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今日,明年。

凌晨一点十一分,你在干嘛呢?
我在听歌写字, 很专心。现在没有人吵,而且我心情满满,很适合写字颐养心情。
耳机只有左边听得见,右边没声了。老早就已经这样,不过我也都习惯了。
我听的歌常常都不太营养,只用左边听的话,那些跟着节奏翩翩曼舞的情绪就可以从右耳出来。
让它们出来,不要留在心里体内。-这是我的逻辑。


星期五拿了假,朋友就约说我们唱歌去吧。

朋友问,为什么女孩子点的歌通常情绪都很重很伊莫。
因为啊这些情绪重的歌听了很容易进入意境,很快就填满了有时候难免空洞的心房。
我想了想,笑笑,然后把这份想法只留给了自己。


朋友说,我唱比较哀伤的歌,可以轻易地就把他们带进了那样的情绪。

这是赞美吗?是的,那是赞美,我跟自己说,然后暗地里沾沾自喜,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今天我的声音。
哈哈哈,肤浅的我啊。


要记得,五月天的歌是经典。他们的知足陪了多少人走过他们中学时期的懵懂岁月。

好怀念啊,明知道回不去了却又忍不住想念的那些年。
那些年里,庆幸还有几个玩在一块聊得起劲的知己仍旧走在一起。
那些年里,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个你,会成为我心里很重要的人。


『好吃吗,你的甜点。』

「好吃啊,幸好今晚的柚子带点苦。」
『苦的好吃咩?』
「好吃啊,因为汤水太甜了,柚子有点苦所以中和了,这样的配对反而刚刚好。」




「啊,刚刚忘了跟他们说我的柠檬蜜糖不要加糖。

『这样不会苦咩?』
「不会啊,有蜜糖就够了,我不要太甜。」
『你好像很喜欢苦吼?我一点点苦都不能 tahan。』
「说不上喜欢,我只是比较喜欢味道刚刚好的。」


这是我的思维我的逻辑,你 buy 不 buy 都没关系,我高兴就好啦。

味道刚刚好的甜点饮料,让我觉得莫名的踏实。
虽然有时候,我也想来点很甜很甜的,刺激一下我老人家般的味蕾。
就像那个晚上,我在咖啡屋想喝点甜的,却点错了饮料。




这是一杯,从来都觉得咖啡一定要苦才好喝的我生平第一次觉得苦得不太好喝的咖啡。

barista 画给我的是不是爱心我不知道,但是我比较喜欢朋友马克杯里的那棵圣诞树。


2011 的最后二十四小时了,今天。

今年仿佛过得好快,快得不真实。感觉再不真实,时间也还是确实过去了。
有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后悔?我偶然问一个我们不常聊天的朋友。
『有啊,而且好多。我后悔没当个好人,后悔这个,后悔那个……』
我说,regrets cannot be undone, so screw regrets。
哎哟,说得倒是轻松啊。


你呢,2011 对你好不好。

即使对今年怀抱着不舍,还是要展望新的一年。
新的一年,请您对我们都要好一点,好吗?
我会对您的仁慈善心,怀抱感恩痛哭流涕感激不尽呐。

Thursday, December 15

喵苗秒妙






刚刚跟 twitter 说 I need a dose of Owl City, BADLY,收音机就很奇妙地播了这首歌。
当下的感觉就是 5791027391 分的快乐,本来空洞洞的心情饱满指数一下子破表了。
每每听它都有份很奇妙的感觉,因为刚刚喜欢它时,我正为一个奇妙的人一时雀跃一时失落着。
莫明奇妙的。可是,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很奇妙的回忆。


十二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径直地走过一半了。

明天啊,我一个从小学时期我们就开始要好的女孩子,她就满二十三了。
明天啊,她不再是我们初识时的女孩子,是一个女人了。
明天啊,她的名字里,就开始挂着她深爱的人的姓氏。
明天啊,她要嫁给他啦。
这是多么奇妙的成长,不知不觉我也一步一步走到这里来了。
那个我曾经因为你抢了我的好朋友而生气甚至不喜欢的男生,请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一辈子都珍惜这个曾经和我形影不离却因为你我们少了好多话聊的女孩子,知道吗?
因为你对她而言,比自己还来得更更更重要。


圣诞老人,这个年头我比较调皮,偶尔还无缘无故地发脾气。

尽管如此你可不可以还是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你知道的,我一向不贪心。
为了回报你,我会教你唱一首很奇妙的广东歌,虽然我现在也正在学着。
然后明年圣诞,你就可以为天下的有情人动听地歌颂啦。


偷偷讲你知,那首很奇妙的广东歌啊,就是张学友叔叔的讲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