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今日,明年。

凌晨一点十一分,你在干嘛呢?
我在听歌写字, 很专心。现在没有人吵,而且我心情满满,很适合写字颐养心情。
耳机只有左边听得见,右边没声了。老早就已经这样,不过我也都习惯了。
我听的歌常常都不太营养,只用左边听的话,那些跟着节奏翩翩曼舞的情绪就可以从右耳出来。
让它们出来,不要留在心里体内。-这是我的逻辑。


星期五拿了假,朋友就约说我们唱歌去吧。

朋友问,为什么女孩子点的歌通常情绪都很重很伊莫。
因为啊这些情绪重的歌听了很容易进入意境,很快就填满了有时候难免空洞的心房。
我想了想,笑笑,然后把这份想法只留给了自己。


朋友说,我唱比较哀伤的歌,可以轻易地就把他们带进了那样的情绪。

这是赞美吗?是的,那是赞美,我跟自己说,然后暗地里沾沾自喜,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今天我的声音。
哈哈哈,肤浅的我啊。


要记得,五月天的歌是经典。他们的知足陪了多少人走过他们中学时期的懵懂岁月。

好怀念啊,明知道回不去了却又忍不住想念的那些年。
那些年里,庆幸还有几个玩在一块聊得起劲的知己仍旧走在一起。
那些年里,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个你,会成为我心里很重要的人。


『好吃吗,你的甜点。』

「好吃啊,幸好今晚的柚子带点苦。」
『苦的好吃咩?』
「好吃啊,因为汤水太甜了,柚子有点苦所以中和了,这样的配对反而刚刚好。」




「啊,刚刚忘了跟他们说我的柠檬蜜糖不要加糖。

『这样不会苦咩?』
「不会啊,有蜜糖就够了,我不要太甜。」
『你好像很喜欢苦吼?我一点点苦都不能 tahan。』
「说不上喜欢,我只是比较喜欢味道刚刚好的。」


这是我的思维我的逻辑,你 buy 不 buy 都没关系,我高兴就好啦。

味道刚刚好的甜点饮料,让我觉得莫名的踏实。
虽然有时候,我也想来点很甜很甜的,刺激一下我老人家般的味蕾。
就像那个晚上,我在咖啡屋想喝点甜的,却点错了饮料。




这是一杯,从来都觉得咖啡一定要苦才好喝的我生平第一次觉得苦得不太好喝的咖啡。

barista 画给我的是不是爱心我不知道,但是我比较喜欢朋友马克杯里的那棵圣诞树。


2011 的最后二十四小时了,今天。

今年仿佛过得好快,快得不真实。感觉再不真实,时间也还是确实过去了。
有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后悔?我偶然问一个我们不常聊天的朋友。
『有啊,而且好多。我后悔没当个好人,后悔这个,后悔那个……』
我说,regrets cannot be undone, so screw regrets。
哎哟,说得倒是轻松啊。


你呢,2011 对你好不好。

即使对今年怀抱着不舍,还是要展望新的一年。
新的一年,请您对我们都要好一点,好吗?
我会对您的仁慈善心,怀抱感恩痛哭流涕感激不尽呐。

Thursday, December 15

喵苗秒妙






刚刚跟 twitter 说 I need a dose of Owl City, BADLY,收音机就很奇妙地播了这首歌。
当下的感觉就是 5791027391 分的快乐,本来空洞洞的心情饱满指数一下子破表了。
每每听它都有份很奇妙的感觉,因为刚刚喜欢它时,我正为一个奇妙的人一时雀跃一时失落着。
莫明奇妙的。可是,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很奇妙的回忆。


十二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径直地走过一半了。

明天啊,我一个从小学时期我们就开始要好的女孩子,她就满二十三了。
明天啊,她不再是我们初识时的女孩子,是一个女人了。
明天啊,她的名字里,就开始挂着她深爱的人的姓氏。
明天啊,她要嫁给他啦。
这是多么奇妙的成长,不知不觉我也一步一步走到这里来了。
那个我曾经因为你抢了我的好朋友而生气甚至不喜欢的男生,请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一辈子都珍惜这个曾经和我形影不离却因为你我们少了好多话聊的女孩子,知道吗?
因为你对她而言,比自己还来得更更更重要。


