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

这里有小掌,有小花朵,有宥嘉;还有你。

这里被我一不留神,冷清了差不多两个月。
我可以把这些都归咎于工作吗?借口是我忙,我忙,还有我忙。
借口是我喜欢想,可是却懒得把这些想法都一一记录在这里,不再像以前那般热衷。


我说,怎么现在我把一大堆的想法都留给自己,不再向谈得来的信任的人们透露这些念头。

是我懒惰了吗?懒得说话,懒得解释我的思维逻辑,也懒得去理会别人究竟懂不懂接不接受。
其实别人不懂不接受不理解也没关系啊,因为世界上能懂你的人真的不多。
而且总是逼着别人懂自己理解自己,这样的行为是不懂事的。
真正的理解,是人与人相处下来用心用沟通久而久之换来的正果,不是吗。
如果你懂我而正巧我也懂你,对于你的用心与努力,我会学着心怀感恩呐。
感谢与珍惜从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为了一些我认为值得的他们,我会好好学习的。


最近 adopt 了小小仙人掌一颗,叫小掌,会开花会笑的小掌。

让小掌给杂乱的办公桌,添一添丁点的斑斓色彩。
隔几天得浇一次水,周末我把它带回家让它洗洗暖暖的日光浴,忙里偷闲的时候轻轻地点点它的头。
希望它可以陪我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不要这么快就顽皮想出走然后就任性不回来了。
因为我还不能适应告别,更不能接受突如其来的不告而别。
纵使再没心没肺,面对离别我还是会失措惶恐害怕得像找妈妈的小孩。




「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了就过会再笑吧。」

小掌说。


我家宥嘉今天在小巨蛋神游啊神游,用他荼靡了我好久好久的那把嗓音,为喜欢他的人唱歌。

他一唱歌,我就能看见好多小花朵~一朵一朵慢动作飘落。真像颗糖啊,我家宥嘉。





不过啊宥嘉再迷人再诱惑,他的重要性也不过只是某人的千万分之一。

我说某人呐,你就大大方方地承蒙我的厚爱了好不?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