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9

在千篇一律里找玩德芙

天光了,窗帘亮了,闹钟响了,被子还是暖着的。
一个翻身,我好想忽视过于尽责的理智,继续睡。


不行,脑袋开始呢喃了,今天应该带哪一份笔记去图书馆,应该念完哪一些笔记。

即使万分不愿意,也不得以啊。这就是近日来我规律的生活模式。
起床后赖床的时间短了,天天都准时下肚的早餐。
笔记笔记笔记,糖果巧克力糖果。
晚餐前后的胡言乱语,是有点累坏了。
所以晚上我都不太能专心,好吧,做一些轻松的。上网听歌说话,还有难得的早睡。


这一学期的考试,收获最大的莫过于把脱轨的生理时钟,硬生生地给扭回来了。

十一十二最迟一点吧,就不省人事了,不知道有没有打呼噜。


休息都很充足啊,作息也都正常,可是为什么温书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幸免地觉得很司力屁?

而且不是每一次的司力屁,都能毫无顾忌地去司力普。
每每小睡片刻后,我额头上就多了一痕两痕偷懒的印记。微红,像烙印。


就剩一个星期拼搏了,为考试。也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能为考试这样子了。

是应该守本分地尽绵力,不好这样放纵啦。
晚餐后回家赶快冲个凉休息一下,充了电就好好给我有个被考书弄得焦头烂额的学生样。
一个星期而已嘛,不长。


这期间,我都有乖乖听话;吃饭时,我都专心得很,没分心。


那天,归途中空旷的视野里,夕阳不期然地向我微笑了。

是蓝蓝清澈的笑颜,不是火红眩目的。还有让我受宠若惊的 silver lining,好漂亮。
看了我心里好舒畅,当下心里不知怎的就有个连我都会取笑自己的念头。


有时候,真希望我眼中所有美好的大小事物,都能违反空间时间还有世间的伦理与约束,

完完整整的传递到你眼里,博你一瞬间的开怀。



Monday, November 22

又是考试考试考试

我说,爆痘又爆肝的季节,又到啦。
熬夜巧克力葡萄干零食多餐,不爆痘爆肝才怪。虽然最近正餐我很异常地都吃不多。
每个早上起床后,镜子里那张惺忪多痘的脸。啊,真的很让人抓狂。


你太猖狂,一个冷不防。

-给痘痘


最讨厌的是每个学期最后一堂课,老师们很例行的祝你们好运。

这样我安然准备考试的心情很容易被打乱,虽然最近心情也没怎么安然啦。
时间竟然可以趁你感觉不到它的流失之时,这样不觉声晓地一天一天过了。
好神奇,好惆怅;都二十二了,十一月。


刚刚翻了翻日历,手指屈一屈数一数,盘算自己应该怎样 allocate 所剩无几的 pre-exam period。

那么多的笔记还在 pending,这样其实真的很让人紧张。
虽然紧张感在我身上还没完全发作,哎哟老天都这个时候了。


失常了,前几天,我乱说话了。

这样失态的自己让我觉得很丑陋,虽然你说讲话不经大脑有时也未必是件坏事。
因为所说的通常都是打自心底。
常常你不经意说出来的小智慧,让我大言不惭的歪理见笑了。
有一个这样的好朋友,让你从不同的眼睛去领略,然后对周遭的人事物会心一笑。


所以,我喜欢同你说话。

还有,感谢你的耐心啊。:)


有一个人,不知为什么温书时,他的专注总是飞得老高老远的。

希望他可以早早通了脑袋里的淤塞,零食多吃了也没关系。
谁叫这是考试季节里我们唯一可以放肆的啊。


给准备考试的你我他她,我们都要记得好好吃饭休息。

笔记不会病倒,可是肉做的我们会。

Tuesday, November 16

不乖

现在可以好好睡了,却不怎么愿意就这样就寝。
就是这样,不能的时候就偏偏要,能的时候却又不怎么稀罕了。
能够改掉吗,这个让人无奈的人性。


终于忙完了,我拖了又拖的 analysis。

现在总算可以定下心好好温书啦,考试来得太快,我不想让它杀我个措手不及。
好吧,决心是定下了,可是至今我还是很怀疑自己的行动力。
找个时间去买葡萄干,近期它是我的新宠,托女孩子的福。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孬,总是很容易因为小小事情就不高兴。

