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明年再见

到了十二月,随时都会有惊喜的时候。
我说的惊喜,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子书上会有你的照片。
而且张张都是 candid shots,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拍下来最自然的表情。
像这样。




all photos credit to Joseph : )


算是好看的了,因为我比较能够接受大笑的自己,比起那些表情怪异的。

其实也没关系啦,身边的人也没有嫌弃这样的我啊,所以我也没什么好介怀的。
真是个幸福的女生啊,不是吗。
要珍惜年终我们还能见面畅谈玩耍的机会,因为不知道这样的温度还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
以后工作的工作,留在外头的不回来了,组织家庭了的为人父母。
很快就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能聚在一起玩 Bang! 玩 Mafia 都成了忙碌之时没时间回味的。
我应该会很想念欺负这一帮人的时刻。


还有几个小时今年就将成过眼云烟,应该写一写新年展望吗。

可是我没那样的习惯啊,因为太随心了,当然有时候还是会适时考量。
习惯把应该做的记在脑子里,虽然脑子太懒惰不管用,常常忘东忘西丢三落四。
难怪老妈会这样不放心我啊。好吧,下一下决心用一年时间让自己长大一些。
不用长很大,只要能照顾自己就好了。当然,偶尔的任性还是一定要的,当作调剂。


昨天去给自己添新装了,选的衣服和之前的不一样,因为我该开始定下心,找工作了。

把履历寄出去了,在等消息。这期间很害怕自己会 miss 掉任何一通重要的电话。
因为我耳朵也和脑袋一样不灵光,常常听不见电话响。
好像太迟把履历寄出去了,都到年关了,一个成绩平平而且懒散成性的平民女子,应该不怎么会被搭理。


今晚应该会和朋友一起看烟火,如果可以,我想和你一起跨年。

五四三二一的时候你会想到我吗,因为我会啊。
想说,以后在这里就只记载快乐的还有值得纪念的大大小小。
双鱼是水,糟糕的情绪应该跟水一起流走,再不然就升空蒸发掉。
不顺心的难过的,我想直接告诉你。可以委屈你当当我的垃圾桶吗?


新的一年也没什么特别的愿望,就希望我在乎的人们,健康喜乐。

每一年都一样的愿望,会不会太胸无大志得过且过了一点?
好像很难实现吼,可是我知道菩萨一定听得到,我都不厌其烦地一直这样念了。
先向您道谢咯,感恩呐~ :D


Monday, December 20

你笑,我也跟着笑;结果我们都笑了。

离开有两种;
一个你知道你会回来,后会有期。另一个呢,却连会不会回来也都是未知。
后者徒添了很多抹的离愁别绪,像是浸泡了过久的茶包,会越来越苦。
我希望,这一次的再见,是真的我们会再次遇见啊。


第一次


拨了那一组不会忘的电话号码,听见了电话筒另一端你的声音。

这么近距离就只有你和我没有别人,把这么怪异的纪念递给了很很很在乎的人。
失控了我在车里放声哭泣猛吸鼻子,把左边的隐形眼镜都给哭落了。


第一次,我听见了你内心的声音,然后脑袋竟然当机愣住了。

知道吗,有心,就真的不怕迟。:)


蓝色上衣,深褐色及膝裤子,还有干净白色的鞋子。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戴手表了?

还有这么不遥远地看你微笑,听你说话。
把视线放平,只够你的肩膀,才发觉你真的长得好高。
一个我一向以为安静的男生,原来也没那么沉默,所以我要仔细聆听你难得的多话。


两个你就让我拿一个吧。

不需要,你都已经这么矮了,哈哈哈。
=—=


我们一起慢慢懂得对方学会珍惜吧,可以吗?

我知道你有时会忙,所以我会适时地很安静,不吵。
有什么还是可以一同分享啊,不管好的坏的,都可以交换。
不要担心,我不会跑很远,会一直都在。


一整天了,我仿佛都在梦境里晃游,任何事情都仿佛太不真实,轻飘飘的。

不敢狠狠捏自己一把,是因为害怕如果这个真的只是梦,那我就得痛着醒过来。
是梦吗是梦吗是梦吗?欸,好像不是吼。
噢天,我又自个儿咯咯咯地傻笑了。


你怎么跑来了!