圣诞老人,这个年头我比较调皮,偶尔还无缘无故地发脾气。

尽管如此你可不可以还是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你知道的,我一向不贪心。
为了回报你,我会教你唱一首很奇妙的广东歌,虽然我现在也正在学着。
然后明年圣诞,你就可以为天下的有情人动听地歌颂啦。


偷偷讲你知,那首很奇妙的广东歌啊,就是张学友叔叔的讲你知

Saturday, November 26

每个大人里面,都应该住着一个小孩。

学生 A :咦,你的笔盒酱小的。
学生 B :小不用紧,够装就好 liao。


这些小孩不闹别扭不顽皮的时候,其实都是 heaven sent 的天使。

错就错在我长得太善良,没有杀伤力,所以这些他们都不怕我。
打算下个星期拨个电话给心算中心的院长,跟她说过了十二月我就不教了。
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这份工作。
我喜欢小孩,可是我不喜欢当他们的老师。
虽然不至于误人子弟,但我不希望我在他们不听我话时我生气时,把负面的情绪都回投在他们身上。
这样不好,对我,对他们。
而且每个星期六对我而言都很难得很珍贵,我想做一些我真正喜欢的事情。
啊不然等到世界终于末日的时候,才来后悔为什么都没好好过也没用啦,都太迟了。


虽然这些小孩让我差不多每个星期六都爆肝,可是我想,我还是会想念他们的。

调皮的乖巧的聪明的谦虚的普通的可爱的头发粗粗的脑袋圆圆的。


「来,老师教你新东西。」
『老师,我很烦恼欸。』
「做么咧?」『我有不祥的预感,我怕我不会做!』




把手机的背景模式换了换,是可爱型的。

一向比较喜欢简约式的,因为耐看,不需要常换,我怕麻烦。
可是有时候,可爱一下也无妨。换一换口味,新鲜一下。


还有噢,我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的圣诞节快要到了。

好快啊,你还记得去年的圣诞节留给你的记忆吗?
我记得,因为美好的事情总是比较容易记住的。


还有噢,久违的张智成,他的《你爱上的我》,好好听。

我也很喜欢,很喜欢。
喜欢的程度,就是去唱 K 的时候会点。
可是今天没点到,可惜了。

Saturday, November 12

星空







五月天和几米,还有星期六晚上。

这样的配对很对味,绝对满足了我奇怪的感官知觉。


我想看星空,可惜这里没有。



『小女孩天生就有一种本事,可以一眼识破小男孩的伎俩。
不过呢,她们又聪明地练就了另一套功夫,假装不明白小男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几米《你们我们他们》



这些细腻的人们啊,总有本事让我从他们身上找到些许暖意。

有时候我的快乐,与身边的人无关。真的,只是有时候。
昨天是难得的 111111 啊,你为自己留下纪念了没?


我没有,也忘了,给昨天的自己留下任何纪念。

Wednesday, November 9

睡觉前不可以想东西,我说的。

平时的我是呱噪的,话很多,表情也很多。
这样的人会很讨厌吗?
慈悲上天怜悯我身边的人们耳根不得清静,让我安静了几个晚上。
我不说话,我在放空。放空的时候可以想事情吗?
可以,而且还会想得比平时更深入,不注意的话还会忘了回来。


是不是只要我们懂得越多,想法也会跟着越多?

