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4

有些人,我不希望他们只能是回忆。

是我矛盾,还是时间根本就是个捣蛋鬼。
我期待的时候,它就拖得很慢很慢;我不舍的时候,它就像烟一样无影无踪了。
一个星期前,半病的我安静地在把要带的衣服折好后放进行李里。
一个星期后,我疯了似的挂念那些不常见但是我会常想念的人们。


喜欢一个城市,不一定是因为那个城市有让人向往的美丽风景。

更多时候,是因为那里有你心系的人。


我们见面聊天吃饭,
说笑调侃吃喝玩乐 pillow talk 拥抱再挥别。

我讨厌说再见的时候眼泪快要掉,我也讨厌眼泪要掉的时候我顽固地不语。
明明就有很多话想说,却还是缄默。
因为如果不沉默的话,我怕我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稀里哗啦。
因为煽情的「我会想念你的」从你们口中说出来,很催泪。
原谅我是这么一个好面子的人,不让你们看见我的不舍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借机猖狂。
一向来猖狂的只可以是我,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只有我才可以嚣张你们不可以,知道吗?


「杯子里搅拌的是蜜糖柠檬不加糖,喝进肚里的却是我们还会再见吗。」

可以不必常常挂念我,但是一定要记得我,好吗?
没关系,总会有再见面的那天,我对自己说。
好啦,晚了,睡吧。


晚安世界,晚安你们。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