总需要一些时间提醒自己沉淀一下情绪,才能让喧哗的心情安静下来。
这样好吗?不好,真的不好。
或许是知道她们不会生我的气,所以才会这样没规矩。
又或者之间太 close 了,所以才能够这样肆无忌惮。
真的要好好感谢她们的耐心贴心,要包容我真的不容易。;)


其实,我知道她们会在乎会疼惜我,所以才会如此横行。

确确实实坏进骨头里了啦,这个被宠坏的孩子,呵。


好啦,废话够了,真的应该睡啦。明天将会是很漫长的一天。

天公保佑这次真能顺利呈交作业,我不想因为它们而终日病恹恹。
知道吗,肚子饿却又吃不下东西的那感受,很不好过。


面子书上我说 brush my teeth, blog a little, then sleep。

即使是这样小小的诺言,也应该好好履行。


刚刚才发现,我把 brush 拼成 bursh 了,哈哈哈。

Thursday, November 11

"so until then I wish you well, my dear Brielle."

外头起风了吗,耳机戴上之前我好像听见呼呼风声了。
现在听着很缓慢的歌,试图在这样不营养的氛围下写心情。


我老是觉得,坏消息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年迈的姥姥,一个小脚步都得走很久。

所以我很固执,总是认为只要来得慢的,多半不会是喜讯。
知道吗,就算是噩耗也应该面对,不管你需要多久时间来准备好。
应该知道的总应该问个明白,不管好坏。来,贪婪地一口气吸进足够的氧气给自己打打气壮壮胆。


原来啊,再坚定不移的理论也有脱轨的时候。凡事都不绝对,总有个例外的。

之前的心理准备都成了嘴边的颤抖,我说不出话来,脑子也转不了了。
该说的,都没说;该问的,也都忘了问。


「你在哭吗?」

没有啊,真的没有,不骗你。
可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你才告诉我咧?
「因为我找不到机会跟你好好讲啊。」


不怕,没事没事。好,我会打从心里感到欢欣的。:)


正在听的歌让我很自然地又想起你啦,真想拿它当今晚的催眠曲。

还是不要了,只有晚上才能真正休息,我不能对身体这样无理取闹。
双鱼也可以很理性的,有时候。就因为水性,所以可塑性很高。


歌词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走来的时候,我刚好都在听它们。



今天十一月十一,待会早上十一点十一分的时候,我想许愿,可以吗?

人再蠢钝,也不应该对心事说谎啊,这样太可怜了。
倘若对自己都不能诚实以对的话,那我们还能对谁对什么坦诚咧?
坦诚很重要,可是却非常不容易;又是一门需要智慧的学问呐,需要学得还真多。


「随心而行,既是正道。」


记得记得记得啊,待会十一点要狠狠地许愿,不好忘了。

愿望,就是我诚实的心事呗。除了我,都没有人知道啦。


嘘,秘密

Sunday, November 7

babai curls ;)

摸了摸我的头发他说,你的脱发…嗯很严重吼。
眼睛瞪大大我,哈?这样的脱发量不是正常的咩!
噢天,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落发问题,我还一直以为头发是天生的稀少咧。


那我帮你头发剪一剪,layer 挑高一点,这样看起来头发比较厚,ok 吗?

好好好,求之不得啊,谢啦。


把卷卷给剪掉啦,终于。

曾经青梅足马对我说,考试前剪发,不宜不好也不妙。
以前血气方刚的时候,动辄就头发一把一把地剪短短,没有想多。
现在不知道是长大啦爱美啦还是过虑啦,要剪短短我需要很多很多吨的勇气。
偶尔无知一点也没什么不好,想法会比较简洁一些。
像以前一样,那股傻劲比现在的想东想西可爱多了。


 因为发质天生微卷的关系,所以还有些些不整齐的波浪,大大的。

没关系啦,就一点点凌乱而已,还可以接受毋需介怀。




喜欢绑起来后的马尾,比较有分量头发平平的看起来多好多。

假象假象~偏偏我就是喜欢拿这些假象当催化剂,肤浅的女孩啊。


哈哈,管他的,高兴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