装着这些想法的脑袋像超重了的行李,让这一段穿梭现实幻境的旅程显得沉重。
难怪人们都说,懂得不多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想得也不多。
没那么可想,所以更容易快乐。


不是说我不快乐,只是需要整理的东西一箩筐,好多好乱。

我一向没有很喜欢整理东西,因为总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我才能把东西整理成我要的样子。
因为途中太多牵绊与停驻,往往耽误了我的精力我的时间。
就好像我的书橱,整理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翻出一些旧照片和以前的笔记本。
翻到这些老旧的回忆,事后我总需要很多时间抽离,因为一不小心深陷了,就很难脱身啦。


整理想法的时候,我也会这样。

不要说我不理性,我只是,有点喜欢这样的回味,而这一份喜欢,有些难于割舍。


深刻地想事情好吗?我不知道。

不过前几天的沉淀,我感觉很好。
因为这些说不出口的想法,似乎都找到了出口。
我在后脑勺开了个小小的洞,假装不注意让它们从缝隙逃脱、飞走。
看看这些熟透了的想法,还会不会想要回来我这里。


我想,可是有时候我不说,因为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地倾听你。

就像我也不能完全倾听另一个人啊,一样的。
你不能为别人做到的,就不要奢望别人会为你做得到。


但是,如果你对我很重要,我就不会介意倾听你。

偶尔我也可以是个温暖的垃圾桶,而且还是个香香的温暖的垃圾桶。
人总要平衡啊。会想,就要学会说;会说了,就更是要学会听。





这个时候我不想不说也不听,因为是时候入眠啦。

这两只小东西很讨喜,因为它们有着我喜欢的大眼睛。

Saturday, October 22

正能量

从来不晓得自己会有这么多的负面想法,并且还会糟糕地否定自己。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还真的是不要命的乐天。
最近起床的时候总感觉那片天空灰灰的,即使阳光其实早已从窗帘的缝隙投射在我脸上了。


每一次当这些负面想法接踵地充斥我的知觉感官时,我总会告诉自己,

没关系在同一片天空下,还有和我一样努力的人。
而且这些人碰巧的还是我的知己好友们,虽然他们都不在身边。
过后我就会很神奇地一下子好多了。




如果现实中我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我想我会很爱很爱他。

他身上过剩的正能量,够我用好久好久,一辈子都不愁。


「有时候有些事情我们不能改变,那么就试着享受那过程吧。」

真该庆幸我是被眷顾的小孩,老天让我在淡淡的生活中也能找到不可多得的元气。
加油你可以的,你对我说。嗯好,我也同样对自己说。

Friday, October 14

有些人,我不希望他们只能是回忆。

是我矛盾,还是时间根本就是个捣蛋鬼。
我期待的时候,它就拖得很慢很慢;我不舍的时候,它就像烟一样无影无踪了。
一个星期前,半病的我安静地在把要带的衣服折好后放进行李里。
一个星期后,我疯了似的挂念那些不常见但是我会常想念的人们。


喜欢一个城市,不一定是因为那个城市有让人向往的美丽风景。

更多时候,是因为那里有你心系的人。


我们见面聊天吃饭,
说笑调侃吃喝玩乐 pillow talk 拥抱再挥别。

我讨厌说再见的时候眼泪快要掉,我也讨厌眼泪要掉的时候我顽固地不语。
明明就有很多话想说,却还是缄默。
因为如果不沉默的话,我怕我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稀里哗啦。
因为煽情的「我会想念你的」从你们口中说出来,很催泪。
原谅我是这么一个好面子的人,不让你们看见我的不舍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借机猖狂。
一向来猖狂的只可以是我,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只有我才可以嚣张你们不可以,知道吗?


「杯子里搅拌的是蜜糖柠檬不加糖,喝进肚里的却是我们还会再见吗。」

可以不必常常挂念我,但是一定要记得我,好吗?
没关系,总会有再见面的那天,我对自己说。
好啦,晚了,睡吧。


晚安世界,晚安你们。

Saturday, September 17

处女座,生日快乐!




