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总会有人为你铺,回家的路



有人曾经对我说过,有时候我们会恐惧一些事情一些人,是因为我们对他们它们的不熟悉。

只要经历多了接触多了,日子久了习惯了熟悉了,你就再也不会这样害怕了。
日常生活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遇见与经历离别,那种体会比浅浅的擦肩而过还要深刻。
可是为什么我们还是会害怕,为什么在道别之际还是会卷缩颤抖,会茫然会不舍眼睛还是会闪泪光。


是不是因为拥有的时候不够珍惜,所以才会那么恐慌那么失措。

总是在拥有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啊,我们这些顽劣的人类。


「老的,你要好好走。要靠着亮亮的地方走,不要走到暗暗的地方去,知道吗?」

周围围着的人太多,我探头探脑的时候看见阿嬷抚着阿公瘦削的手,不放心地叮咛。
如何向很爱很爱的人道别?我舍不得你,可是你非走不可。你放心不下我,可是却又不能为我留下。
在天堂的入口,是不是都会有给你机会最后一次回家看看善良的天使。
跟恶劣的我们相比,天使们都是无比仁慈的,对吧。


姑姑表姐说,深夜听见熟悉的泡咖啡的声音,铁汤匙敲拍着透明玻璃杯规律的节奏。

滕椅被拖着和瓷砖地面的磨擦那声音是怎样的?是不是会让人想起阿公的声音。
不是巧合,我宁愿相信阿公是因为不放心所以才回家看看。
或许他更挂念那个牵绊了一生的老伴,要听一听她睡着时的气息才安心。


这只黑白斑驳的蛾差不多一个手掌大,在阿公家歇息了两天,飞走了又回来。

它很乖,子孙争相拍照留念的闪啊闪的镁光灯它都不怕。
还很听阿嬷话地在亮亮的灯管边,静静地呆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