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0

你笑,我也跟着笑;结果我们都笑了。

离开有两种;
一个你知道你会回来,后会有期。另一个呢,却连会不会回来也都是未知。
后者徒添了很多抹的离愁别绪,像是浸泡了过久的茶包,会越来越苦。
我希望,这一次的再见,是真的我们会再次遇见啊。


第一次


拨了那一组不会忘的电话号码,听见了电话筒另一端你的声音。

这么近距离就只有你和我没有别人,把这么怪异的纪念递给了很很很在乎的人。
失控了我在车里放声哭泣猛吸鼻子,把左边的隐形眼镜都给哭落了。


第一次,我听见了你内心的声音,然后脑袋竟然当机愣住了。

知道吗,有心,就真的不怕迟。:)


蓝色上衣,深褐色及膝裤子,还有干净白色的鞋子。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戴手表了?

还有这么不遥远地看你微笑,听你说话。
把视线放平,只够你的肩膀,才发觉你真的长得好高。
一个我一向以为安静的男生,原来也没那么沉默,所以我要仔细聆听你难得的多话。


两个你就让我拿一个吧。

不需要,你都已经这么矮了,哈哈哈。
=—=


我们一起慢慢懂得对方学会珍惜吧,可以吗?

我知道你有时会忙,所以我会适时地很安静,不吵。
有什么还是可以一同分享啊,不管好的坏的,都可以交换。
不要担心,我不会跑很远,会一直都在。


一整天了,我仿佛都在梦境里晃游,任何事情都仿佛太不真实,轻飘飘的。

不敢狠狠捏自己一把,是因为害怕如果这个真的只是梦,那我就得痛着醒过来。
是梦吗是梦吗是梦吗?欸,好像不是吼。
噢天,我又自个儿咯咯咯地傻笑了。


你怎么跑来了!

你又没说我不可以跑来。
可是我也没说你可以就这样跑来啊。
你还是没说我不可以就这样跑来。
可是你这样,我今天带了隐形眼镜湿掉的话镜片会脱落,脱落的话怎么办?!
唔…那就,忍着吧。


有那么一刻,我是真以为自己得了妄想症了,而且病入膏肓无药可愈。

因为那是第一次啊,我在人来人往里,一个转身就看见了很想很想见的你,咧着嘴角对我笑。


你看不见啊,我打心底把嘴都给笑歪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