我说,忽冷忽热的天气比忽冷忽热的人来得更锐利。
忽冷忽热的人伤的是你的心,忽冷忽热的天气伤的却是你的身。
甚至把你从亲爱的人的身边带走,伤了更多更多人的心。
只因为你以后都不在了。


放工回家的时候,车窗外恶毒的阳光。

势必要人们都感觉到它在你肌肤上贪婪的咬噬,却不愿意你直视它。
如果我们做人也像它一样如此蛮横,这样好吗?
废话,当然不好啦。





从小学就认识一直到现在的女孩子从国外回来了,好久好久没见了。

「你什么时候有空啊?我还差你一餐肯德基!」
那个晚上我们没吃肯德基,吃的是久违了的说说笑笑。我很喜欢这样的氛围,说真的。
身边坐着熟悉的可爱的人们,可以分享新鲜事,也可以一起追溯,聊我们以前都傻傻干了什么好事。
从某些角度来看,其实我可以是很封闭的一个人。
只有在熟识要好的人身边,才能整个人松懈舒服了。
认识不久的不熟悉我也可以和你好好地聊,如果我们合眼缘的话。因为我挑剔。
对着一个不熟装熟的人,好吧,我会礼貌地点头微笑回答我想回答的,然后在心里砍剁厌恶你千万遍。


请原谅我这样的不堪,我是伪善的恶人,没办法 please everyone。






除了挑剔,我也挑嘴,从我手掌的纹路看得出来。
手掌纹路究竟可以看出多少秘密?不知道,难怪有些人会介意曝露自己如此私隐的掌心。
吃自助餐的时候我吃了比较多的蛋糕甜点,因为我喜欢。
加了香草雪糕球还有巧克力米的蜜桃挞,我只要了雪糕球不要挞,因为我喜欢。
居家简单的边炉我把入味了的鸡肉片煎了煎,吃得更多的是汤里头的白菜金针菇,因为我喜欢。
因为我喜欢,这个真的是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喜欢。


不用工作的星期五,我也很喜欢。
在朋友们的半推半就的怂恿下,就这样跟着他们一日游去了。
「难得假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玩咧,啊不然你关在家里做么?」
也对,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


在太阳底下我一边听他们说说唱唱说不营养的对话一边流汗。
路太滑我穿的鞋子不对结果跌倒了,痛痛痛。跌倒了第一时间是把脸遮住,不是爬起来,噢天。
因为膝盖瘀青了所以有所顾忌,不小心成了小小一张的 wet blanket。
喜欢原本以为自己会脸青唇白脚软的 flying fox,尖叫了短短五秒以后却很悠哉地欣赏周遭的绿荫。
「现在不怕了吗?」嗯还好,其实还蛮爽一下的,哈哈哈。


很多事情其实也和这个一样,起初以为会很困难很畏惧会不知所措。
过后却出乎意料的看到了不一样的没有预料到的风景,哇有时真的觉得这样的体会好神奇。







今天我的话好多,虽然说的都是写琐碎的杂散的,可是管它的。

我喜欢。-还真是好用的措辞。
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好朋友的生日。但愿你今天玩得开心晚上不要再失眠。
现在十一点五十七还没十二,所以,祝你健康快乐。

Tuesday, September 6

维他命










这些都是能让人快乐的小东西,是生活维他命。
小东西有时不起眼,可是对有些人来说却是意义非凡。
每一样东西,无论有生命与否,都一定有自己的价值。就像有些人即使再不堪,在一定的人的心目中,他们仍是珍宝。


我毕业了,真的这次。

以前无数个白天夜里在字里行间挣扎,恨不得摆脱读书为了考试考是为了毕业的这种生涯。
可是现在,却对快在身后模糊不清、那个还是学生的自己念念不舍。
没关系啦,感谢爸妈让我长得要命的乐天,总有办法在有点 dry 的日常中找乐子。

只是往往我的乐子,总会惹得老妈的叨絮,哈。


我的镜头里总是不会动不会说话的主角,因为它们不会意见多多,都任我摆布。

下次我要找个不用我唆使也会笑得很漂亮的主人翁,这一次就由我来迁就吧。
你说,这样好不好?


