啦。你,好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