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1

"so until then I wish you well, my dear Brielle."

外头起风了吗,耳机戴上之前我好像听见呼呼风声了。
现在听着很缓慢的歌,试图在这样不营养的氛围下写心情。


我老是觉得,坏消息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年迈的姥姥,一个小脚步都得走很久。

所以我很固执,总是认为只要来得慢的,多半不会是喜讯。
知道吗,就算是噩耗也应该面对,不管你需要多久时间来准备好。
应该知道的总应该问个明白,不管好坏。来,贪婪地一口气吸进足够的氧气给自己打打气壮壮胆。


原来啊,再坚定不移的理论也有脱轨的时候。凡事都不绝对,总有个例外的。

之前的心理准备都成了嘴边的颤抖,我说不出话来,脑子也转不了了。
该说的,都没说;该问的,也都忘了问。


「你在哭吗?」

没有啊,真的没有,不骗你。
可是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你才告诉我咧?
「因为我找不到机会跟你好好讲啊。」


不怕,没事没事。好,我会打从心里感到欢欣的。:)


正在听的歌让我很自然地又想起你啦,真想拿它当今晚的催眠曲。

还是不要了,只有晚上才能真正休息,我不能对身体这样无理取闹。
双鱼也可以很理性的,有时候。就因为水性,所以可塑性很高。


歌词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走来的时候,我刚好都在听它们。



今天十一月十一,待会早上十一点十一分的时候,我想许愿,可以吗?

人再蠢钝,也不应该对心事说谎啊,这样太可怜了。
倘若对自己都不能诚实以对的话,那我们还能对谁对什么坦诚咧?
坦诚很重要,可是却非常不容易;又是一门需要智慧的学问呐,需要学得还真多。


「随心而行,既是正道。」


记得记得记得啊,待会十一点要狠狠地许愿,不好忘了。

愿望,就是我诚实的心事呗。除了我,都没有人知道啦。


嘘,秘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