最近养了一个爱好,心血来潮的就换上让人心情靓的衣服,让自己看起来讨喜一些。

然后,就这样不喧哗地自己过一天。


「你还是要幸福。」


Friday, August 19

可以握在手心的玩伴


一个人的个性,能不能从他的电话铃声听得出来?
如果可以,我想我是一个急性子的人。
刚换的电话铃声总响得很急,我也总是急着把想说的话一口气说完。


感谢耐心听我把话说完、又愿意为我重复因为自己自我中心感太强而听不清楚的话的人。
如果有些人在身边,是应该感恩的。
感恩之余,我决定慢条斯理慢条斯理,持之以恒地慢条斯理~


多了一个狮子座玩伴,生日八月十六。
现在还在了解阶段,希望我们好好相处,相亲相爱啊。
因为你还必须陪我一段很长的时间,所以请你务必包容我的急性子和偶尔的怠惰。
好吗?感谢咯。

Wednesday, August 3

多希望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不是分不清真伪的人,可是常常会把别人的话当真。
「人是会变的,他们说会做的不一定就是会真的做到的。」
「话是这样跟你说,可是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变卦吗?说不定话还没跟你说完就已经改变想法了。」


即便是这样,我也还是很愚蠢地选择相信人们和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是我太认真了,还是大家都太不以为意了。我想我应该学会 casual 一点,why so serious?


只是有些我说过的话,我还是想要去实践。

像是,用现在的努力辛劳换一趟可以走比较远自己喜欢的旅程、爱自己多一点、
在还能走还没有牵挂的时候到处走走停停看看、多看点书、多包容身边的人的不足、
还有那些曾经答应给你的,都给你。

Saturday, July 9

还是平底鞋最好




「那双鞋子不适合你啦,你是可爱型的。」

办公室里的女孩子对我说,有一次在我最常逛的鞋店里当我问她这双 heels 好看吗。


平底鞋像是很温柔的一个人,他明白你不安分,原谅你偶尔的贪新鲜,
让你去尝试你想尝试的。

你碰了一鼻子灰埋怨这个世界不是想象中美好在你哭着回来的时候,给你一个还有我在的拥抱。
玩够了看够了伤够了哭够了笑够了,还有这么一个宠溺你的归属,光想就觉得很温暖很窝心。


我喜欢平底鞋,喜欢像平底鞋一样的一个人,也希望自己能努力做个平底鞋一样的人。

有接纳我的人,也有我包容的人。
让我穿了穿不属于我的高跟鞋脚扭着了疼了一下之后,再恍然大悟:还是你最好。
我也不吵你,因为你有你的世界有你憧憬的目的地。
只是我可不可以偶尔听你诉说你的最近,我想听。


我有一双异于常人的脚,买鞋找鞋的时候比较困难,所以也比别人容易沮丧。

能够找到一双合心意又合脚的平底鞋,那份喜悦和雀跃也自然比别人来得多。:)

Thursday, June 30

总会有人为你铺,回家的路



有人曾经对我说过,有时候我们会恐惧一些事情一些人,是因为我们对他们它们的不熟悉。

只要经历多了接触多了,日子久了习惯了熟悉了,你就再也不会这样害怕了。
日常生活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遇见与经历离别,那种体会比浅浅的擦肩而过还要深刻。
可是为什么我们还是会害怕,为什么在道别之际还是会卷缩颤抖,会茫然会不舍眼睛还是会闪泪光。


是不是因为拥有的时候不够珍惜,所以才会那么恐慌那么失措。

总是在拥有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啊,我们这些顽劣的人类。


「老的,你要好好走。要靠着亮亮的地方走,不要走到暗暗的地方去,知道吗?」

周围围着的人太多,我探头探脑的时候看见阿嬷抚着阿公瘦削的手,不放心地叮咛。
如何向很爱很爱的人道别?我舍不得你,可是你非走不可。你放心不下我,可是却又不能为我留下。
在天堂的入口,是不是都会有给你机会最后一次回家看看善良的天使。
跟恶劣的我们相比,天使们都是无比仁慈的,对吧。


姑姑表姐说,深夜听见熟悉的泡咖啡的声音,铁汤匙敲拍着透明玻璃杯规律的节奏。

滕椅被拖着和瓷砖地面的磨擦那声音是怎样的?是不是会让人想起阿公的声音。
不是巧合,我宁愿相信阿公是因为不放心所以才回家看看。
或许他更挂念那个牵绊了一生的老伴,要听一听她睡着时的气息才安心。


