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2

fairytale.

小时候,托儿所的老师喜欢给我们讲故事,个个小瓜也习惯一窝蜂围着老师。
奇怪的是老师总爱说些怪里怪气的故事,故事里面的人物还要是用我们小孩子的名字。
那时候,我的名字点播率很高;那时候,我的名字叫 shirley。


直到现在我还是坚持,懵懂小孩子就只应该听 fairy tales。



以后我要让我的小孩看 one piece,这样就可以灌溉他们路飞没有止境的可爱。

这样就有人和我一起为胸无点墨要命乐天派的他,高声欢呼啦。
还是他们会比较喜欢绿藻头的路痴卓洛?其实 gentleman 的山治也不错,还烧得一手好菜咧。
如果男孩早开窍的话,他们会喜欢坦率的娜美,还是动人的罗宾。
噢我忘了,还有常常躲错方向的乔巴!


扯远了,回来吧,请。



就因为现实里太难找到,所以不敢相信 fairy tales。

如果相信之后万一找不到,怎么办?那未免太让人沮丧了。一蹶就不振的话又该怎么办?
因为不敢期待,所以当美好降临时,一切都像是幻觉,还有随时幻化的泡泡。


人的可爱之处其一,就是在受宠若惊的时候,

难以置信地一直问真的吗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然后狠狠地捏自己的大腿一把,直到真的痛了才咯咯咯傻傻笑了,
紧紧拥抱这份难得的美好,久久舍不得放。


或许有时候,童话其实早已普遍得悄悄嵌入生活里了,没有声息地我浑然不晓。
我宁愿相信,这就是它小心却温暖存在着的蛛丝马迹。

2 comments:

  1. 我还很笨,情愿相信这世界的童话依然存在..
    哈哈~
    掏心掏肺到最后破心碎肺..

    ReplyDelete
  2. 橙子 @ Kar Ping,
    没关系,其实我也还是相信童话,只是偷偷地相信。
    不心碎,就不会让人那么缅怀了,不是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