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9

睡觉前不可以想东西,我说的。

平时的我是呱噪的,话很多,表情也很多。
这样的人会很讨厌吗?
慈悲上天怜悯我身边的人们耳根不得清静,让我安静了几个晚上。
我不说话,我在放空。放空的时候可以想事情吗?
可以,而且还会想得比平时更深入,不注意的话还会忘了回来。


是不是只要我们懂得越多,想法也会跟着越多?

装着这些想法的脑袋像超重了的行李,让这一段穿梭现实幻境的旅程显得沉重。
难怪人们都说,懂得不多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想得也不多。
没那么可想,所以更容易快乐。


不是说我不快乐,只是需要整理的东西一箩筐,好多好乱。

我一向没有很喜欢整理东西,因为总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我才能把东西整理成我要的样子。
因为途中太多牵绊与停驻,往往耽误了我的精力我的时间。
就好像我的书橱,整理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翻出一些旧照片和以前的笔记本。
翻到这些老旧的回忆,事后我总需要很多时间抽离,因为一不小心深陷了,就很难脱身啦。


整理想法的时候,我也会这样。

不要说我不理性,我只是,有点喜欢这样的回味,而这一份喜欢,有些难于割舍。


深刻地想事情好吗?我不知道。

不过前几天的沉淀,我感觉很好。
因为这些说不出口的想法,似乎都找到了出口。
我在后脑勺开了个小小的洞,假装不注意让它们从缝隙逃脱、飞走。
看看这些熟透了的想法,还会不会想要回来我这里。


我想,可是有时候我不说,因为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地倾听你。

就像我也不能完全倾听另一个人啊,一样的。
你不能为别人做到的,就不要奢望别人会为你做得到。


但是,如果你对我很重要,我就不会介意倾听你。

偶尔我也可以是个温暖的垃圾桶,而且还是个香香的温暖的垃圾桶。
人总要平衡啊。会想,就要学会说;会说了,就更是要学会听。





这个时候我不想不说也不听,因为是时候入眠啦。

这两只小东西很讨喜,因为它们有着我喜欢的大眼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