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7

“或许只有你懂得我,所以你没逃脱。”

我说邓紫棋真幸福,我只能听我家宥嘉唱歌,而她却可以听见他唤她亲爱的。
只是个很普通的昵称,可是如果是从在乎的人口中说出来,感觉就一整个不一样了。
应该是甜的。


在异乡的朋友知道我喜欢宥嘉,对我说,check 一下 inbox,你会感激我的。

是的,我真的很感激每逢宥嘉出专辑时他还记得我的喜好的那份心意。
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太多不同的琐碎,要记得另一个人生活里的琐碎,确实不容易啊。
而且我们往往很偏心,会左挑右拣,选择性地只记住有些人的喜好。
所以对于记住我的人们,实在应该跟你们说声斤甲骨摸窝。


有些人会记得我们很久很久,可是我们并不一定会把他们放在心上,有时甚至还忘得很彻底,噢天。


找遍了可以找的 cd 店,却还是找不到 Mindy Gledhill 的 Anchor。

有时会对这座城市很懊恼,当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我喜欢我想要的东西时。
这样的执著其实并没有很好,可是也不会特意去改了,因为我知道改不了。
说穿了还是因为我懒惰,而且相信总会有一个愿意接纳我全部也不埋怨的好人。
肯定会有这么一个好人的,对吧。


「这世界还有好人吗?」

『有啊,两个。』
「谁?」
『一个刚过身,一个还没出世。』


我说现在人们都生病了,都需要一些让人冷不防的笑话来陶冶性情调剂身心。

还好林宥嘉的声音是温热的,可以换一夜睡眠的暖。
有他这样的一个存在,有时冷冷的世界终究还是善良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