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9

把我的脑切除一半吧

“如果我是你,我会买了票再说。总得要有了第一步,你才会继续走下去啊。”
好朋友这样对我说,当我嘀咕我有多想去看林宥嘉却有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还一味地啊讥啊嘬的时候。


也对,总要有一些不假思索的冲动,你才会恍然原来自己也可以有这般的 adventure。

只要肯下定决心、愿意行动,生活中就会多了不可思议的惊喜。
原来有些时候,想少一些其实是对的。
顾虑得太多,往往是因为欠缺勇气。
想得越多,就越懦弱。


这一阵子对很多事情都抱着草木皆兵的心态,我多疑不安对谁对什么都战战兢兢。
甚至对于自己都多了要不得的质疑。
这么久以来,mental health 第一次在这样的谷底。
有时候身边明明都是快乐的人快乐的氛围,我却忽然停了下来,就只安静地看着他们。
眼睛是看着他们的,我的思绪却不在了,都飘了渺了。
有时候甚至整个人定格放空了,思绪却是沸腾的。
或许表面看起来是平淡的,实际上里面却是呱噪的。
有时候明明身边的人都安静了自己思考了,我却自私地动了起来,自顾自话没完没了。
嘴上说着无关痛痒,其实心里又痛又痒,都红了肿了。
有时候甚至可以拿自己开玩笑,那些矛盾的玩笑。
或许语气听起来是随意的,实际上嘶吼到嗓子哑了。


我已经不争气地把一些坏情绪 brought forward 到现在,能不能不计后果的都一下子 write off 掉?

如果 write off 不了,至少把它们都 convert 成豁达的能量,虽然这样很困难。
然后做我想做的,去我想去的,吃我想吃的,见我想见的。


啊,能不能在九月在让人心动的地方偶遇我想见的总是让我心动的林宥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