这只黑白斑驳的蛾差不多一个手掌大,在阿公家歇息了两天,飞走了又回来。

它很乖,子孙争相拍照留念的闪啊闪的镁光灯它都不怕。
还很听阿嬷话地在亮亮的灯管边,静静地呆着。

Sunday, June 12

有咖啡香的这些天



如果考试季节是有味道的,那么它便是麦D早餐的那杯咖啡。

醒神的咖啡香,还有被奶精稀释了的苦。


啊,都告一段落了。

让人费神眼睛睁不开的笔记不用再念了,可以暂时搁置,成绩公布了再打算该怎么处置。
好坏参半吗?这一次坏得好像比较多,老爸的所以你考得怎么样我有点无言以对。
之前病得五颜六色的人也慢慢好起来了,不用再晚上睡不着,早上醒着的时候还要随时警戒候命。
买吃的买用的,打算家里的打点外头的。


有时很佩服老妹,很多时候她都比我这个做姐姐的来得冷静理智。

尤其是在紧要关头、在我慌得六神无主、在我只会问怎么办怎么办的时候。
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学会一个人,因为没有人为你随传随到啊。
上天终究是怜悯的,不会让你这样一个人难捱。
虽然有时候你还是会觉得自己还不是一样一个人身边都没有谁,其实或许只是你没发觉;
老天早已经把你需要的,而不是你认为你需要的人,不动声色放在你身边了。


没感觉到身边有任何强烈的 physical presence,或许是因为老天认为我一个人也能够度过。

又或许我忽略了同我说话的声音,虽然看不见具体的形象,可是还是听得见。
反正最难过的都已经过去了啊,没事没事,我仍是无缺无烂完整的人一个。
上天肯定会为这样的我而倍感自豪的。


只是身体健康的,请你一定要继续健康下去,快乐安康。
身体不那么好的,请你务必好好对待自己。一直让身边的人难过和担心,这样不太好噢。


感恩啊,这段我以为我会哭红鼻子的日夜,有我感受不到他们的 physical presence 的 The Script 陪我过。

:)




Wednesday, June 1

习惯

习惯是很可怕的,可是我却把它当成贴身物件一样随身带着。
让可怕的东西与自己这样亲近,是我引火自焚,还是这就是它的神奇它的魔力。


习惯最可怕的时候,就在倘若有一天你不得不将这份习惯丢弃之时。

把它丢弃其实并不可怕,致命的是丢弃后整个人被掏空的感觉。
我容易不安,不能置身这样的空荡,因为我会慌、会失措。


很多时候我会放纵自己,让自己做喜欢的、习惯的事情,即使真切地知道,这样下去或许不很好。

可是怎么办,它已经生根了啊。硬是把它拔起,痛得不是它;是我,是这里面。


我习惯在家时把头发梳去左边,可是出门的时候我又把它梳回右边。

我习惯听歌,不管是一个人的时候、冲凉时、敷面膜时,还是睡觉之前想事情时。
我习惯时不时跟一些人们说话,问问他们你最近过得好吗。
我习惯睡觉的时候把臭臭的抱枕压在眼睛上,然后手放在枕头上再慢慢睡着。
我习惯对不在乎的不怎么喜欢的人缄默,对着熟悉的喜欢的却很呱噪很多话。
我习惯在假日出外跑跑,没事的话就在家乖乖地静静地呆着,放空。
我习惯盯着衣橱的衣服,想了又想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挑回那件常穿的。
我习惯人与人之间刚刚好的温度,所以努力学习让自己不温不火,可却总是不合格。
我习惯对有些字眼敏感,因为它们会让我联想到在乎的人。
我习惯在笔记上写些有的没有的歌词,随手画一颗星星抑或一棵树。
我习惯把盘里的饭粒都吃干净,「要不然以后男朋友会满脸长痘痘」,这是爸爸说的。
我习惯吃菜叶,比起鸡腿我更喜欢鸡翅膀。
我习惯只挂念一个人,有时候。
我习惯房里的窗帘只拉一边,因为另外一边要留给空气自由进入。
我习惯穿平底鞋 ballerina flats,尽管鞋橱里有几双因为我抵不住诱惑而带回家的高跟鞋。
我习惯大咧咧露牙地笑,可是老妹说我笑时眼睛像是五十岁的眼睛一样什么纹都跑出来了。
我习惯站着整理文件,感觉这样好像比较容易找到我需要的文件。
我习惯买东西时问身边的人怎么办要不要买,虽然有时心里其实早已经有了决定。
我习惯在温书的时候想象有谁也和我一样在这个时候埋头苦干,这样我就不会感到孤单。
我习惯只记得一些美好的事情,外头很大,太多的哀伤装不进我有限的左胸膛,因为还要装快乐和知足。