你又没说我不可以跑来。
可是我也没说你可以就这样跑来啊。
你还是没说我不可以就这样跑来。
可是你这样,我今天带了隐形眼镜湿掉的话镜片会脱落,脱落的话怎么办?!
唔…那就,忍着吧。


有那么一刻,我是真以为自己得了妄想症了,而且病入膏肓无药可愈。

因为那是第一次啊,我在人来人往里,一个转身就看见了很想很想见的你,咧着嘴角对我笑。


你看不见啊,我打心底把嘴都给笑歪了。

Tuesday, December 14

每个人有他或她的故事,每个人喜欢说自己的故事给对方听。
但如果说把故事以已物易物方式交换,它就成了我们现在的,聊天。


那是在网上看到网友分享的一段话,把聊天写得很透彻,很 like。

每个人都有想分享的故事啊,有时候也并不是为了分享,只是纯粹的想有个聊天的对象。
仅此而已。
刚刚想聊天了,也有几个说话的对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嗯,不对味。
或许是近天天气阴阴的关系,整个人就有点懒洋洋的,不想动。


所以把话题结束了,赶紧躺一躺充一充电。

阴阴的今天,有点冷。


最近要做的事很多,在玩乐之前。

考试终于结束了,那真是个糟糕的星期五啊。
考试途中肚子不对劲了,可是没有闲暇时间可以上厕所啊。
不管了,还是张试卷重要,忍一忍吧。
真是张让人费神的 paper,我连想想晚餐该吃什么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一次考试题目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很多都不是熟悉的,我有点慌。
讲师安慰说,能把题目记得这么仔细,及格的机率很高啊。
哈哈,我不敢多想,现在能做的,就是睡前记得念念吧。


也该开始打包行李了,这是我最不愿意去碰的。

因为要打包的不止是衣服鞋子笔记,还有其他更多的,琐碎的也好,重要的也好。
刚刚在收拾笔记的时候,忍不住翻了翻看看之前自己都在笔记本上写什么了。
法律笔记啊,那是我和你一起上的第一堂课吗?零八年的七月十一。
对你有印象是因为上课时,老师老爱点你的名字。或许是名字特别的关系吧,我想。
所以其实啊,很早很早之前我就记得你了,只是那时候,你就真的只是 coursemate 而已。


好快,就这样几个学期过了。

笔记很重,所以我只挑了一些留着,其他的都应该不会带走了。
今晚就这样搁着吧:三个还没满的箱子,收了一半的东西,还有早就满了的左胸膛。


刚刚看见你了,你很快从楼上下来了,然后上车离开了。

感觉上你还是一样啊,没什么变化。依旧短短整齐的头发。
还是因为只是远远看到了,所以没看仔细你近来的变化。
还以为自己会失控啊尖叫啊晕眩啊愣着啊,哪里知道都没有。
就只是,很平静,心跳也异常很安静。


以后,还可以像现在一样找你聊天吗?

会不会因为所在的地方不一样了,所以话题也会少了,甚至没有了。
以后,可不可以偶尔告诉我你好不好,过得怎样?
不要担心这样的唐突会吓到我了,我心脏可强得很呐。
可是我知道啊,即使再好的朋友,也有不再联络的一天。


刚刚巧克力牛奶喝多了,现在嘴巴感觉腻腻奶奶的。

应该早点洗刷,乖乖熄灯睡了。明天还有明天该完成的事情,是需要一点活力和朝气。
待会要记得念念,为我已经过了的试卷,也顺便为了你明天最后一场仗。
希望上面善良的各位,能给你你所需的勇气与信心。


祝,一定要安康。

Friday, December 3

唔…

把 hair lotion 滴在手心上,一次又一次来来回回抹了好多次。
水果味香香的、青青的。
这样或许能为自己找回一些活力。


去学校拿了老师批好了的预考卷纸,好在下楼的时候没差错脚。

啊,的确是个很让人无力茫然的分数。还以为自己会及格的说。
现在我就真的不敢妄想啦,实际点再努力点吧。
要为期末考多折腾一下,过后就会没事啦。
安稳觉照睡,安乐饭照吃,不误。


断了的弦有中学不知 form 多少的记忆,今晚让它陪陪我。

「我突然释怀的笑,笑声盘旋半山腰;随风在飘摇啊摇,来到你的面前绕。
你泪水往下的掉,说会记住我的好,我也弯起了嘴角笑。」


为什么方文山的词,总是可以那么漂亮,绕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