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9

在千篇一律里找玩德芙

天光了,窗帘亮了,闹钟响了,被子还是暖着的。
一个翻身,我好想忽视过于尽责的理智,继续睡。


不行,脑袋开始呢喃了,今天应该带哪一份笔记去图书馆,应该念完哪一些笔记。

即使万分不愿意,也不得以啊。这就是近日来我规律的生活模式。
起床后赖床的时间短了,天天都准时下肚的早餐。
笔记笔记笔记,糖果巧克力糖果。
晚餐前后的胡言乱语,是有点累坏了。
所以晚上我都不太能专心,好吧,做一些轻松的。上网听歌说话,还有难得的早睡。


这一学期的考试,收获最大的莫过于把脱轨的生理时钟,硬生生地给扭回来了。

十一十二最迟一点吧,就不省人事了,不知道有没有打呼噜。


休息都很充足啊,作息也都正常,可是为什么温书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幸免地觉得很司力屁?

而且不是每一次的司力屁,都能毫无顾忌地去司力普。
每每小睡片刻后,我额头上就多了一痕两痕偷懒的印记。微红,像烙印。


就剩一个星期拼搏了,为考试。也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能为考试这样子了。

是应该守本分地尽绵力,不好这样放纵啦。
晚餐后回家赶快冲个凉休息一下,充了电就好好给我有个被考书弄得焦头烂额的学生样。
一个星期而已嘛,不长。


这期间,我都有乖乖听话;吃饭时,我都专心得很,没分心。


那天,归途中空旷的视野里,夕阳不期然地向我微笑了。

是蓝蓝清澈的笑颜,不是火红眩目的。还有让我受宠若惊的 silver lining,好漂亮。
看了我心里好舒畅,当下心里不知怎的就有个连我都会取笑自己的念头。


有时候,真希望我眼中所有美好的大小事物,都能违反空间时间还有世间的伦理与约束,

完完整整的传递到你眼里,博你一瞬间的开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