刚刚看了看久违的 Friendster,那里有中学时和刚上 college 的回忆啊。

回忆也是一个满分的可怕家伙,让我自己对着自己笑了整个下午。
突然觉得我的生活真的一整个完蛋了,因为我把可怕的习惯和回忆都毫无保留嵌入其中了。
让它们恣意妄为,我却无动于衷,照单全收。





Tuesday, May 17

请记得想念我

A hello is often trailed by a goodbye. What comes after a second hello then?
A harder goodbye.


「刚刚你拿行李走的时候的背影很潇洒。」女孩子说。

我说,潇洒的背影本来就应该留给离开的人啊。
我把那样的背影留给你,这样你就不会看见我留给自己的舍不得。
这样的不舍太沉重,不能让别人看见,因为害怕别人也跟着我一起难过。


常常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这样的性格,所以会时时警戒自己。

不要在自己不会久留的地方过于留恋些什么,这样走开的时候也就不会太难受。
可是常常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做不到。


一次又一次的转身,却越是一直一直为自己找个回来的理由。

堂而皇之、说出来自己也觉得理所当然的理由。


似乎把太多情绪都留在一个点,回到家后反而觉得空空的轻轻的。

只是今天难得是假期,多好啊。
可是讨厌假期结束后就得回到枯燥的工作岗位,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
把这样的负面情绪 convert 成对下一个假日的期待,会不会比较好?
虽然期待过后又是一连串的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这样的恶性循环。


今天的负面情绪似乎过于猖狂 overload 了,多久的修行就这样毁之一旦啦。

Saturday, May 7

“或许只有你懂得我,所以你没逃脱。”

我说邓紫棋真幸福,我只能听我家宥嘉唱歌,而她却可以听见他唤她亲爱的。
只是个很普通的昵称,可是如果是从在乎的人口中说出来,感觉就一整个不一样了。
应该是甜的。


在异乡的朋友知道我喜欢宥嘉,对我说,check 一下 inbox,你会感激我的。

是的,我真的很感激每逢宥嘉出专辑时他还记得我的喜好的那份心意。
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太多不同的琐碎,要记得另一个人生活里的琐碎,确实不容易啊。
而且我们往往很偏心,会左挑右拣,选择性地只记住有些人的喜好。
所以对于记住我的人们,实在应该跟你们说声斤甲骨摸窝。


有些人会记得我们很久很久,可是我们并不一定会把他们放在心上,有时甚至还忘得很彻底,噢天。


找遍了可以找的 cd 店,却还是找不到 Mindy Gledhill 的 Anchor。

有时会对这座城市很懊恼,当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我喜欢我想要的东西时。
这样的执著其实并没有很好,可是也不会特意去改了,因为我知道改不了。
说穿了还是因为我懒惰,而且相信总会有一个愿意接纳我全部也不埋怨的好人。
肯定会有这么一个好人的,对吧。


「这世界还有好人吗?」

『有啊,两个。』
「谁?」
『一个刚过身,一个还没出世。』


我说现在人们都生病了,都需要一些让人冷不防的笑话来陶冶性情调剂身心。

还好林宥嘉的声音是温热的,可以换一夜睡眠的暖。
有他这样的一个存在,有时冷冷的世界终究还是善良的。



Friday, April 22

tgif.

每个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做梦,好的坏的都有。
早上起床的时候,刚刚做过的梦都是零零碎碎的片段。
有些清晰,有些模糊;有些记得清,有些想不起了。


梦很美,因为可以让你见想见的人、完成想完成的。

却还是一再地提醒你:亲爱的,梦够了就应该睁开眼睛乖乖起床啦。
不要怪梦太美,要怪就怪自己分不清虚实。


今天可以过了九点再懒懒地起床,这不是梦。

吃一顿好吃丰盛的早餐喝虽然有点苦但很香的咖啡,这不是梦。
逛一逛书局翻一翻图很多字很少的绘本,这不是梦。
虽然走得脚跟很疼但至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鞋子,这不是梦。
下午三点外头阳光很烈我在家慵懒地听歌写字,这不是梦。


多了点时间赖床的早上、周围很多人很嘈杂地用早餐、书局里人很多没买到真正喜欢的书、

虽然大了一码但不会松脚的平底鞋,还有有点词穷有点惺忪的脑袋。
一天的假期,对一个每天都把大部分时间给了工作的人而言,何其珍贵。


不用工作的今天好奇妙,心情靓得听什么歌都觉得好听。

还是好开心,看着脚上那双我踏破铁鞋寻觅黑色的 flats。





Saturday, April 9

你好吗?

跟很久没见面抑或很久没聊天的朋友说话时,会习惯性地问最近你怎样啊。
刚上小学学会的第一句简单的英文就是 how are you,我想这样的教育方针还是有它的原因所在的。
你好吗,里面究竟藏了多少不为人知一笑而过的话语。


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节拍,每天规律地起床吃饭工作放松洗澡说话。

只是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感觉空荡荡。
人来人往的街上,突然会有抛下这里的一切,奋然到一个我不熟悉的新环境尝试生活的想法。
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念头,我一直都这样认为。
我在等我在用功,要自己凑够筹码和勇气,可以去看看新事物。
working hard, to buy the life I want.
我对自己说。


好多好多事情要做,感觉在 office 的时间过得好快好快。

不知不觉,就午休了。眼睛望一望时钟,又是五点放工时间了。
每一天这些都可以是小小期待。期待可以让时间变得漫长,却也可以让人有时间过好快的错觉。
世事真是好奇妙好奇妙好奇妙。


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好事其实还不少,却没有了以往我会一天到晚咧嘴笑的那种心情。

不惊不辱,不悲不喜。再这样下去我连尼姑都可以好好当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起伏太大的心情,人也平静很多。
淡淡地过,也是一种境界啊不是吗哈哈。


和一个几个月才联络一次的朋友聊天了,刚刚。

他说现在放假一个月,过后就是新生活,在全新的地方。
因为工作的性质所以每天必须面对许多 hellos and goodbyes。
我说,为了不让自己因为每个再见而难过,你会不会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看得更轻。
不会,这样反而让我更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回答说。
男生也是会长大的,我似乎把他看得太短浅了。


你好吗?


我很好,而且很忙很忙很忙。只是偶尔还是会想起应该搁在脑后的人。
你呢?

Friday, April 1

April.

去年的 Good Friday 落在四月二号。为什么会记得?
那天运动过后,肚子饿了和女孩子一起去找吃的时候,我一边开车一边自个儿咯咯咯笑了。
好快,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啊。


老妹今天告诉我说,四月二号是自闭症节。

所以,快十六岁的小妹,自闭症节快乐啊。


愚人节,也记得要快乐。=)




Saturday, March 12

不要心疼,也不要自责

我不希望别人心疼我。
如果心疼我,就说明了你不能为我做些什么。
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继续这样。
所以,请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要心疼我。
有人心疼,只会让我觉得自己更可怜更愚蠢。
自怜自艾的女孩子是不好看的,知道吗。


我有可以清晰分析事情的思维,也有足够的行动力,可以让自己很好。

我是不要命的乐天派,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


真的,我就是这样相信着,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